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解讀中國的留學和投資移民潮

2010年,中國的留學和投資移民掀起了一個高潮,成為最近媒體報道和討論的一個新聞熱點。據CCTV的一個專題報道,今年中國出國留學人數近30萬人,比去年增長超過30%,而且這種增長勢頭還會持續下去,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美國大學本科對中國留學生采取了空前開放的政策。美國終於認識到不能錯過這個良機。據鳳凰衛視的一個電視辯論會上的消息,中國已經成為美國投資移民的第一大國,去年投資移民的總數已達1,400余人。有報道說,目前沿海的投資移民推介會場場爆滿,看來這個勢頭也會繼續高速增長。

2010-07-27
Share

如何來理解這一波留學和投資移民的熱潮呢?一種很自然的看法是,這是中國的家長和富人用腳對中國的教育制度和經濟制度投票,是一種和平的大逃亡。但深入思考,我認為不應該把這個看法作為這次熱潮的主要解讀。

官方媒體和學者在報道和評論這一波留學和投資移民高潮的時候,都回避了這樣一個重要的背景,那就是溫家寶應對金融危機的失誤。正是因為溫家寶超量增加中國經濟的流動性,使得國內本來就高度失衡的收入和財富分配,急劇向更有利於權貴和有房產的人傾斜。結果是,在這一輪財富大躍進中,更多人擁有的資產越過了能送子女留學或投資移民的門檻。這個事實對於解讀這次留學和投資移民熱潮具有關鍵的意義。

中國教育制度的失敗和改革無望,早已不是什麼秘密。千千萬萬家長都有送子女留學的夢卻沒有足夠的財力。這一輪房價的瘋漲帶來的一個重要的後果,就是使得一大批在大城市獲得較多房產的家庭,有能力實現送子女留學的夢想。不少家庭發現,現在他們只要賣出一套房子,就可以解決孩子出國的全部學費,而直到一年前這是不夠的。

那麼,在一個窮人占人口極高比例的社會裡,是什麼樣的收入和財富分配支持著如此高的房價呢?本周葉檀發表的一篇評論認為,是總人口中20%的高收入家庭巨大的購買力,在支持著中國奇高的房價。這部分家庭的主要收入是官方統計不到的隱性收入,其中也包括以遠低於市場的價格獲得住房。這篇評論說,官方統計2008年中國最高收入的10%家庭人均可支配年收入不到4.4萬元,而王小魯用自制模型分析推算的結果是13.9萬元,是官方統計收入的3.2倍,隱性收入為9.5萬億元。中國城鎮10%最高收入家庭的“隱性收入”占城鎮居民“隱性收入”總量的63%。而20%的高收入家庭居民的“隱性收入”,占全部城鎮居民“隱性收入”總量的80%以上。
(http://yetanyetan.blog.sohu.com/156856042.html)

也正是這一獲得各種隱性收入的高收入家庭,是推動這一波留學和投資移民熱潮的主流。因此,不難看出,這一波留學和投資移民熱潮的出現,是中國社會斷裂的鴻溝進一步急劇擴大的突出表現。可以預期,在未來若干年內,在這個留學和投資移民潮的支持下,海外華人社會將會迅速擴大,中國社會的分化將出現一種國際化的發展方式。

由此引出的一個問題是,空前的留學和移民潮對中國內部的變革會發生什麼樣的影響?比如說,留學潮高漲會不會刺激中國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的改革呢?

我認為指望中國的留學和投資移民大潮在短期內會對中國內部的變革產生太多的積極影響是不現實的。中國重大的改革為什麼越來越難以推進?除了有各種現實的制度、政治和社會原因,還有深刻的文化原因。中國的隱性收入為什麼如此普遍?即便是在已經實現了民主的台灣,為什麼控制腐敗依然如此艱難?這不能不說與中國公私不分的文化傳統存在深刻的聯系。

我對中國這一次留學和投資移民大潮產生的一點期望,就是這個潮流能夠幫助更多的中國人在與外部文明的直接交往中更深入地反思自己的文化,從外部文化汲取更多營養,從而有利中國的文化重建。但我也不免有一份擔心,那就是中國人借著這些“隱性收入”的財氣,把這個留學和投資移民的大潮,變成了一次向世界輸出腐敗文化的大潮。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