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美中關係的中國變數

2018-11-2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在特朗普和習近平即將舉行會談的前夕,分析美中關係未來走向成為所有國際政治評論家無法迴避的挑戰。雖然他們都不得不在此時發表意見,但每個人都知道,美中關係未來的變數實在太多,很難分析。不過,筆者注意到,許多評論家都迴避了這樣一個基本事實,那就是在中期選舉後,美中關係的最大變數已經是來自中國,而不是美國。

必須承認的是,特朗普的當選,給美中關係帶來了此前沒有的不少變數。不過,特朗普發動貿易戰,暴露了中國此前被忽視的致命弱點,可能一定程度上減少了某些不確定性。比如說,貿易戰令很多人相信,中國在南海和台灣問題上繼續保持原來的強硬態度,已越來越不現實,那種以為美中必有一戰的宿命論,遭遇到挑戰。當然,也有人堅持認為,美中對抗有深層的歷史邏輯。美國一位學者就指出,即使沒有習近平的強硬外交,美中關係發生逆轉也是不可避免的,因為中國實力的崛起,必然會挑戰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因此必然會導致兩國關係的緊張和衝突。

問題是,美中兩國關係轉向緊張甚至衝突,可以有非常不同的路徑,而不同的路徑對於億萬無辜者來說,利害關係會有天壤之別。那麼,特朗普打掉了習近平代表的中國狂妄自大的氣勢,對美中兩國關係未來的發展意味著甚麼呢?

由此強化的一種期望,就是在美國高壓下中國國內政治發生積極變化,令美中兩國的競爭朝著更積極、更有建設性的方向發展。應該說,由於習近平的國內和國際威信遭到沉重打擊,這種可能性是增加了,雖然低估這種可能仍是主流。低估這種可能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高估了習近平持續掌控中國局面的能力。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對局外人來說,很難了解中國目前高層權力運作的真實狀況。但目前的情況可能是,美國和西方對這方面有了比過去更多的情報。我之所以這樣看的一個原因,就是看到美國乃至整個國際社會對中國施壓最近在繼續增強,這一點可以從東盟和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峰會得到反映。在特朗普和習近平會晤前加大施壓,可以看作是一種有利談判的策略,但也可能反映了美國和西方的判斷:習近平沒有還手之力了。

如果這個判斷是靠譜的,那就意味著中國內部的政治和經濟危機會比人們原來估計更快的速度發展,從而給整個世界,當然也包括美中兩國的關係,帶來新的變數。也就是說,特朗普的貿易戰,有可能在減少了美中大規模軍事對抗的風險的同時,令中國內部失序的挑戰變得更加緊迫,或更加現實了。現在做出這個判斷雖然為時尚早,但我相信明年這個問題就會明朗化。

假如特朗普沒有當選,美中關係是否也以同樣的路徑演變?我很懷疑。特朗普可能無意中幫了世界和中國一個大忙,也就是讓中國早一點從危險的霸權夢中醒過來。但這是否就意味著中國能抓住這個機會走上正道,是否就意味著中國不會給自己和世界帶來新的災難?我不像有些人那麽樂觀,因為習近平倒行逆施能走這麼遠而未遭到國內有效抵制,要靠外部壓力才得到遏制,說明中國自身問題之嚴重。不過,習近平也許最終能幫中國樂觀派們的忙,因為他的愚蠢和失敗,確實給中國的權力和文化精英帶來了難得的歷史機會。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