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中國人的無奈選擇

本期的《經濟觀察報》在頭版報道了富士康第十個跳樓自殺者南鋼站的消息。同時還有一篇報道的題目是“富人移民進行時”,報道了一個頗為敏感的問題:越來越多的富人正在逃離中國。這兩個看似沒有關系的新聞故事,其實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故事中的新聞人物都被迫作出了無奈的人生選擇——退出中國的人生游戲。所不同者,南鋼站是中國人生賭博游戲的弱者,他不存在移民海外的選擇,只有用結束自己年輕生命的方式,終結自己在中國的拼搏。而一些強者或幸運者,則能到海外找避難所。

2010-05-25
Share

處在上面兩種極端選擇之間的,是無數中國人不得不作出的各種各樣的無奈選擇。不理解這些人的無奈,就不能夠理解那些作出極端選擇的人的無奈。

比如留在富士康的幾十萬農民工,有幾個人會喜歡在那種半軍事化的管理下,以傷害自己健康和生命的代價,換得一點微薄的工資呢?還有,年輕的女孩子不得不出賣色相和肉體,大學畢業生不得不蝸居陋室,拆遷戶不得不搬家,消費者不得不吃有毒的菜,喝污染的水。

與弱勢者的這些無奈的選擇相比,相對強勢的中國人面對的是另一類更加可怕的無奈選擇。醫生不得不給患者作不需要的檢查,開不需要的貴藥,警察不得不搞釣魚執法,商人不得不行賄、賣假貨,官員不得不買官,講假話,甚至不得不受賄——因為你的頂頭上司也有份,你不一起受賄就將得罪上司。學者不得不作假學問,法官不得不違心辦案……

即便是看似純粹的個人生活方式選擇,中國人也有許多無奈。最近讓我感到震撼的是中央電視台對股民的一個特別報道。從這個報道中你可以看到,那些常年泡在交易室的股民的無奈。雖然多數人都是賠錢的,而且他們明知中國的股市處處是陷阱,時時有玄機,但出於各種原因,還是選擇繼續留在這個賭場中。許多股民是退休老人,他們無處可去,沒有正常的社會交往。炒股的刺激讓他們忘卻煩惱,而炒股結交的友情,更是驅走了老年的孤獨。

中國人不得不作許多無奈的選擇,一個重要的原因是他們被禁止做許多別的選擇。梁文道最近發表的一篇評論,告訴讀者一個細節。香港義工黃福榮2008年在四川地震災區幫助災民,受到了當地警察的驅趕,不得不離開。而正如梁文道指出的,這絕不是個別人的經歷。中國的地方政府,知道自己在作許多不義之事,因此,所有想做善事的義工或志願者,都自動地成為他們的敵對勢力。

中國為什麼會有如此荒唐的事情?如果你去問地方政府的領導人,他們也可以倒出許多苦水,因為他們也有許多無奈的選擇。比如驅趕前來救災的義工和志願者,也有上面要求“維穩”的原因。至於中央政府在財政分配上不講道理,不顧地方政府的利益,更是地方政府“下有對策”的根本原因。

中國游戲最讓局外人不可思議的部分,就是掌握最高權力的中國領導人,也是無奈選擇的結果。當年江澤民被選為接班人,他的家人堅決不同意,但江澤民無奈,他知道不接受可能會有嚴重後果。胡錦濤很可能也有同樣的問題,他也認為自己不得不干,盡管心裡明白自己並無能力承擔如此的重任。

不論在哪個國家,人生都會有無奈的選擇。不過,中國人生游戲的無奈,有其特別之處。在一個健康的社會,更多情況下是壞人感到無奈,他們必須壓制自己的惡念,不去做壞事。中國人生游戲的無奈,恰恰相反,是好人在更多情況下會感到無奈,不得不做壞事。

一個好人處處無奈的社會,必定是壞人如魚得水的社會。中國社會已經成了這樣一個社會。我們現在還看不到中國人什麼時候能夠走出這個困境。因為這個政府的力量非常之強大,它有足夠的金錢和警力,制止好人去做好事,卻沒有本事制止壞人做壞事,結果是,越來越多的好人也無奈地作出不道德的選擇,否則就只有像跳樓的農民工和移民海外的富人那樣,逃離中國社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