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冰點》停刊事件傳遞的信息


2006-02-06
Share

中青報《冰點》被停刊,雖不過是繼《新京報》事件之後,大陸當局又一個控制輿論的動作,但由於主編李大同的反抗,由於龍應台直接叫板胡錦濤的公開信而傳遞了更多的重要信息。

李大同的公開信不僅讓局外人有機會看到了中共當權者的陰暗心態,同時也讓外部人知道,大陸當局正在把輿論控制的範圍擴大到對現代史的研究,這是一個讓人更加不安的發展。在江澤民時代,大陸學界逐漸明白了一個潛規則:你不能提六四,不能提法論功,也不能批三個代表,但你可以說過去的事,也就是說在歷史研究方面,包括比較敏感的現代史研究方面,江澤民給了大陸學者比過去更大的空間。江澤民為什麼會這樣?我以為這與他本人複雜的歷史經歷有一定關係。江出身漢奸家庭,與共產黨的血腥發家史並無太大的瓜葛,他對共產黨的正史,沒有“正宗”共產黨人的那種“感情”,興許還能從共產黨失去光環的歷史中獲得一點個人的快意。

但胡錦濤看來不同了,他確確實實是“喝狼奶長大的”,因此,他比江澤民格外在意維護共產黨歷史的“純正性”。從這次對《冰點》事件的處理來看,現在的中共當權者對歷史問題的心態已經到了難以用理性來理解的地步。中共當權者不可能不懂得,要擴大一種思想的影響,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將其指為異端。在如今的網絡時代,此法尤其有效。說實話,袁偉時先生關於教科書的文章,我就是在《冰點》事件發生後才上網讀到的。但中共當權者已經管不了這許多。他們就是要殺雞給猴看,向大陸的學者發出這樣的信息:你們心裡如何想我管不了,但我要明白地告訴你們,我不想看見與袁偉時相似的文字和見解。

問題是,除了“喝狼奶長大”這幾個字,大陸當權者是否認真讀過袁先生寫的文章呢?對此我十分懷疑,因為我知道無論是高高在上的三個代表,還是執行新聞檢查的奴才,在今日的大陸都非常忙,有人窮於應付各種“突發事件”,有人則沉浸於聲色犬馬或買官賣官的勾當,根本沒有時間和心境來讀嚴肅的文章,何況是史學家的長篇大論。他們僅僅憑著自己特殊的嗅覺去判斷誰是不順從者,卻並不關心人家究竟想說什麼。其實袁先生花了許多心血研究不堪回首的中國近代史,最大的苦心就是希望避免又一次血雨腥風的輪迴。這固然是為天下的蒼生著想,但又何嘗不是為當權者謀?

袁先生寫道:“任何國家在社會轉型期,都會出現思潮激盪,極端流派盛行的狀況。是激化為劇烈衝突,還是轉化為有序的改革?這不取決於無拳無勇的思想家,關鍵在掌權者和他們管理下的政府有沒有建立靈敏反映民意的機制和及時化解民怨的能力。為此,民怨必須有暢通的制度化的宣泄渠道,這就是言論自由和民主制度。清政府可悲之處不但在缺乏這樣的制度,更在沒有必須及時建立這些制度的認識,愚蠢地以為鎮壓可以帶來安定,喪失了化解矛盾的時機。”

這樣的文字,聽不入耳也就罷了,何至於要封殺一個受讀者歡迎的副刊來泄怒氣擺威風呢?也許大陸當權者對《冰點》最記恨的還不是袁先生的文章,而是龍應台女士寫的“你可能不知道的台灣”,只不過礙於龍女士不是家奴,不便明說。勒令《冰點》停刊,是用“客氣”的方式對龍應台女士打招呼:“請免開尊口”。

在大陸當權者看來,龍女士發表在《冰點》上的文章實在是有點“撈過界”了,既不符合“一國兩制”的精神,又有違“君子和而不同”的古訓。龍女士對《冰點》停刊的強烈反應可能是大陸當權者最沒有料到的,但恰恰給了他們最需要的清醒劑。

近年來,在大陸的權力精英中滋生著一種新的妄想。他們以為西方,尤其是美國對大陸經濟的依賴程度越來越高,國際文明社會將不得不接受與大陸專制的價值體系和平共處。溫家寶在訪美時大講“和而不同”,用意可能也在於此。不過,大陸當權者一直不敢亮明的是,他們所堅持的不同價值體系,究竟是什麼?看來﹐大陸當局只有自欺欺人﹐繼續在價值取向上繼續保持所謂“戰略性含糊”,胡錦濤也只有裝聾作啞﹐或許從各方的反應中﹐他能夠稍稍明白一點,這個“冰點”事件的一大成果,就是把更多人對大陸當權者尚存的一點希望,也完全打入了冰水之中。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