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亡羊補牢,尚未晚乎?


2006-03-06
Share

北京的三月,又到兩會召開時。與往年相比,今年兩會召開前的媒體粉飾太平的文章少了,對貧弱者困境的報道則空前地多。一些報道之深入,令人震撼。

中央電視台“共同關注”欄目報道了合肥郊區一位11歲的女孩譚海美,3歲時父親在一次工傷事故中致殘,欠下12萬元巨債,母親出走。小海美從小隨祖母拾荒度日還債,還要供自己讀書。

但是,在這個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國家裡,小海美遭到的是同學的冷眼和嘲諷,陷入極大的痛苦和孤獨,是堅強的奶奶給她幼小的心靈以支持。奶奶說,“拾荒不醜,他們的爸爸媽媽交給學校的錢是錢,我們不偷不搶,拾荒掙來的錢也是一樣的錢”。直到小海美轉到一所不了解她身世的農村學校,才找到了一點童年的歡樂。小海美開始展露自己的各種才華,並成為外出民工子女的領袖。她組織了一個“留守子女”小分隊,互勵互助並且服務社區,在逆境中成長。她與年邁的祖母和身殘的父親一道,硬是靠自己的雙手,還清了巨額的債務,而且還沒有耽誤學業。

另外一個打動人心的故事,發表在二月最後一期《南方周末》的頭版。這個故事說的是一個鄉村女教師,為了支持自己的兄弟上大學,選擇了周末去賣淫,犧牲了自己的健康與幸福。

這些每日都在中國發生的人間悲劇,其實並沒有太多新奇之處。讓人頗感新奇的,是暴露現實的大膽。人們從這些報道中不難看到,“三個代表”們對大陸民間的苦難不僅毫無幫助,相反,正是他們一些“德政”,比如要農民負擔的“義務教育” 高校擴招和高收費,制造了無數的悲劇。《南方周末》在報道這個鄉村女教師的遭遇時就指出,農村人已經越來越不敢上大學,因為上大學已經成為全家致貧的主要原因。不久前的一個官方調查報告也証實,教育支出已經成為大陸致貧的首位因素。

這類報道包含的政治顛覆性是顯然的,但為什麼會在新聞管制之下發生呢?事實上,海外有報道說,江澤民及其上海幫對胡溫親民方針的批評之一,就是他們這樣做無異於煽動百姓造共產黨的反。上海幫的政治立場得到一批主流經濟學家的理論支持,他們認為,貧富差距的拉大,是經濟發展過程中的一種必然現象,只要堅持發展經濟,一切都自然會好起來,不必庸人自擾。

胡溫看來沒有受這高論的迷惑,他們知道,現在大陸的貧富差距和不公平已經發展到了危險的地步,再不採取應對措施,大有翻車翻船的危險。不過,胡溫為了政治上的需要,也不敢把目前大陸嚴重的不公平,歸咎於江澤民,朱基,因為他們自己也投過讚成票。因此,他們也採納了一個“科學”的說法,那就是目前大陸存在的問題,並非政策失誤,而是因為進入了所謂人均一千美元到三千美元的“矛盾多發期”。

這種文過飾非的手段並不高明,只不過強權之下,無人敢公開反駁不間接的反駁是阻擋不住的。比如大陸當局最近決定,對農村義務教育實行免費。這本是大陸政府早就有財力去做的事情,根本無須達到人均一千美元的發展水平。過去的日本和現在的許多窮國,都是明証。華中師范學院教授周洪宇2003年提出“農村義務教育應免費”的提案,他在最近的一次採訪中尖銳指出,共產黨不在農村實行免費教育,絕對不是因為沒有錢,而是對農村義務教育不重視。共產黨自己早在1990年就承諾政府對教育的投入不得低於GDP的百分之四,但從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至今沒有一級兌現一承。

大陸現在亂象叢生,絕非因為什麼神秘的經濟規律,而是當權者的失道、短視和傲慢所致。朱基花了幾萬億去救國企,去搞荒唐的糧改,卻舍不得拿幾百個億去免除貧困農村的學費,他甚至還想從高校高收費中去刮百姓的錢支持所謂的內需。六四以後,失去道義精神的大陸當權者給百姓造成的傷害深重而影響深遠。胡溫知道要亡羊補牢,說明他們比江朱的頭腦要清醒,但這些補救的舉措,對於千千萬萬像譚海美和那個被迫賣淫的女教師這樣的受害者,顯然為時已晚。至於能否讓後代人少付些代價,還要看他們的努力能贏得多少民眾的支持。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