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一個不祥之兆--評大陸學生的反日遊行


2005-04-18
Share

此次大學生成功地組織了數量可觀的同學上街,絕非為了討好當局,而是向當局發出一個強烈的信號,他們有能力製造一點麻煩。真正的問題是,這次學生上街,不僅證明了他們有能力給當局製造麻煩,而且也預示,他們在今後也可能給整個社會製造更大的麻煩。

在日本當局看來,大陸學生最近的反日遊行明顯是在大陸當局的姑息縱容下發生的。他們的邏輯很簡單,大陸當局完全有能力對自己不願意看到的任何民眾集會遊行迅速進行有效的遏制和彈壓。否則,法輪功的信徒早就大規模遊行抗議了。不過,我更傾於相信,大陸當局並不願看到此次事件的發生。

不錯,如果大陸當局願意,他們應該有能力把學生的反日遊行制止于未然。那么,為什么他們不這樣做呢?一個很自然的邏輯是,大陸當局希望通過學生遊行對日本施加壓力,以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就像當年慈禧之利用義和團,毛澤東之利用紅衛兵,尤其是幾年前美機炸毀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後,江澤民之利用北京大學生對美國施壓那樣。但是,我認為這一次胡溫已經認識到,這種低劣的手段,並不能讓自己在國際上得分,反而會極大地損害大陸的國際形象。儘管如此,大陸當局還是沒有使用自己強大的鎮壓機器,及時制止學生的反日遊行,我認為最主要的原因,是當局不願與學生發生正面衝突,以免引火燒身。

此番大陸學生鬧事,確實與反日情緒高漲有關,但如果以為學生上街僅僅是為了表達對日本當局的不滿,就未免太簡單了。我相信不少人會認同這樣一個判斷,大陸高等學校的學生,普遍存在對當局,對現狀,尤其是對高等教育的不滿情緒。這一次不少學生走上街頭,是他們借反日為名的一次政治情緒發泄。

青年人的叛逆衝動,是所有社會都存在的現象。但是,這種叛逆衝動會導致什么樣的社會後果,則大不相同。六四以來,大陸當局用盡一切手段,防止高等學府對中共政權的威脅。大陸的高等教育乃至整個一代在六四後長大的青年,為此付出了無法估量的代價。表面上,這十幾年是中國大陸的高等教育發展最迅速的時期,但大學的道義精神受到了空前的摧殘。可以毫不誇張地說,今日大陸之高等學府,如果不是大陸最腐敗的機構,也必是其中之一。 在穩定壓倒一切的口號下,整個一代大陸學子,成長于虛偽與腐敗充斥的校園中。他們聽到的是傳道者自己也不相信的說教,看到的是為人師長者不加掩飾的墮落和貪婪,許多人自己也身不由己地加入到逢場作戲的政治秀和考場作弊等遊戲人生的濁流之中。當然,他們也看到了良知在這種扭曲的環境中的掙扎,一些人為之感動,但更多人看到的是在強大的專制機器下,個人反抗的無力與無奈。除了自強不息或野心勃勃者,大批學子的大學歲月是在渾渾噩噩中虛度的,無論做學問還是做人,都沒有學到多少有價值的東西。於是,有了大批網癮難耐,日夜守在宿舍電腦旁的“網蟲”,有了集體嫖娼的北大男生和數量更大的三陪女生,有了馬加爵。

如果有人真以為,學生們並不認識他們的根本利益受到了極大的傷害,那他們就大錯而特錯了。此次大學生成功地組織了數量可觀的同學上街,絕非為了討好當局,而是向當局發出一個強烈的信號,他們有能力製造一點麻煩。真正的問題是,這次學生上街,不僅證明了他們有能力給當局製造麻煩,而且也預示,他們在今後也可能給整個社會製造更大的麻煩。

為了維持合法性不足的統治,一方面對大學進行嚴厲的思想和言論控制,同時又縱容虛妄的,非理性的價值觀教育,會讓社會付出極大代價。沙特阿拉伯是一面鏡子。本拉登及其追隨者,就是這樣的社會和教育環境的產物。從表面上看,他們不僅不愁吃穿,而且不愁教育,不應有過激的行為,但人與一般動物區別,在於人要尋求自己生存的社會價值。主流社會的虛?腐敗再加上對社會底層的歧視和排斥,能使反叛的知識青年造成什么樣的社會後果,我們從911以來世界發生的變化可以看得非常清楚。我們已經看到,大陸有成千上萬的大學生,加入過非法傳銷的隊伍,並從行騙的培訓中得到極大的“人生啟示”。今天,我們又看到,大學生以愛國的名義襲擊無辜的日本廠商。這不能不說是一個令人不安的不祥之兆。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