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家醜何以會外揚?——評力拓案

一貫肉麻吹捧中共、持極端“愛國”立場的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阮次山,最近對力拓案出語卻格外不客氣。他說,力拓案不僅是力拓公司的醜聞,更是中國人的“家醜”。

2010-03-30
Share

阮次山的理由是,卷進力拓案的四位力拓高管全是華人。不過,我相信他心裡還有一個不敢說出來的更大理由,那就是力拓案不僅是四位華人高管之醜,更是中國大家長之醜。沒有胡錦濤的昏庸,中國形像不會像現在這樣,被力拓案搞得狼狽不堪。

早有澳大利亞媒體說,胡錦濤是辦力拓案最關鍵的決策人物。雖然中共絕不會公開承認這一點,但明顯的邏輯是,沒有他的首肯,力拓案不會發生。

從中共當局把力拓案從國安部門轉給公安部門的第一天起,辦案人員就十分清楚,他們壓倒一切的政治任務就是盡量保住中國的面子,尤其是保住胡錦濤的面子。
胡錦濤作出力拓案決策的時間是2009年夏。很可能是即將到來的六十年大慶和大閱兵讓他心緒蕩漾、頭腦膨脹,他一反自己一貫隱忍和收斂的風格,在這個夏天作出了一系列讓人大吃一驚的決定,包括在游行隊伍中安排簇擁自己畫像的方陣,包括對鳳凰衛視領導人面對面的猙獰恐嚇,也包括動用國安部偵辦力拓間諜案。他終於像當年江澤民那樣,過了一把皇帝癮,卻也空前地暴露了自己無知、庸俗和空虛的內心世界。

今日中國皇權游戲猶在,但畢竟已不是家天下了,大家長不能不受整個紅色官僚資本利益的制約。我相信,中國的外交部借助海外輿論和外交壓力,終於讓胡錦濤認識到,使用竊取國家機密的間諜罪這一高度政治敏感的罪名不僅難以定罪,且國際上的政治經濟後果十分嚴重。

把案子從安全部轉到公安部,意味著中國開始為大家長一時忘乎所以的愚蠢決策尋找走出困境的台階。現在,隨著案件正式開審,中國當局處理力拓案的政治策略開始顯露出來。

一個明顯的策略就是把力拓案從竊取國家機密案轉成一個竊取商業機密案,這樣給各方留下很大余地。但有消息說,這個罪名遭到胡士泰等人的堅決否認。更有意思的是,澳大利亞一家媒體Watoday的消息說,中國當局沒有指控胡士泰等人犯行賄罪,而是把受賄罪放在力拓案的中心位置上。這家媒體的評論員說,這可能反映了中國官方避免把力拓公司卷進來的意圖,因為一旦指控行賄,就涉及行賄的贓款從何而來的問題。按照常識,為公司利益去行賄,不可能自掏腰包。因此,要避免牽連力拓公司,最好不要再提行賄。

我認為這個分析有道理,而且也符合中國的官方利益,因為既有人行賄,就有人受賄,這就要把中國國有鋼鐵企業也牽涉入案,從而揭出更大的家醜。澳媒的評論員指出,就在審判力拓案的同時,中國宣布中鋁公司與力拓決定合作在西非的幾內亞開發世界名列前茅的大鐵礦西芒杜。這就很難讓人相信,中國方面處理力拓案的策略,與維護中國官僚資本與國際資本的特殊利益毫無關系。

那麼,如何來保住胡錦濤的面子呢?胡士泰等人總要安一個罪名吧。於是,另外一個中國的家醜被揭了出來。據《經濟觀察報》消息,“力拓案”剛在上海開審,就爆出日照鋼鐵集團董事長杜雙華涉嫌行賄900萬美元,收受方是澳大利亞鐵礦石巨頭力拓公司原上海代表處的銷售主管王勇。

很明顯,中國當局的如意算盤是把力拓案這把火燒向民企,保住黑幕重重的官企,避免更大的家醜外揚。殊不知這個策略暴露了中國更大的家醜。法庭上宣讀的杜雙華證言,揭露了中國官僚資本壓榨下民營企業的遭遇。官辦鋼廠不僅可以享受優惠的“長協價”,且可以借此盤剝和壓制民營鋼企,使他們難以生存和發展。外資的盤剝比官企要輕,行賄力拓是無奈的選擇。

中國人常言,家醜不可外揚,而力拓案卻讓中國家醜大外揚。怎麼會搞成這樣?最大的原因是我們的大家長不僅治家無能,而且連家裡亂到什麼程度也一無所知。他原想發威給外賊一點顏色,到頭來卻發現,家賊不僅串通外賊,而且比外賊更凶,自己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