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雲會客室:程翔談未來香港特首應有理念及遠景

周三,千呼萬喚始出來的香港政務司司長唐英年終於向傳媒公開表示,已向特首曾蔭權辭職。不過,他仍說需要時間考慮是否競逐明年的香港特首選舉。雖然,不少政界評論指他的說法是多餘,因為他們相信唐英年競逐特首是必然的事,而香港人亦始終是沒有權選擇管治香港未來的特首。

2011-09-29
Share

不過,香港時事評論員程翔對明年特首選舉卻抱有一個遠景,究竟是什麼,由他親自跟各位聽眾分享。

問:香港下屆特首選舉,两名熱門候選人已呼之欲出,當中包括已表明參選的行政會議召集人,及剛遞交辭職信的政務司司長唐英年。不過,唐英年在遞交辭職信後指,他仍需要時間思考會否參選。你對這說法意見如何?

答:我覺得這是猶抱琵琶半遮臉,這跟范徐麗泰一樣說「想出來但仍要思考」,我覺得現時在這種鳥籠政治下,反映了人不太願意直接面對選民,事實上,普羅大眾亦沒有這選舉權,所以,現在目睹的政治人物都是遮遮掩掩。因此,我覺得這是鳥籠政治的特色。倘若行使民主政治時,你還可以這樣嗎?很早便會被封掉,所以,我覺得這是目前鳥籠政治特別的地方。

不過,我覺得他肯辭職已表示他做好準備競選。所以,我期望這次特首選舉,二人能共同做一場頗真的好戲,儘管你說什麼如假戲真做也好,盡量開拓鳥籠政治中的民主成份,盼望這次是初練,為2017年特首普選積累經驗。

問:從民間的反應裏見到,彼此已好似接受任何一名候選人都要先得到北京的首肯方能競逐,這是否反映民間對爭取自身的投票權或對它的認知度相對薄弱?

答:我相信不是認知度問題,而是知道了又如何?我相信很多人其實都好想投票選特首,只不過,現階段你不能做,即使你關心也無用,頂多變成茶餘飯後的資料而已。人不關心也可理解。所以,這两名特首候選人若真的為香港設想,他們應該在最後這次特首小圈子選舉中,共同做一場好戲,使之成為香港人邁向一人一票普選特首的準備,因為此次二人站出來競選,需要有競選的綱領,要見群眾,要有助選團,更要有說明會道出理念。

雖然,候選人此次只是面對千多名選委而已,但希望能讓廣大市民見到「拜票」這回事,可以在是次選舉裏做預演,讓香港人在2017年普選特首時,該知道如何做。

現時的鳥籠政治,我們毋須再談,當中的弊端已很清楚。我們應該在最後一屆的小圈子選舉,如何將其造成一人一票普選的預演。我覺得這十分重要。

問:你會否過於樂觀?唐梁二人會否上演一場「好戲」?

答:這不是我太樂觀,我亦當然不敢期望,我是希望,這應該是正常的做法,是次選舉五年後,候選人若想再連任便需要這樣做,除非當選者只滿足做一屆小圈子特首而已,否則,五年後是需要面對這問題。故此,與其被迫屆時才做,現在豈不把是次選舉當作一人一票的選舉?現在就開始訓練自己的團隊,操練自己如何面對一人一票。作為預演,這有必要!
此次仍是小圈子,北京仍有操控,他朝要面對群眾時,實在不知是否懂。

問:坊間聽到唐梁二人的名字後,很自然眉宇間縐起,都認為二人不是心目中理想人選。坊間對唐英年的感覺更認為他是中央的扯線公仔,你認為這些看法對嗎?

答:我覺得在一國两制,但中央又十分強勢,特別是2003年後要主導香港事務,及近年間在商談所謂的第二支管治隊伍下,香港的特首或多或少會變成北京的傀儡,因此,我們對唐英年或未來的特首,如期苛責是傀儡,倒不如鞭策他使之明白「一國两制」的原意是使香港成為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作為特首不能把手上的自治權拱手讓人,若是這樣,他就違背了「一國两制」的方針政策。如期指責特首是傀儡,倒不如督促特首用恰當的方式表達香港人的意見。

若每事聽命於北京,個人成為傀儡還是事少,香港喪失高度自治便嚴重了!

問:香港人如何可以督促特首真正捍衛「一國两制」?

