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本拉登的教訓

本拉登終於得到了他應得的下場。但本拉登留下的巨大禍害和深刻教訓,還需要文明世界和追求正義的人們去繼續面對和思考。

2011-05-03
Share

對中國來說,本拉登和他的恐怖主義事業有什麼特別的教訓嗎?我以為是有的。本拉登讓我們看到,當財富與邪惡結合在一起的時候,會產生多麼嚴重的後果。而財富與一種邪惡心理和理念的結合,正是中國自89年六四事件以來,中國日益發展的一股強大的逆流。

我們都不會忘記,當本拉登策劃的恐怖襲擊,成功地摧毀了紐約的世貿大廈,殺死數千無辜平民的時候,我們的國人中竟有不少人歡呼雀躍,其中還包括正在美國訪問的官方代表團。這說明中國社會並不缺少滋生邪惡的土壤和種子。而自那時以來,中國社會內部的這種邪惡的意識和心理,並沒有因為中國變得更富而被清除,而是恰恰相反,這種邪惡的心理和意識,反而隨著財富的迅速膨脹而得到了更多的滋養。

過去二十年,中國社會的主旋律就是瘋狂地,不擇手段地追求財富,真是應了當年電影裡的那句台詞:“誰發家,誰光榮,誰受窮,誰狗熊”。中國當權者和不少知識精英事實上以各種方式向國民暗示甚至公開宣揚,一切社會問題都可以通過財富的增長得到解決。這其實是早已被歷史證明是錯誤的理念,但在巨大的利益誘惑下,人很容易找到自欺欺人的說法為自己的貪婪辯護。

中國人早有不義之財的說法,按道理說,本拉登的祖國沙特阿拉伯發的橫財,主要不是靠剝奪,而是靠老天爺賜與的石油,本拉登本人似乎起家也靠的是正當的建築業,並非是什麼販毒之類的黑生意。但石油財富無需辛勤勞動和智慧這個事實本身,就容易帶來腐蝕性的社會後果,如果這種財富分配不公,而且被允許用來鼓勵宣揚邪惡的意識形態,其後果就不肯設想了。

與沙特的石油財富相比,中國過去二十年獲得的巨大財富,更具不義之財的性質,因為這個財富是建立在對中國農民工血汗工資的基礎之上,建立在不顧環境和國民健康的基礎之上。

這筆巨大的財富的形成過程、分配過程和使用過程,不斷突破各種道德底線,同時也越來越多地被用來灌輸是非顛倒的邪惡理念。正因為如此,中國社會已經出現了越來越多令人恐怖的社會亂像。

從馬家爵到楊佳,然後又到最近的藥家鑫,人們已經看到了一個非常可怕的趨勢。一個失去公平又無處尋求正義的社會,必定會把人心中的魔鬼召喚出來。為當權者辯護的人會說,我們中國不一樣,因為我們沒有伊斯蘭教。本拉登的恐怖主義主要是伊斯蘭教極端主義發展的結果。但事實是,中國的文化特點不可能改變人性的邏輯,而只能改變這種邏輯實現的形式。

不義之財摧毀人的是非觀念,助長各種邪惡的社會行為是一個普遍規律。伊斯蘭教在中國沒有穆斯林國家那樣大的影響,並不能改變這個規律。這個規律在中國的表現確實有自己的文化特色,其中一個特色就是食品安全的全面失控。這樣的問題恐怕在穆斯林國家反而不大容易發生,但中國“無食不毒”的嚴重社會後果,一點也不亞於恐怖主義,甚至比恐怖主義更可怕。

財富與邪惡的結合在中國的表現多種多樣,一個最危險的傾向就是國家恐怖主義,國家在現代技術的支持下,使用流氓手段來控制和恫嚇自己的國民的思想和言論,同時破壞全球的經濟秩序和擾亂信息往來。中國政府現在資助了全球為數最多的黑客和“五毛黨”,這股力量也有不亞於基地組織的恐怖行動潛力。

財富與邪惡相結合最可怕的深遠後果,在於毒害一代中國的知識和權力精英,讓他們形成一種是非完全顛倒的價值觀和世界觀。最近清華舉行百年校慶,讓我們有機會看到這種毒害已經發展到什麼程度。勇敢的小姑娘蔣方舟揭露了清華現狀,她告訴我們,中國存在這樣一種讓人不寒而栗的可能,那就是巨大的國家財富落到和本拉登同樣思維的一伙人手中。作為個人,他們沒有本拉登那麼大的作惡能力,但作為一個群體,他們將有可能制造遠比本拉登更加恐怖的全球災難。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