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廣東治安困境的全局意義


2005-09-06
Share

最近,《南方週末》以頭版頭條的顯要位置,報道了廣州市治安面臨的嚴峻局勢。這篇題為“一個城市與搶匪的戰鬥”的長篇報道,披露了一些重要信息。首先,當地刑事犯罪的猖狂與凶殘,已經達到令人難以想象的程度。罪犯為了搶劫財物,不惜將被害者的手腳砍斷。這些來自貧困農村的青年,成群結夥,經常乘摩托車搶劫,在廣州被稱為“飛車黨”,而深圳人則稱為“砍手黨”。“飛車黨”, “砍手黨”的受害者往往也是來自農村的打工者,因此,被劫的財物其實非常有限。報道提到的一個受害者,左手被完全砍斷,行凶者只搶到21元錢。很明顯,犯人的心態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程度。

其次,搶劫犯罪數量居高不下,從2000年以來,在廣州地區平均不到半小時一起。警方採取了各種嚴厲打擊手段,但不能扭轉局面。今年以來,十三個縣區中,有五個地區的搶劫案發率,上升超過百分之四十。而且,作案手法越來越惡劣:有用辣椒水噴面搶劫的,有團夥合作在偏僻路段扼頸、毆打並搶包的,有用麵包車把人強拉入車內,搶劫完後再推出車外的。

如此糟糕的治安,當然引起巨大的民憤。但是,廣州當局並不認為自己沒有盡到責任。當局把目前治安嚴重惡化的局面,完全歸咎於他們無法控制的大量外來人口。廣州市政法書記張桂芳認為,廣州近年來在治安上投入的人力、財力是前所未有的,但犯罪分子仍如此之多,是因為外來人口犯罪連年攀升。他指出,2003年抓獲的疑犯中83.8%的人員屬外來人口,2004年升至87.5%,今年上半年已達88.2%。張桂芳稱,按此趨勢發展下去,今年可能突破90%。

更重要的是,張桂芳還明顯暗示,目前大陸的法律脫離實際,束縛了地方當局手腳。大批搶劫犯只受到輕微處罰,無異於鼓勵他們再次犯罪,並鼓勵更多的人加入犯罪團夥。《南方週末》的報道還明顯地披露,面對外來人口罪犯的狂潮,廣州警力已經疲於奔命,一些居民甚至不得不被迫違法組織自衛。

在報道的最後,記者借一位被迫組織自衛的居民的口說,他相信加強治安綜合治理,標本兼治,還是可以根治猖狂的搶劫犯罪的,“儘管難度很大”。熟悉大陸媒體的人都能讀懂,記者在這裡表達的恰恰是相反的意思,那就是當地人對改善治安並沒有信心。

事情很清楚,廣東要想從根本上解決治安問題,唯一的辦法是限制外來人口的流入,但是,這個權力並不在廣東人的手裡。不過,廣東人當然不會坐以待斃。一向避免報道本地負面消息的《南方週末》,此次用如此引人注目的方式,自暴當地治安的嚴峻局面,而不惜影響廣州的“形象”,顯然是有來頭的。這是廣東當局借地方媒體向大陸當局施加壓力,要求改變對人口流動的現行政策,允許廣東限制外地人口的流入。

那麼,大陸中央當局會不會支持廣東當局的要求呢?我以為,大陸當局要支持廣東的要求並非易事。因為這將意味著一個十分重大的政策轉折,其經濟、社會後果,難以預料,有很大的政治風險。

但是,廣東治安形勢的困境表明,如果不限制人口流入,內地龐大的貧困和失業人口有可能給廣州和珠三角地區帶來無法承受的壓力,其後果是災難性的。在廢除“流動乞討人口遣送辦法”之前,廣東事實上是靠隨意侵犯人身自由的來限制流民的數量,但是現在的輿論和法律環境已經使過去的辦法不可行。

如何在符合法治原則的基礎上,控制地區之間的人口遷移?大陸當局對此可以說並沒有做準備。這個問題的實質是,大陸居民的遷徙自由應該受到什麼樣的限制?其法理的基礎何在?多年來,大陸當局一直企圖迴避這個問題,因為他們明白,他們已經很難繼續按照百姓都是臣民的傳統法理來處理這個問題,但如果引入主權在民,住民自決的現代公民社會的原則,則無異於顛覆自己的權力。可以推測,大陸當局將盡可能對人口流動問題採取拖延的方針。他們究竟能拖多久,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廣州和珠三角地區治安以什麼樣的速度和規模進一步惡化。正是在這個意義上,廣州治安問題的意義,早已不是一個局部的問題,而具有了重大的全局意義。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