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官民博弈進入新階段

10月16日,廣州市政府不顧其他地方政府的抵觸,率先在網上公布了114個政府部門的預算。這一決定,表面上是對10月8日,深圳“公共預算觀察志願者”組織成員李德濤在向中央及省市政府部門遞交上百封信息公開申請的回應,但正如李德濤本人所言,“這不是我們第一年,也不是我們第一次向市一級政府提出財政預算公開申請。”那麼,為什麼廣州要在此時作出這一重要姿態呢?

2009-11-03
Share

有人評論,廣州這一舉動,與薄熙來重慶打黑給汪洋帶來的政治壓力有關。多日來,重慶打黑讓薄熙來成為媒體關注的熱點,汪洋再也坐不住了。這種分析有其道理,但此事發生還有更大的背景。

我們都沒有忘記,幾年以前,正是廣東當局對東洲村民和維權志士郭飛雄進行了卑劣和殘忍的打壓,郭飛雄至今還羈押在獄。胡錦濤害怕中國發生“顏色革命”,支持地方權貴和黑惡勢力打壓民眾正當維權的行動,這一決策極大地助長了地方權貴和黑惡勢力的氣焰,使他們更加肆無忌憚地用國家權力來攫取財富,官場腐敗橫行,社會邪不壓正,國家與社會的關系急速惡化,中國經濟嚴重失衡只不過是國家權力極度膨脹的一個表現。

事實證明,把郭飛雄這類維權志士關進大牢,並不能幫助胡錦濤完成維穩的“硬任務”,恰恰相反,群體事件越演越烈,連傻瓜也能看見,繼續強勢“維穩”,大規模官逼民反的前景已經不遠。

如何來約束官權呢?偽善和無能的胡錦濤一籌莫展。除了加大空話的力度,胡錦濤唯一的具體行動就是多抓幾個貪官。但抓幾個貪官不可能約束官權,不僅因為貪官太多,更嚴重的問題,是抓貪官不可能約束官僚對國家和社會財富的集體掠奪,而這種集體掠奪的規模之大,已達驚人地步。對此,胡錦濤清楚,老百姓也清楚。許多人雖然說不清中國有多少GDP,但知道公款吃喝,公款旅游和公款用車的所謂“三公消費”已超過萬億元。

早有人建議公布政府預算,胡錦濤也完全有權力要求各級政府這樣做,但是,他的選擇是繼續裝傻,因為他不敢對官僚集體掠奪說不,他害怕官僚會集體對他說不。

重慶打黑和廣州“曬賬本”,都不是胡錦濤的“偉大部署”,而是地方大員在十分尖銳的官民對立下,被迫對官權進行約束,無奈做出的選擇。薄熙來和汪洋兩位地方大員,都知道為此冒了風險,會給其他地方大員帶來壓力。那為什麼其他地方大員不敢率先而為呢?主要是因為他們的政治資本和政治野心比不上這兩位,不敢觸動地方權貴的集體利益。

正如薄熙來表態被迫打黑一樣,汪洋公布預算也沒有把事做絕。10月23日,數萬網民蜂擁下載瀏覽,廣州市財政局的網站一度“癱瘓”。

然而,許多人大失所望,因為他們找不到“三公消費”的直接證據。後來,終於有人發現了重要破綻。據南方周末網絡報道,9個政府機關幼兒園每年得到高達6000萬元的財政補貼,其中市政府機關幼兒園每個幼兒一年花掉納稅人2萬元。消息一出,立即引發民眾義憤,廣州政府一時陷入窘境。

上海事先沒料到廣州會有如此出格的決定,當上海接到李德濤敦促公布預算的公開信後,回應是,“2009年度本級部門預算屬‘國家秘密’不能公開”。 10月19日,就是在廣州公布預算三日之後,上海市財政局下發了《關於進一步推進區縣預算信息公開的指導意見》。俞振聲明白了,汪洋的決定已經改變了形勢,上海不能不緊跟其後。

於是,有網民對上海政府進行調侃,叫他們要“慎之又慎”,把預算包裝好,不要像廣州那樣,很快就被民眾發現問題。

無論將來上海和其他地方政府如何包裝預算,都不可能完全遮掩官僚階層對社會財富集體掠奪的事實。中國官民博弈進入了一個新階段:官僚和權貴正轉向守勢。

可以想見,官僚將步步為營,絕不輕易言退。不久前,衛生部長,黨外人士陳竺指出,“醫改最大挑戰是一些地方重視不夠”,也就是說,地方官員對醫改沒有興趣。而原因是,公共醫療的財政資源,現在主要被地方政府官員用在他們自己身上了。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Anonymous says:
2009/11/03 21:01

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只要能够实现民主,贪官将无葬身之地

Anonymous says:
2009/11/03 03:41

为什么所有文章的口径都是站在内部和攻击的立场上写的?值得深思。。有客观的言论么?我看不到太多。诚然有些写的有道理,但有些太玄乎了,可否出示一些直接的证据,否则怎么让人相信你对这些内幕资料是如此的了如指掌?难道你是神,什么都被你看清楚了。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