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王立军事件的政治解读

王立军事件震动了世界,更震动了中国的政局。薄熙来和左派是这个事件最大的输家,已成定局,但谁会是最大的赢家,尚不清楚。

2012-02-14
Share

薄熙来之所以成为最大的输家,是因为王立军的惊人之举,超出了薄熙来的预料。左派目前对王立军行为的解释,是他有病。即使这是真的,也不足以对王立军事件做出全部解释。我的解读是,王立军无法接受由他和忠于他的同伙来承担重庆打黑的政治代价,对薄熙来和中共做出了拼死反抗。王立军此举,暴露了中共的政治黑幕,有可能像当年林彪事件一样,对中国未来的政治带来深远的积极影响。
 
王立军事件证明,薄熙来当年下决心打黑,并不容易。对于任何一个地方大员来说,打黑都要准备付出重大的政治代价。薄熙来作了这个准备,但他也相信自己有本钱赌赢。现在看来,他还是搞砸了。搞砸的一大原因,就是用了王立军这样一个“疯子”。这个疯子虽然很敢干也很能干,但绝不是一盏省油的灯。王立军显然很清楚薄熙来的为人,知道自己不过是薄的一个棋子,但他也认识到,薄熙来有赌赢的机会,自己可能从中得益。
 
薄熙来和王立军之间的关系说明,意识形态在中共的当权派中早已不重要,官员之间是赤裸裸的利害关系,甚至是类似黑帮的团伙关系。正是在个人和团伙利益的驱动下,地方当权派普遍与地方黑势力勾结,形成了无官不贪,无处不黑的局面,以致地方黑恶势力日益猖獗,从根本上动摇了中共政权的统治基础。
 
正因为如此,中共早在06年就部署地方打黑,但没有地方大员认真执行。道理很简单,打黑对自己不利。那薄熙来为什么要打黑?首先是因为地方黑势力已经威胁到他本人的政治利益,更重要的是,薄熙来看到了打黑给自己带来的政治收益。薄熙来要打黑,面对著棘手的政治选择。理论上存在的一种选择,就是推动实质性的政治改革和司法改革,但这个选择在薄看来是不现实的,这不仅需要相当的时间,而且会威胁到整个中共当权派的利益。另外一种理论上存在的选择,就是严格按照司法程序办,依法打黑。但古今中外的历史早已证明,法不治众,在一个利益分配完全失衡,完全没有公平可言的社会,试图通过法治来实现只有政治和社会改革才能实现的目标,只是一种幻想。一些当年的市场乌托邦主义者,现在又成了法治乌托邦主义者,认为法治是解决一切问题的万灵丹,这不仅是肤浅的,而且是虚伪的。

薄熙来的选择是,一面把司法过程政治化,一面发动唱红对地方官员和恶势力进行威慑。这个做法虽然颇有成效,但也给自己引来了强大的敌人。司法过程的政治化早已是中国的现实。问题是,薄熙来按照自己的政治利益这样做,就不可避免地加剧了他与政治对手的矛盾。另一方面,这个选择也必然遭到中国自由派的强烈反对,遭到法律人的强烈反对。对此,薄熙来的选择是进行更大的社会政策改革,争取民心,同时避免给人民政治参与权,避免真正的政治改革。这个选择也让薄在政治上得了分。
 
但是,薄熙来不可能不为自己的选择付出政治代价,他打黑的得力干将王立军也不得不为此付出政治代价。王立军事件表明,王立军发现自己要付出不可承受的代价。这可能与王立军的精神不正常有关,也可能与薄熙来过于自信,低估了王立军的反抗能力有关。
 
王立军事件会不会给地方黑势力反扑带来机会?这是关心中国命运的人首先需要关注的大问题。王立军事件之后,中国最令人鼓舞的发展,就是汪洋宣布要打黑。这说明汪洋果然是比其他地方大员高明的政治家。可惜的是,中共内部这样的政治家太少了,而平庸无能,无所作为,甚至甘心与地方黑恶势力勾结的贪官则太多了。因此,汪洋打黑的成败,将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如果汪洋不能走出一条路子来,或者汪洋不过是用像征性地打黑为自己捞取政治本钱。或者汪洋也要为打黑而丢官,那就意味著一场玉石俱焚的大革命即将到来。(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y)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