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G2會離婚嗎?

美中兩國領導人,從來也沒有如此多的內外理由進行全方位合作,這個利益大局,加上奧巴馬和胡錦濤的個性,決定了奧巴馬首次訪華必然成功。如有意外,更大的可能是正面而不會是負面的。

2009-11-17
Share

奧巴馬和胡錦濤的個人背景雖有天壤之別,但他們都不是好鬥型的政治家,而是那種希望討好所有人的政治家。在政治透明的美國,奧巴馬的這一特點非常鮮明。而胡錦濤不好鬥的個性,則表現在他文革時期選擇作逍遙派。他若是一個鋒芒畢露的人,絕不會被中共元老看中。那麼,這些因素是否意味著G2會進入穩定的軌道呢?

提出Chimerica概念的Ferguson並不這樣看。今年8月15日,Ferguson 發表評論,認為五至十年之內,Chimerica 將要離婚,他的邏輯是,中國絕不會甘心把自己的巨額儲蓄長期輸出。Ferguson還引證了美、德、日崛起的歷史經驗,意思是,一旦中國經濟從出口依賴轉為內需主導,將會挑戰美國的全球霸權。

Ferguson 的分析雖然不無道理,卻也暴露了他對中國的知識嚴重不足。中國經濟為什麼會如此失衡?後面究竟有什麼樣的圖謀?西方精英對此至今並無透徹的認識。近代以來,面臨西方挑戰的中國統治者都有一個共同偏好,那就是魯迅所說的“寧贈友邦不予家奴”,晚清如此,國民黨如此,現在的共產黨還是如此。這說明中國內部的政治邏輯決定了當權者別無選擇。究其原因,是中國大一統的政治秩序,與平等的公民權利不能兼容。

最讓西方學者困惑的,是中國不平等的政治和社會秩序,何以支持如此大規模的市場經濟?主流的西方經濟理論,給不出令人信服的答案,而那些只會跟在洋人後面跑的中國學者,自然也不會有答案。不過,中國的歷史告訴我們,中國的市場繁榮可以盛極一時,卻有一個致命弱點,就是必定盛極而衰,帶來極大的社會和政治動蕩。從常識角度看,這一點並不難理解:不平等秩序下的繁榮,必然帶來普遍的腐敗,而任何秩序都會被普遍的腐敗所瓦解。

黑格爾說中國獨立於“世界史之外”,因此,中國的治亂循環,一直都是中國人自己的事。21世紀世界面臨的一大挑戰,那就是經濟高度國際化的中國,將不可避免地把內生的經濟和政治震蕩,強加給全球。中國的繁榮令世界受益,而中國的動蕩也將讓世界遭殃。

兩千多年來,中國精英都沒有放棄天下大同的理想,但是,歷史也證明,孔夫子貴賤有別的秩序觀並沒有幫助中國實現這一理想,更沒有給中國帶來穩定的秩序。上世紀初,中國精英終於接受了自由和平等的價值觀,並不惜發動大規模的流血革命和內戰來實現這些價值。遺憾的是,盡管付出了巨大的生命代價,中國大陸仍然是一個極不平等的社會。更麻煩的是,中國人還沒有找到走出治亂循環的出路。
從鄧小平到朱镕基,決心全面開放中國經濟的一個深層動機,就是借外力衝出一條革新中國之路。這種變革戰略隱含著一個朦朧的假設:僅憑內力,中國不可能逃脫治亂循環的歷史宿命。這一極其大膽的戰略獲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同時也給世界帶來了全新的機會和風險。

現在很多人都看到了中國對外開放給中國和世界帶來的機會,卻看不清中國崛起究竟會帶來什麼風險。中國會追求稱霸世界嗎?中國確實有這種痴心狂人,但對世界的真正威脅,並不來自這些這些人,而來自中國權貴對民眾和民間賢能極端的恐懼和不信任,這種恐懼和不信任導致了中國的政治僵局,累積著越來越大的社會風險。

美國精英的主流對中國內生風險爆發的機制毫無認識,這一點集中地表現在一味地壓人民幣升值和開放資本賬戶。他們完全不理解,人民幣急劇升值將意味著國內收入分配進一步惡化,意味著中國當局不得不胡亂向富人征稅,而資本賬戶的開放將意味著資本和富余階層向海外,特別是向美國的空前大逃亡。

G2會不會因未來的動蕩而離婚?中國的朝野精英對美國艷羨已久,但美國這個新郎總是讀不懂她那些扭曲的心思。在我看來,上帝包辦的這樁G2婚姻,既離不掉,也難以美滿。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