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中國能完成“轉型”嗎?--從校園血案看中國的文化困境

連續發生的校園血案,不僅震撼了中國,也震撼了世界。這些血案讓所有人再清楚不過地看到,盛世之下的中國社會已經病到何種程度。但震撼之余,更多人感到的是無奈。外國人固然無奈,中國人更無奈。當權者不得不緊急動員全國的治安力量,防止繼續發生類似的慘案。但他們比別人都更清楚,目前的措施成本之高,是無法持續的。

2010-05-18
Share

可以想像,這樣的事情如果發生在任何民主國家,領導人早出來講話了。這一次,溫家寶也終於講話了。耐人尋味的是,他是在接受香港鳳凰衛視的記者采訪時講話的,而不是直接面對大陸人民。也就是說,中國當權者還是那個老毛病,他們對外部的輿論更敏感,而不把國人放在眼裡。

中國知識分子的反應又如何呢?幾乎看不到什麼有影響力的知識分子出來講話,他們可能感到已經無話可說,說了也無用。丁學良倒是有一篇評論,但他還是用所謂中國處在“轉型期”來為極度的社會不公平辯護。這已經成為中國主流精英們自我寬慰,自欺欺人最方便的手法。
 
問題是,中國能完成“轉型”嗎?溫家寶說:“我想一個和諧、安全的環境,不僅會給孩子們,而且應該給每一個人,我們一定能夠做到這一點。”,他真的相信自己說的話嗎?

中國向法治和民主的現代社會“轉型”,已經長達一個多世紀了,為什麼老是轉不成呢?有識者早就認識到,中國社會的現代化轉型存在深刻的文化障礙。遺憾的是,中國知識分子至今未能完成對中國文化困境的反省。不能說中國人沒有文化重建的勇氣。我們完成了兩場大革命,一次比一次更激進,更血腥。毛澤東還搞了一場“觸及靈魂的”文化大革命,結果又如何呢?我們現在發現,中國又回到了“解放前”。革命帶來的所有道德進步,現在都蕩然無存。那些曾經激起無數英烈拋頭顱灑熱血的醜惡社會現像,幾乎都回來了,而且其規模和程度前所未有。歷史真是給中國人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許多人曾相信,一旦中國強盛,一旦中國人掌握了西方人的技術,中國的社會問題就會迎刃而解。現在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認識到,事情並非如此,我們在自在己的文化陷阱中似乎越陷越深,中國的強盛不僅正在給自己,而且很可能給世界帶來一場大災難。

中國人必須在更深的層次上,反思自己的文化。如果中國人自己不能救自己,沒有人能救我們。我們的文化自救應從何做起呢?

也許是受到校園慘案頻發的刺激,《共識網》刊載了兩篇發人深省的文字。一篇是所謂“蘭德公司對中國的評價”。這篇東西對中國文化和中國人集體性格中的陰暗面,進行了毫不客氣的抨擊。

其中有這樣的尖銳文字:“由於中國人天生的貪婪的本性,它們可以毫無保留的接受資本主義的陰暗面即無止境的追求利潤,忽視人的尊嚴。中國人對西方的技術與產品狂熱追求,卻對西方管理文化所強調的坦率、直接、誠實這些品質漠不關心。”“中國人對於生活的平衡性和意義性並不感興趣,相反他們更執迷於對物質的索取,這點上要遠遠勝於西方人。……他們的思想尚不能達到一個生命存在的更高層次。……還停留在專注於動物本能對性和食物那點貪婪可憐的欲望上”。

中國人,特別是中國的知識分子難道不知道這些嗎?問題是知道了又能怎樣呢?

《共識網》的另一篇文字給我們以啟示,這是劉亞洲數年前的一次內部講話。在這個講話中,劉亞洲對中國文化進行了罕見的無情批判。他說,“西方的歷史是一部改惡從善的歷史。中國的歷史則是一部改善從惡的歷史。……西方鞭撻自己的黑暗,所以得到了光明。……我們歌頌自己的光明,結果帶來千年的黑暗。”
 
批評是深刻的,但他沒能回答中國人怎麼就走上了這條路,更沒能回答中國人如何能走出自己的文化困境。不過,我還是非常贊賞劉亞洲的誠實。中國若有更多精英像他那樣誠實,中國就有希望了。中國走出文化困境的難點也恰恰在此,因為中國文化是世界上最不講誠實的文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