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左右之争与政治文化

2018-10-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朗普之所以能当选美国总统,重要原因就是两党政治陷入僵局,许多重要立法通不过,加剧了美国的危机和衰落。因此,让特朗普胜出的关键选票,来自一些曾支持奥巴马的选民。现在,减税等政策虽然给他们带来了实惠,但已有不少人深感失望,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特朗普对美国政治文化的一些宝贵传统,特别是尊重真相、尊重对手人格的传统,带来了颠覆性的威胁。

一个值得注意的历史现象就是,特朗普不仅对美国来说是最具争议的总统,对中国,特别是对中国文化精英来说,也成为最具争议的美国总统。像美国人一样,不少中国人为特朗普伤了和气,甚至伤了亲情。这表明两国的命运已如此深刻地纠缠,一国的政治事变对彼方国民已不再是「趣闻」,而是关乎切身利害的「要闻」。

那么,特朗普对美国政治文化传统的严重挑战,给中国人甚么启示?上周,美国两党围绕特朗普提名的大法官候选人卡瓦诺(Brett Kavanaugh)的听证攻防战,最后一刻发生了戏剧性一幕,共和党参议员佛雷克(Jeffry Flake)成功利用自己的关键一票,迫使特朗普做出妥协,推迟对卡瓦诺的提名表决,以便FBI完成为期一周的补充调查。可预见的是,即使卡瓦诺因此失去大法官的机会,也不可能改变特朗普的决心,让保守派占据最高法院的多数。既然如此,佛雷克的纠结和最后一搏是否就没有意义呢?

我的看法是,理解美国左右之争的要义与理解美国政治伦理的底线之争不仅不能混淆,而且具有同等重要的意义。我认同这样一种思潮,那就是反激进平等主义的保守主义思潮。这个思潮对美国民主党的许多重大主张持强烈批评态度。特朗普带来的挑战就是,要不要因此而无保留地支持他对美国政治文化传统的挑战?这是今日美国许多共和党人挣扎的问题,也是一些中国自由派争执不下的问题。

左右之争是现代政治演进的主要动力机制,这没有疑义,但为甚么一些国家的政治能给国民带来远比其他国家更高的福利?这恐怕不是用左右之争能完全解释的。中国有一种倾向,就是把一切都归结于制度,从而回避了对许多困难问题的理解,尤其是对政治文化的理解。而对中国人来说,特朗普执政可能有一个效应,就是刺激去理解美国政治文化在政治变革中的重要作用。

周末有机会看了关于已故大法官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的话剧,「原旨主义者」(The Originalist),有机会者不妨也找来看看,对理解美国政治文化的历史缘由以及当下面临的挑战,会有帮助。美国虽然传承了英国的政治理念,但多了「黑奴制」这个历史包袱,这对政治精英的相互信任和理解增加了困难。特朗普在权力博弈中利用这种困难而不是力求克服这种困难,这对保守主义的政治路线未必是好事。英国文明最幸运之处,就是其比较安全的岛国环境培育了富于同理心(empathy)的政治文化。保守主义在英国能长盛不衰,与这种政治文化有非常重要的关系。如果在自由的竞争中获胜的强者,失去了理解和尊重弱者或失败者的能力,保守主义被激进的个人主义腐蚀,又被激进的平等主义打败,是现代世界屡屡发生的事情。

 

(以上评论纯属主持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