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高房價挑戰胡溫執政能力


2005-04-11
Share

據大陸媒體報道,大陸國務院高層最近發佈了一份關於穩定住房價格的通知,明確指出,部分地區投資性購房和投機性購房大量增加等原因,導致一些地方住房價格上漲過快,影響了經濟和社會的穩定發展。知情人士稱,通知一共有八條意見,十分嚴厲,明令要求地方政府及相關部門抑制價格過快上漲。看來,胡溫終於認識到房價飛漲對大局穩定已造成嚴重威脅。

在去年的一篇評論中我曾經指出,大陸房價只漲不跌有一個重要的非經濟因素,那就是大陸權勢集團的利益與高房價密切關聯,因此,他們既有動機也有能力不斷?高房價。其實,這在大陸並不是什?秘密,而是盡人皆知的常識。問題在於,研究政策的大陸官員和學者,利在其中,因此自欺欺人地以?,遏制大陸房價上漲,只要借鑒一般市場經濟國家的政策手段,尤其是動用利率杠杆,就可立竿見影。胡溫信以?真,結果並不見效。有報道說,上海的房價在房貸利率上調後,十天內又上漲了約百分之十,引起民?極大不安。有人說,房價一天的漲幅,就相當自己一年的工資收入。顯然,飛漲的房價正在打碎工薪階層的購房夢。

當然,胡溫對持續攀升的房價一直沒有採取斷然措施,並不是因?迷信利率杠杆。他們遲疑不決的主要原因是害怕房價的大幅波動,對已經脆弱不堪的大陸國有銀行系統造成難以承受的衝擊。手心手背都是肉,大陸的房?開發商和購房者都大量依賴來自國家銀行的貸款,因此,房價暴跌意味著大陸國有銀行危機將更加深重,更加不可收拾。但是,眼見房價失控,兩害相權,胡溫終於祭出了中央權威大棒的法寶。

我相信,大陸當局對穩定房價的所謂八條意見秘而不宣,一個重要的原因,恐怕就是這些嚴厲的行政措施,一旦?不瞭解大陸的外部世界所知,對大陸的政治經濟形象造成傷害。人們在看到這些措施之後,不僅會更加懷疑大陸的“市場經濟”,也會對中共的執政能力也?生懷疑。人們會問,控制房價的漲落,何以至於要動用中央政府的行政權威呢?

在一個正常的市場經濟國家,也存在政府對房價的干預,但這主要是地方政府的職能。地方政府干預房價的主要目的是保證不同收入水平的市民都能安居樂業。正如共產黨的老祖宗馬克思和恩格斯早就發現的,住房不是普通商品。一個不能解決多數人口基本住房需求的政府,是一個無能和不穩定的政府。中國大陸現在的問題就在於,因?沒有地方自治,地方官員與本地居民的利益嚴重脫節,乃至地方政府的利益與哄?房價的投機者的利益高度一致。這種荒唐的利益格局,對整個社會的安定構成極大的威脅。這一次大陸當局“八條意見”的出臺,正是因?看到了這個危險,不得不直接出面干預。

可以預見,在中央權威的大棒之下,飛漲的房價一定會被打壓,但這種辦法有如用高壓治駝背,駝背可以被矯正,但人的死活就難說了。沒有人會相信,在“八條意見”的風暴過去之後,人們能夠看到的是房地?市場的健康發展。中國的房地?業將進入一個政府嚴加管制的時代,並將?生難以預料的經濟和政治後果。

事情非常清除,導致大陸房價飛漲的,不是一兩個扭曲的政策,而是整個體制,尤其是大陸當局大一統的治國理念。這種政治上高度集權的治國理念,根本無法應對人類歷史上空前規模的城市化進程的挑戰。中央政府難以駕馭的地方政府,本地百姓也管不著。這種權力格局,不可避免地使城市的發展?少數人的利益操縱,而無視多數人的基本需要。大陸住房價格失控,正是這種權力格局的一個後果。

此次大陸當局平抑住房價格的企圖,不會順利,因?中央當局面對的是強大的既得利益和複雜的體制問題。可以想象,大陸當局將會出臺一系列政策,讓現在的城市正式居民,尤其是一般白領階層,有能力購買住房。但是,我很難想象,他們會考慮到大批民工進城的住房需要。正因?如此,城市住房問題不僅現在挑戰著胡溫的執政能力,而且,只要大陸的城市還不能自治,城市住房問題就還將是一個極具爆炸性的全局性問題,不斷地挑戰大陸當局的執政能力。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