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勞動者不堪承受之重


2006-05-01
Share

在今天的大陸,沒有別的公共假日比“五一勞動節”更具諷刺意味,更容易讓勞工階級產生被背棄和嘲弄的屈辱。以解放勞動階級的名義奪取政權的中共政權,自九十年代以來在所謂市場化改革的掩護之下,與國際和國內資本勾結,無恥地犧牲勞動者的權益,瘋狂地謀取超額利潤,正在給大陸的勞動者帶來不堪承受之重。

最近的一個具體事例就是北京政府提出的出租車調價方案。早就有人指出,北京的出租車管理是世界上最不公平的一種。這一安排把所有的市場風險都讓出租車司機承擔,投資者的壟斷利潤之高,舉世罕見。有人估算,出租汽車公司的投資者,兩年就可以收回購車的全部投資,其余六年,可以得到相當三輛新車價值的利潤,而且毫無風險。這樣好的買賣當然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插手,而必須朝中有人。這在北京早已不是什麼秘密。一些學者多次試圖利用人大和政協開會推動改革,但最終都沒有結果。

一年來,由於汽油價格不斷上漲,政府不得不責令出租車公司給司機發補貼,這自然減少了公司的利潤。現在,面臨油價進一步上漲的前景,有權勢的出租車公司終於忍耐不住,他們推動政府全面提價,企圖把汽油漲價的後果完全轉嫁給司機和消費者。但麻煩在於,這樣的價格調整,現在必須舉行聽証會。於是,北京市政府在聽証會舉行之前,就明確宣布了提價的方案,造成一種非提價不可的形勢。正如人們事先已經預料的那樣﹐在四月26日舉行的聽證會上,政府的意圖沒有遭到有效阻擊。

出租車價格和管理的扭曲所影響的畢竟是有限的勞動者,權力與資本在大陸相互勾結給廣大勞動者帶來不堪承受之重負,更突出地反映在大陸住房市場和價格的全面扭曲。目前大陸經濟出現的一個重要的現象,就是中央當局抑制房價上漲的措施再度失靈,房價上漲速度的反彈又開始威脅到經濟和社會的穩定。有媒體報道說,大陸房價上漲勢頭之猛,已經到了令一些房產大亨,如潘石屹也感到不安的程度。

大陸房價的水平已經遠遠超越了普通勞動者能夠承受的水平,早已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但為什麼如此高的房價還要抑制不住地上漲呢?經過不斷的爭論,人們對大陸高房價背後的原因已經有了更深的認識。

據“經濟觀察報”不久前的報道,早在九十年代初,世界銀行就支持大陸對住房改革進行研究,並且給了大陸十億美元的無息貸款支持住房改革試點。負責研究的課題組已經認識到,住房市場要滿足兩個不同的需求,一個是消費需求,另外一個是投資需求。對於多數勞動者來說,由於收入較低,他們不可能有投資需求。因此,要滿足他們的消費需求,政府必須確保廉租房的市場供給與勞工階層的支付能力相平衡。但是,大陸政府根本就沒有理睬這樣的研究結果,他們不僅揮霍浪費掉了世界銀行的十億美元貸款,而且把住房改革引向了一條錯誤的路徑。

大陸當局打出的旗號是“居者有其屋”,這不僅方便了他們很快把原來屬於公家的住房統統分給了自己,而且方便他們甩掉了對低收入者提供廉租房的責任。在迫使每一戶人家都大量積蓄來買房的同時,大陸地方當局的財政利益卻與高房價直接聯系在一起。房價越高,地方的財政利益就越大。因此,地方當局一方面想方設法給有關系的開發商提供廉價土地,同時又暗中支持他們提高房價,牟取暴利。

權力與資本在住房市場上的勾結,正導致越來越荒唐的現象:一方面賣不出去的新房越來越多,但另一方面房價卻越來越高;一方面,按人口平均的住房面積已經達到了中等收入國家的水平,但另一方面,越來越多的人買不起住房。更有大量民工擁擠在簡陋的工棚中,擁擠在“城鄉結合部”的各種違章建築中。

五一前夕,大陸共青團中央的機關報“中青報”發表文章,號召國人對農民工的勞動感恩。這從一個方面反映了大陸勞工階層遭遇的巨大不公,已經讓社會感到不安。問題是,這種貓哭老鼠式的感恩,能夠消除勞工的不滿,並阻止他們的抗爭嗎?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