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習近平的認知障礙和中國的大革命風險

2015-12-0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習近平在西雅圖的歡迎晚宴上的致辭演稱“治國必先治黨、治黨務必從嚴”。(MARK RALSTON / AFP)
習近平在西雅圖的歡迎晚宴上的致辭演稱“治國必先治黨、治黨務必從嚴”。(MARK RALSTON / AFP)

無論在中國還是在外國,越來越多的人對習近平的言行感到困惑。許多人都在問同一個問題,他究竟想干什麼?他要把中國和世界帶到哪裡去?

我的看法是,習近平最大的問題不是他想要做什麼,而是他存在非常嚴重的認知障礙。由於習近平掌握了巨大的權力,由於中國存在著全面的、嚴重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危機,再加上中國政治文化和政治體制本身的嚴重缺陷,習的認知障礙,正在急劇地增加中國發生類似法國大革命那樣的大革命風險。

什麼是認知障礙?認知障礙(cognitive disorders)是一個認知心理學概念,它指的是人的認知過程出了問題。雖然認知障礙是一種病態,但一個社會的多數人都不同程度地在認知過程的某些方面存在問題。至於政治家或處於權力地位的人,有認知障礙則更為普遍。這是因為權力和權力博弈對有認知障礙的人更有吸引力,在一般情況下也更容易加劇認知障礙。

對搞政治的人來說,最容易出現的認知障礙,就是不自量力,從而在思維、判斷和語言方面出現系統性的錯誤,造成事與願違的嚴重後果。習近平給人們帶來越來越多的困惑,其根本原因,首先不在於他想干壞事,而在於他要干的事與他的能力,尤其是與他的認知能力完全不匹配。這一點特別突出地表現在他搞個人權力集中到了荒唐的程度,並且越來越不加掩飾地搞個人崇拜。

最高領導人發生嚴重的認知障礙,後果往往會非常嚴重。即便是在民主政體下也是這樣。美國打伊拉克之戰,就是現代歷史上一個突出的例子。在中國,很多人曾以為,類似文革那樣的荒唐政治已不會再發生,但今天許多人卻發現,他們在自己工作的單位,正不得不面對荒唐政治之風與日俱烈的現實。對突然失去飯碗、職位乃至財產和家人的恐懼,正在迫使許多人講違心的話,搞毫無疑義的形式主義,並開始危及維持正常秩序的起碼信任。對於這種極不正常的現像,習近平的反應是繼續加大摧毀社會信任的壓力。其最危險的結果,就是衝擊到了現代社會信任極重要的基礎,基於專業主義(professionalism)的信任關系。

這意味著什麼呢?有一定判斷能力的人都明白,這個趨勢最終是無法持續的。問題是,這個趨勢會以什麼方式被終結?隨後又會發生什麼?這些問題正在令中國的權貴和精英們十分糾結。如果習近平不回頭,中國的上層社會有能力逼他回頭嗎?有可能發生一場來自上層的政治革命嗎?

眾人皆知,習近平能如此集中權力,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權貴和精英們幾乎人人屁股上有屎。因此,他們很容易被各個擊破,而不可能聯合起來抵抗,更沒有道德號召力發動政治革命。

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如果有足夠的認知能力,理論上他反而有機會發動一場“光榮革命”,推動法治和憲政民主。但我們現在都知道,這完全不可能。因為他的中國夢,更類似於傳統的帝王夢,與現代政治文明毫不相干。

沿著這個邏輯,如果習近平徹底摧毀了中國上層社會和精英階層的抵抗意志,又全面動搖了本來就十分脆弱的專業主義信任機制,那他就只能依靠一支完全信奉奴才主義的官僚和管理隊伍。這樣的隊伍或許可以支撐一個類似北朝鮮那樣的管制經濟,卻不可能維系一個建立了復雜分工體系,並且與世界經濟高度整合的大型市場經濟。

於是,隨著美國和其它發達經濟去中國化,中國的經濟危機和社會危機必然爆發。雖然很難預料這個過程會有多長,但可以預見的是,一個基層社會不能自治,上層社會無力自主的中國,不會有蘇聯解體那樣的平靜,唯一可能發生的,就是像法國大革命那樣破壞性極大的大革命。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