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雲會客室:立法會議員梁家傑談香港選舉制度

去年中,香港两個政黨分別是公民黨及社民連為了爭取香港能夠有一個普及而平等的選舉制度,於是,毅然分別派出共五位分別在不同區域的當任立法會議員提出請辭,由於議席出缺時,香港政府便需要進行補選,這五名議員於是再重新報名參選,但是,他們卻令該次選舉堅負一項使命,並名之為“五區公投”,冀望所有有資格投票的香港選民透過投票的行為,顯示他們渴望一人一票的公平選舉制度,從而可以把現時存在極不公平的功能組別選舉,可以予以取消。

2011-05-19
Share
五名民選的立法會議員作出的舉動後,立即引起政界議論紛紛,親政府的政黨及個別議員更直斥議員的行為浪費公帑,更有議員提出動議,要求修訂現有的選舉規則,慎防再有類似的事件發生。

五.一六年補選當天,在香港政府沒有積極宣傳補選,兼在親政府、功能組別的政黨及個別議員的護航下,只有數十萬港人前赴投票。香港政府在總結選舉開支時,更謂耗費了一億二千萬港幣進行補選。

一年過去了,本月十七日,負責選舉事務的香港政制及內地政制事務局林瑞麟突然宣布,建議修訂現時的立法會條例,一旦有議席出缺時,可由該換屆中落敗者中獲得最高票的人士補上,可是,這做法只用於立法會地區直選議席及二零一二年首次出現的“超級區議會議席”,對於現有的功能組別選舉、區議會選舉及特首選舉均不包括其中。

這項修訂立即引起民主派議員強烈抗議,有議員更揚言會提出司法覆核予以挑戰。現任公民黨黨魁兼代表公民黨參與“五區公投”的立法會議員梁家傑在接受香港傳媒訪問時,以“虛怯”形容政府的行為,究竟箇中的意思為何?更重要是他究竟相信這項決定是出自於香港政府官員或是中央官員?
 
劉雲問:對於政制及內地政制事務局林瑞麟提出修訂立法會條例,令到請辭或不再出任議員的人,會改由換屆時取得最高的落選者補上, 你認為這修訂是顯示政府“虛怯”,原因為何?

梁家傑答:我首先覺得這個建議是扭曲了選民透過票箱來表達他們支持某一個政黨,或某一位議員的意願。你可嚐試以九龍東二零零八年選舉結果為例,若梁家傑出缺,那就會由社民連的陶君行補上。你若問當年投票予梁家傑的選民時,他可能未必認同把他的票由梁家傑轉移到陶君行,所以,這明顯是一種扭曲。

再者,我們的任期是四年,若出缺的日子是在任期的中間,甚至是第三年才出現,當年的選民可能仍未夠十八歲投票,現在卻可能夠歲票成為選民投票。當然是,當時當刻,該段時空再進行一次授權方是準繩,所以,我覺得他這樣的建議該受疚病的是,它明顯地損害了選民透過票箱履行選擇的權利,同樣對他們投票的意願有極大的扭曲。

至於,我早前說政府提出這樣的建議是表達了他們對民意虛怯的表現,是因為他明顯衝著“五區補選 變相公投”的運動而出現的。他當然覺得五十多萬的市民於去年“5.16”投票,對其作出了巨大的壓力,因此,他一定要堵塞他所謂的“漏洞”,避免政府往後提出一些如《基本法》廿三條立法,極具爭議,衝著香港人的自由、人權,甚至會挑戰香港的法治精神及制度,立法及政策建議的時候,他承受不起再一次受到這非常的民意表達的方式。

問:是否反映香港政府對自己的認受性或香港特首被廣大民眾的認受性,感到不穩,因而盡量避免民眾履行自己權利,作出自己決定的機會?

答:我最近聽聞英國進行了一次全民公投,這次的公投是就其是否要改變大選時,數票的政策而進行公投。這是由社會民主黨提出,它指小政黨現在很難於現階段的制度上有出頭的機會。我們目睹現任英國首相金馬倫,他不獨沒有阻撓公投的進行,他兼且藉公投為保守黨一直的立場,作出護航。他最後且能夠成功,他取得大部份英國人透過公投,票箱的表達來支持保守黨的立場,而毋須改變數票的方式。

所以,特區政府面對五區補選,變相公投的結果後,用盡一切方式,機關算盡來堵塞他口中所謂的“漏洞”,實質上,他對民意表達的途徑的虛怯,實在是躍然紙上,實在毋須加多解釋。 

問:是次的決定, 你相信純是香港政府的內部事務或是受中央政府施壓才作出這樣的變動 ?

答:現在香港的事務已經沒有再由特區政府話事,現在中央政府是無處不在,當然,我們很難提出具體的證據道出,何時兼那位中央官員跟曾蔭權及林瑞麟見面。但是,客觀存在的事實是香港最近的事務,我想事無大小,中央到會有份。
問:根據過去慣例,是次提議相信會得到親政府的議員支持下,獲得通過。民主派的議員將會有何策略應付?

答:其實,我們現在議會的機制即分組點票下,兼得到建制派保皇黨的護航下,我看不到我們可以阻礙這個建議能夠成為法律。但是,我始終深信世界上有公道,把這些事情看在眼內,我們終於會向政府說清楚,他現在的制度製造了很多不公平及不平衡的政策,我們是要求改變。

問:你剛說是次的建議可能會引起很多問題當中包括選民的資格,因而隨時可能引起司法覆核,香港傳媒亦就引起可能的官司向香港政府提問,他們的回答是“會依《基本法》經正式立法程序處理,有信心制度符合《基本法》憲制原則,法院會寬鬆處理”。“法院會寬鬆處理”這幾個字令人毛骨悚然!

答:這相信是林瑞麟自己主觀的論述而已。我相信一旦真的出現司法覆核時,法院一定會稟法判案。

問:語音未落,不禁令人回想當初中央官員曾說行政與司法要互相合作,之後,又再傳出當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委任後,中央官員有跟他見面。現在,是否婉轉地傳遞訊息給法院知,要和諧地處理事件呢?

答:我對於香港司法機關能夠稟法判案,無懼、無畏及無私立足於法律,以法論法,來維護香港法律的尊嚴及司法獨立,我仍然是充滿信心。

問:對於不少大陸、台灣甚至海外的人士都批評指, 香港的政治環境越來越惡劣, 你是民選議員且身處其中,你是否認同這些批評 ?

答:現在在立法會裡,尤其是功能組別及分組點票中,一些立足在香港人最大利益及衝著地產霸權,又或是涉及既得利益的政策,是很難在立法會中獲得支持。這些不平衡亦解釋了為何香港有不少政策為何多年好似得不到一個好的解決。當然,我們十分希望香港能夠盡快出現一個真正,普及而平等,一人一票,有投票權、提名權及參選權的選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