答:香港人不應該把現時享受的東西如自由、民主等視為理所當然,這些可以隨時失去;此外,香港人對日漸嚴重大陸化的趨勢,需要保持高度警惕,幸好是次香港大學百周年事件,香港各界的反應強烈,因為大家目睹大陸化的趨勢,已經在不知不覺間嚴重地改變香港的政治文化,這正好集中在港大百周年事件上。

是次港大師生及社會人士都十分合時地站出來,提出不同意見,這做法有助我們捍衛「一國两制」中種種價值。香港人要本著這樣的精神繼續督促特首,不要放棄「一國两制」中賦予香港的高度自治。

《信報》林行止先生曾撰文提及「曾氏綜合症」,他在文中仔細分析香港在特首曾蔭權帶領下,香港已遂漸被大陸的意識形態及政治文化所滲透,使香港原有的價值觀受到腐蝕。他這篇文便可以起到當頭棒喝的作用,我覺得要不斷這樣督促及提意見才可保存香港的獨特性。

問:按你所言,亞洲電視近月間發生的事,你該有特別的感受?

答:是的。若以梁家榮在商業電台接受訪問時的說法,可見到非編輯部的人很明顯干預編輯部,這些某程度是大陸式的政治文化,政治習慣開始侵蝕原有的做法。這十分需要我們注意與及時抵制。

問:近年間,坊間有一強烈說法指未來五年,基本法廿三條一定會在香港立法,你相信下任特首會否一定落實立法嗎?

答:我覺得如果制定基本法之初,能夠刪除廿三條就最好,倘不能,這便變成香港的憲法責任,我們若不欲有廿三條,香港人便應該跟北京談,修改香港憲法,剔除廿三條,若不能剔除,我們便要履行憲法責任。履行憲法責任,有两個辦法:第一個辦法是把我們香港現有的法例作出修訂,以適應廿三條,這樣便毋須再另外立法,即把香港原本可達致廿三條的作用,重新內部立法,適應了它,這樣便毋須再另外立法;若北京仍不滿,我們便要立法,這樣我們便一定要跟北京講清楚。首先,北京很多觀念是我們不能接受的,如北京把一黨專政作為國家的核心利益,我們要一開始便清楚講明,這是香港的意識形態兼「一國两制」不能接受的。此外,我們也要清楚講明,中國共產黨的機密不能等同國家機密,若是這樣,其它政黨的秘密又是否會變成國家機密呢?所以,這是我們要清楚講明不能接受政黨秘密等同國家機密。

另外,在我們「一國两制」的意識形態下,不論政府是天經地義的事,不存在顛覆國家政權罪的事,這些問題,我們必須要拗得清楚。若真要立法,從一開始便要講得清清楚楚,否則你按現在中國境內的做法或定義國家安全時,香港人便隨隨便便被拉,被鎖。

問:你的建議若交予唐梁两名候選人身上時,我猜不少人都相信他們不會接納。這樣,香港人該如何自處?

答:大陸始終要考慮香港的穩定問題。自從前保安局長葉劉淑儀不顧香港人的意願,強行推銷廿三條立法,北京是否想見這或演變成一個怎樣的效果?近年間,我們目睹中國的維穩情況,可以隨便判人危害國家安全罪。用這套在香港執行,這只會弄致香港更混亂,再重現2003年五十萬人上街示威的情景。北京要衡量是否值得冒這險。

我們要靠自己,若我們不出聲,只接受,即使國際間發聲,這也無用。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經濟體,歐洲或美國也要靠中國買他們的國債。所以,若要靠國際間的呼籲,我覺得香港人應該做好準備,一旦北京霸王硬上弓時,我們要抵制。

問:香港廿三條立法是香港內部的事,但是,沿岸的中國人如廣東省或澳門,當地可以怎樣?

答:隨著民主思潮逐步在內地建立,我相信,當局如果在香港的做法太過強硬,內地一樣會有反彈。你不要忘記內地很多人已視香港作為一個可以透氣的地方,如果中共重蹈2003年的行為時,我覺得內地會有聲音。

程翔又認為,作為特首該懂得如何分配資源,他覺得香港的財政資源是足夠的,應該可以好好運用,就以今年派發的六千港元,是不必要的。他認為香港的問題就是沒有一個長遠的施政方針。

他覺得施政理念,要有遠景,兼且要正確。他並且以香港現任及前任特首為例,他十分記得第一屆特首董建華在總結首五年的施政時,董建華曾說:「耗費很多時間拆除英國政府埋下來好多的地雷」,程翔認為,董對一些行之有效的政策,卻因民族主義強要非殖民化,把施政理念放在這點上,所有政府的運作便會出現問題;直至第二名特首曾蔭權主政,曾蔭權常掛在口邊「我要打好呢份工!」,程翔認為,這反映曾蔭權的心是「把檔口看好,便算了!」因此,他認為曾蔭權同樣沒有理念,所以,他認為無論誰人出任香港的未來特首,他/她一定要有遠景及理念。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