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中國的政治僵局與改革僵局

七年前胡錦濤上台的時候,面對著政治和改革的雙重僵局。政治僵局是江澤民的勢力太大,胡難以確立自己的主導地位;改革僵局是經濟改革無法繼續孤軍深入,而政治和社會改革又難以突破。

2009-10-13
Share

胡錦濤若真想有所建樹,或者選擇先打破政治僵局來推動改革,或者選擇先打破改革僵局來打破政治僵局,但胡錦濤卻沒有選擇其中的任何一個。胡錦濤選擇的兩大策略,一是支持經濟超高速增長,一是利用北京奧運和“建國六十大慶”,大規模制造“盛世”氣氛。胡錦濤可能期望,在這個過程中自己可以爭取時間,遇到打破政治僵局和改革僵局的機會,但事實是,這種充滿僥幸的機會主義態度不可能打破任何重大僵局,只能積累和深化矛盾。經濟的超高速增長,換來的是更嚴重的經濟失衡,威脅到中國經濟增長的前景;宏大的“盛世”場景,雖然給胡錦濤帶來一時之“風光”,但也給中國的國際形像和胡的個人形像留下嚴重的“暗傷”,世界看到了中國領導人內心的空虛和不自信。

現在,在窮盡了一切制造繁榮和熱鬧的機會之後,胡錦濤不得不面對他七年前就遇到的那個雙重僵局,只不過局面已經變得更嚴重、更復雜。政治僵局拖延的結果是“政令不出中南海”,地方政治和地方治理的失控不斷加劇。改革僵局拖延的結果是“官肥民瘦”,社會不公的趨勢不斷加劇,群體事件和上訪人數劇增,而居民消費占GDP比重則持續下降。據羅奇估計,2009上半年中國居民消費比重已跌至35%這一驚人的歷史低點。

胡錦濤還不得不面對另外一個事實:他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怎麼辦?是乖乖地提前把權力交給習近平,交給太子黨,還是為自己的歷史地位作最後一搏?從此次四中全會和北京慶典透露的各種信息來看,胡錦濤對提前交班心有不甘。我分析,一個重要的原因可能是,胡錦濤認識到,不論他是否提前交班,他都推不掉自己對今後三年的政治責任。

有關習近平辭職的傳言可能反映了中國政治的這樣一個現實,那些有機會競爭最高權位的精英們都看到,胡錦濤拖延改革給他的任何繼任者都帶來了巨大的改革風險,因此,聰明的策略不是急於搶班,而是留在候選人俱樂部裡靜觀事變。

中國經濟在全球金融危機下被迫轉型,賦予胡錦濤一個前所未有的打破改革僵局的政治機會,但問題是,胡錦濤完全沒有為此做好准備。在過去的七年裡,胡錦濤既沒有選拔出一批治國良才,又沒有建成一個真正的智囊班子。四中全會毫無新意的空話,說明他的身邊只有奴才,沒有人才。關於加強共產黨建設的決定,反映了胡錦濤對於如何應對中國嚴重的社會危機完全不得要領。

針對胡錦濤的這一危險傾向,中國的知識分子提出了批評。10月12日《經濟觀察報》發表了孫立平的文章“走向社會重建之路”。孫立平指出,胡錦濤治理下的中國正在出現一種危險趨勢:“伴隨經濟上的國進民退,以壓制社會為代價強化權力的跡像依稀可見,而對金融危機的錯誤反思,似乎為強化權力提出了新的論證”。

孫立平尖銳地向當權者提問:“是重建社會,還是重建權力?是用一種更強有力的權力‘包打天下’,還是形成一個多元的社會治理的模式?”胡錦濤的過去告訴我們,他或者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或者從來就沒有放棄共產黨一統天下的理念。因此,寄希望於胡錦濤來推動真正的改革,完全不切實際。

這是否就意味著,未來三年中國的政治和改革的僵局就完全沒有被打破的可能呢?我並不這樣看,相反,今後三年,中國的政治僵局和改革僵局存在著被打破的多種可能性。一種較大的可能,就是嚴重的經濟危機爆發,打破現在的政治和改革僵局。

薄熙來在重慶的大膽舉措,讓我們看到了另外一種可能性,那就是地方改革自下而上地打破僵局,引發一系列胡錦濤難以控制的局面。本周,重慶將對地方黑勢力一案進行公開審理,這個事件引起了越來越大的關注,正是因為它具有全局性的政治意義。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