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中国崩溃的可能性

自从章家敦发表他的中国崩溃论以来,这个问题就成为一个历久而常新的国际话题。最近对这个话题的议论来自清华大学的外籍教授贝淡宁。7月11日,他在《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为什么中国不会崩溃?”。我先从多维新闻网上读到这篇文章的摘译,又搜索原文,发现有两个英文网站可找到。一个是“The Huffington Post”,另一个就是《基督教箴言报》网站。

2012-07-17
Share

 

有意思的是,两个网站不仅发表的时间不同,而且题目也存在微妙差异。前者的时间是9号,比后者早两天,更重要的是,前者的题目是“为什么中国不会(很快)崩溃?”(Why China won’t collapse (soon)?)而后者则把括号和其中的内容都删掉了。

看来为了吸引读者,《基督教科学箴言》的编辑把“很快”一词删掉了,这是编辑们常玩的把戏,但对于作者的原意实在是缺乏尊重。

如此看来,贝淡宁本人并不排除中国有崩溃的可能,只不过认为近期不存在这种可能性。我相信贝淡宁是一位严肃的学者,我也赞同他对一些西方人关于中国的观点的批评。我尤其欣赏的是,他对中国的政治改革要考虑自己的文化,不要简单照搬西方民主的忠告。但是,贝淡宁关于中国为什么不会崩溃的基本理由,是我不能接受的。

贝淡宁认为,90年代以来包括一些西方学者在内的政治学研究表明,多数中国人支持一党专制的中共政权,这个政权的合法性要比西方许多人认为的要高很多,因为中国人关于政权合法性的观念与西方基于民主信仰的合法性观念有很大差别。贝淡宁本人也认为,中国多数人不以民主选举为判断政权合法性的唯一准则是有道理的。他具体地指出,中国人关于政权合法性的理念有三大要素,第一是政绩,主要看经济和民生,第二是看精英的道德水准以及对整个社会道德风气之影响,第三就是民族主义,看国家和人民的尊严。

贝淡宁的文章隐含著这样一个逻辑,那就是由于中共政权在这三个方面作的不错,所以多数中国人支持中共政权,而现在的情况是,中共在三个方面都面临挑战,因此,中共不是没有崩溃的危险。而在这个逻辑的背后还有一个更深的逻辑,那就是西方式的民主反而不利于中国做好这三个反面,不利于提高中国政权的合法性和稳定性。这显然是一个大有争议的假设。

不管贝淡宁的假设是否真有道理,中共请贝淡宁到清华大学任教,并不是因为他们真的相信贝淡宁这一套,而是认为他这一套说法对中共有利。最有讽刺意义的是,在中共的权力精英和知识精英中,相信民主是当代国家合法性唯一基础的人大有人在,甚至可以说是多数,他们对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并无信心,更没有心思去寻找与中国文化契合的民主形式。他们之所以反对民主,完全不是出于社会和国家的利益,而是私利。中国民众对此也非常清楚。因为他们看到中共的官僚大肆以权谋私,看到大批官吏对老百姓的疾苦并不在意,更看到许多高官和富人,纷纷做好了逃离中国的准备。

那为什么会有不少调查数据显示多数人支持中共一党专制?我认为是这些研究出了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他们把中国民众对中共的无奈,对民主的不了解、不信任,对社会失序的恐惧,解读成为对一党专制的支持。

中共相当成功地分化了中国社会,使多数人感到孤立无援。在这种情况下,人容易苟且和自欺。但民众的这种心态并不能强化中共政权,而只能助长权力的腐败,增加中国崩溃的可能。第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长速度继续下滑,标志著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时代的终结。低增长乃至负增长的中国经济,对决策者能力提出了严峻挑战。中国奔溃的一种很大的可能性,就是那些被二十年高增长惯坏了的精英,那些在逆向淘汰中选拔出来的高官,没有本事应对这个困难的新局面。其结果,首先不是民众的不满和反抗,而是当权者的腐败无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这个过程可能拖得比较长,但这与中国人的合法性理念无关,而是由于民众缺乏自组织的机会和能力。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