【梁京評論】試解馬雲選擇的政治意義

2018-09-1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丘吉爾早就認識到了獨裁者「騎虎難下」的困境。而這種困境不僅對獨裁者本人非常危險,對他們治下的國家乃至其他國家,往往也意味著非常大的危險,因為處於「騎虎難下」困境的獨裁者很可能會選擇與盡可能多的人同歸於盡。現代歷史上最突出的例子,就是納粹德國的希特勒,而最近的例子就是敘利亞的獨裁者阿薩德,他為了保住自己的權位,讓該國人民付出的生命和財產代價,超出了「阿拉伯之春」爆發時所有人的想像。

作為中國人,看到習近平越來越陷入強人治國的困境,很難不去想的一個問題就是,習近平不可避免的失敗,會不會給中國和世界帶來巨大災難?事實上,這個問題不僅中國人會想,很多外國人也不能不去想。最近發生的大新聞很多,從白宮的「地下抵抗者」在《紐約時報》發表匿名文章揭露特朗普,到中美貿易戰嚴重升級,還有美俄在中東發生軍事衝突的風險上升,這些事件都可能會有重大後果,而我選擇了對馬雲決定退休去辦學這條新聞寫評論,原因就在於,這條消息的政治意義,在當下的中國非常重要。

我無從判斷,馬雲做出的這個決定,在多大程度上是為了擺脫個人困境,在多大程度上是出於自己的真心追求。不過,我認為馬雲這個決定如果不是一個純粹象徵性的選擇,而是具有實質性的選擇,也就是說,當局確實給馬雲一定的空間和機會,讓他認真把自己的主要精力和財富投入公益事業,那麼這無論對他本人還是對中國政治,都是一個有積極意義的選擇。換句話說,馬雲的這個選擇,為觀察未來中國政治的走向,提供了一個窗口。他做公益的空間越大,就意味著中國有較大的機會以相對平和的方式終結極權政治。反過來,則意味著中國可能為政治轉型付出很大代價。

馬雲的個人選擇會有這麼大的指標意義嗎?這會是一個很有爭議的問題。我之所以相信馬雲的個人選擇在中國有重大的指標意義,不僅是因為他獲得了巨大的商業成功,更因為他結合了兩個比較難得和突出的能力,一個能力,就是與中國政商兩界的溝通能力,另一個就是與外國人,尤其是與美國政商兩界溝通的能力。同時擁有這兩種能力,意味著馬雲對中國內部和外部的局勢,都能有非常深入的理解,同時,也意味著他有巨大的社會影響能力。憑借這種理解和影響的能力,馬雲在未來中國政治的關鍵時刻,對促進理性的政治妥協,有可能發揮重大作用。

當然,馬雲的這種能力和影響力也意味著他可能對專制統治者構成嚴重威脅,從而給馬雲本人帶來巨大威脅。因此,馬雲最近做出的選擇,也意味著中國的統治者對他做出了判斷和選擇。這個判斷可能是,馬雲給統治者帶來的危險,尚不構成真正的威脅。或者,統治者認識到,他們不給馬雲一條出路,對自己並不利。統治者能做出這樣的判斷和選擇,既可能說明他們還保持了一定的理性,也可能說明中國的政治和社會現實,還能對統治者構成一種有積極意義的壓力,使他們不敢亂來。因此,無論是哪一種可能性佔主導,馬雲的選擇或「被選擇」,在我看來都是一個有積極意義的新聞。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