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胡錦濤提前交班,太子黨各有其志

十七大召開前夕,江澤民突然拿出一個太子黨與團派“雙接班”的人事方案,無能的胡錦濤別無選擇,只能就範。現在看來,這個雙接班方案事實上包含了這樣的政治交易,胡錦濤可以安全體面地結束其任期,但他必須把更多實權提前交給太子黨。

2009-08-24
Share

但是,太子黨本不是一個以共同的理念為紐帶的政治集團,他們雖有相似的家庭背景,但並無共同的政治綱領,也沒有集體認同的領袖。江澤民打出太子黨這張牌,主要目的是保護自己。因此,他不可能選拔太子黨中的優秀者作胡的接班人,以免自己被清算。這樣一來,太子黨與團派之間雖有競爭關系,但由於多年來胡錦濤武大郎開店,團派中庸才多於人才,而在合法性資源方面得天獨厚的太子黨成員卻各有其志,因此,太子黨內部的競爭將成為影響未來中國政治的一個重要因素。

毫無疑問,在太子黨內部的競爭中,習近平目前占據最大優勢。那麼,習近平如何利用自己的優勢呢?最近有消息說,習近平是北京奧運後中共當局政治上各種倒行逆施的主要操盤者。我雖然無從驗證這一消息,但聯系到習近平在墨西哥的一番“肺腑之言”,聯系到他的過去,傳言看來合乎邏輯。

雖然出身背景迥異,但習近平和胡錦濤的個性和升遷路徑卻有重要相似之處。在與同輩競爭中,他們從不靠才學過人,敢於進取制勝,而是相反,靠的是不出新奇,四平八穩,靠的是“該出手時就出手”,打擊敢於犯上的人,博得主子歡心。因此,習近平和胡錦濤一樣,對劉曉波、許志永這類維護普通人尊嚴的志士本能地反感。在他們看來,這種人贏得民望比黑惡勢力坐大還要危險,因為這意味著對奴才哲學的顛覆,對專制秩序的顛覆。

胡、習兩人的政治利益也高度一致,胡錦濤希望平穩混過自己的任期,習近平則不希望看見自己不能應付的政治活躍局面。因此,兩人對“不折騰”心有靈犀,那就是要堅決打壓有可能“折騰”的人,於是就有了對劉曉波的加深迫害,有了對民間組織和網絡表達自由的空前圍剿,有了對民權志士許志永的無端陷害。

但是,習近平的所作所為並不代表太子黨的集體傾向,為了讓知識界和民眾明了這一點,太子黨的代表性人物之一,身為招商局董事長的秦曉,去年以來頻頻發表言論和文章,闡明自己對中國社會未來價值取向的主張。就在當局正式逮捕許志永的上周,秦曉在《經濟觀察報》又發表了一篇重要文章,題目是“現代性與中國社會轉型”。

文章在進步知識分子和人權人士中得到好評,因為秦曉明確表示,中國社會必須“向以現代核心價值觀(自由、理性、個人權利)為支撐,以市場經濟、民主憲政和民族國家為基本制度的現代文明秩序”轉變,鮮明地亮出了自己的旗幟,公開挑戰中共的專制理念。很難知道秦曉後面究竟有多大的政治力量,但在太子黨中,他不會是孤立獨行者。

對更多人來說,同一期《經濟觀察報》頭版的“重慶打黑”一文更加引人注目。報道說,“太子黨”的重要人物、主政重慶的薄熙來,對盤踞多年的地方黑惡勢力進行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打擊,不僅“果斷緝拿黎強、陳明亮、龔剛模數位身價過億的商界名人”,而且,黑勢力的後台,公安“大佬”文強也被逮捕法辦。此舉震撼山城,大快人心,以至於出現多年未見之民眾自發向政府表達感謝的場面,讓人聯想到六十年前共產黨剛勝利時的情景。

江澤民執政以後,中共當權者一方面打壓民間維權人士,一方面對地方貪腐姑息縱容,地方黑勢力空前強盛,以致中央派往地方的高官,一般都不敢與之作對。胡錦濤和習近平承襲了“對維權者硬,對黑勢力軟”的方針,如此下去,中國社會將有大難。重慶打黑的政治意義就在於,這個事件表明,太子黨雖然容易招人嫉恨,但只要主持公道,他們還有機會贏得民意的支持。對比之下,執政廣東的團派大將汪洋,做“強龍”的政治資本和人氣魅力都不及薄熙來,與地頭蛇的較量被迫半途而廢,被“太子黨”拔了頭籌。

無論鹿死誰手,“團派”與“太子黨”的競爭以及“太子黨”內的競爭,都將加速中國的政治和社會變革。雖然胡錦濤、習近平位高權重,但今日中國的人心所向和未來大勢是如此明白,以至退出政壇的“太子黨”大佬曾慶紅,最近也以一種特殊的方式,對主政者發出了警告。* 胡錦濤和習近平的倒行逆施正在把自己陷入極大的政治困境。

* 8月22日,緊隨著江平等幾位知名人士就許志永和公盟被迫害向中共當局發出呼吁,博訊網出現一條來源不明的消息,“曾慶紅不滿胡溫大搞文字獄”,消息以知情者身份透露,曾慶紅支持言論自由和司法獨立的立場。次日,許志永獲取保候審。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