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会客室:李鹏飞指特首选举是“马骝戏”

在华人社会里,大家都知道明年是选举年,,如中国领导人换届,香港特首选举,以及台湾的总统选举,那管当中是有真选举或没有选举,总之在准备的过程中,吸引了大量的媒体追访。

2011.11.1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香港自不例外,一直被媒体追访的热门人选分别有前任政务司司长唐英年、前香港行政会议召集人梁振英,及在刚过去的周日,正式宣布不参选的人大常委范徐丽泰。未料,范徐丽泰刚宣布不参选后,语音未落,前任保安局局长,现任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又公开表示,有意参选;这边厢有人热身准备,那边厢民主派亦正协商选出一人参与被香港政界、学术界及普遍市民揶揄的小圈子选举。

这些人的名字已不断被媒体报道,他们亦不断出席任公开场合,聆听大众的声音。但是,彼此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到今天仍然没有人堂堂正正站出来说一声「我参选特首!」

曾出任香港行政局(行政会议前身)成员,又出任立法会议员,兼是创立自由党的创党主席李鹏飞又怎样看这场选举,他又怎看叶刘淑仪高调表示有意参选的说法呢?

「叶刘淑仪一直都想参选,因为她一直都觉得已表态不会支持疑似的三名候选人,兼且会觉得他们治港会有问题,这不奇怪﹐因为她曾是公务员。可是,她现在又开始扭扭拧拧。

所以,香港特首选举变得是一个很滑稽的事,因为到目前为止,仍没有人站出来真正地说:「我想参选特首!」或「我要选特首!」梁振英及唐英年都是这样,大家都在备战,起初又说「疑似候选人。」这证明了关于选特首这制度,非常不健康!有些人在打听讯息,有些则聆听中央的想法。所以,我觉得叶刘淑仪参不参选,根本无关系。

到现在为止,中央政府并没有明确表示他们属意是谁,因此,无论往后谁人选了,我们所谓的特首,做事都会很辛苦,都不会得到立法会的支持,因为他在立法会中没有票。这些备选人都是扭扭拧拧的,给香港人一个非常坏的印象。

到现在为止,我看不到任何一名候选人对香港真正有承担,无论你能否取得中央或一百五十张提名票,这是另一回事!你有无志气站出来,说:「我要去参选!」梁振英、唐英年、叶刘淑仪及范徐丽泰,现在,范太说了不参选,因为年纪大及家庭反对。好,我们就不再理她。可是,其他的人,仍在扭拧!所以,这不独不健康的问题而已。

叶刘淑仪现在说什么都无意思,你现在仍扭扭拧拧,香港市民一定见到!她刚开了会员大会说要作决定,现在又说没有!你说,香港人会信谁出任特首吗? 

参选就是参选,不要说准备参选!准备什么?多馀!」

根据香港《选举法例》今年初的修订,特首选举的竞选费用开支已由过去的九百五十万向上调升至一千三百万港元,故一旦有人表示参选特首,他的选举经费便开始计算,换句话说一张纸,一枝笔,甚至一个人的工作全部都要计算。换句话说,没有人敢站出来讲参选特首是否因为害怕费用的计算?

「费用?谁要耗费一千三百万的宣传费?最重要的是,香港人看不见有人有承担,无人有勇气现在站出来说我要参选,能否取得一百五十张提名票是另一回事,你自己有心参选就参选。

小圈子的选举是香港人不欢迎的,选后施政时会更惨﹐因为有五名参加超级区议会而又成功选进立法会的区议员,你说他们的认受性大或是特首大呢?所以,这选举方式是世界大笑话!」

泛民议员间也在特首选举中,热烈讨论是否派人参选,情况仿效上一届的特首选举,当时公民党现任主席梁家杰代表民主派挑战现任特首曾荫权参选。现时,一直呼声较多,且已先后表态有意参选代表泛民间挑战代表特首建制派候选人的,分别是两名均获连任成功的区议员分别是民主党主席何俊仁及民协的创党主席冯检基。他们参予这场小圈子特首选举,又是否一场笑话?为别人作嫁衣裳?飞哥认为他们另有工作目标。

「泛民的所谓候选人是知道自己不会被选中,但是要操,所以,他们有困难,我不会觉得奇怪,因为他根本不会变成特首。为何说要「操」?因为2017的特首普选,倘若到时真的可以一人一票选特首,你说香港市民会否用同样的方式及眼光看这几人?泛民陪跑,无论是否得到一百五十张提名票,这不是重要,相反,现在有机会的人仍在扭拧,这根本是害了香港!」

作为领袖,除了要兼听能力,承担感、管治能力也十分重要,但是,决断力更是重要,表现得扭扭拧拧,究竟会造成怎样的影响?李鹏飞除了斩钉截铁地表示,它会造成杀伤力,市民会对当事人的能力抱有质疑,他更以范徐丽泰的民望为例,指她原本的民望顶好,但是,就因为她一直犹抱琵琶半遮脸,一直犹豫等待,故令其民望跌得很厉害。

《基本法》说明,出任特首的人不能有任何政党背景,这一个订明已引起不少教授政治的学者予以批评,认为这只会窒碍政党发展。自由党创党主席的李鹏飞又怎理解这法例呢?

「这条法例根本是荒谬!任何政制,立法会里一定要有票,有肯定的支持。选中了,要退党,我未曾听闻全世界的政治架构中有这种政治架构,莫非我们胡锦涛主席要退出中国共产党,之后才能做中国领导人吗?你从中可以想像其荒谬性是如何!所以,谁来出任特首,我兴趣不大。」

直接影响香港未来特首人选,但却被讥讽为小圈子选举的选举委员会,自政改方案通过后,已由过去的八百人上调到今年的一千二百人,由于人数的增多,参与竞逐的各个界别的人士也有增多。今年参选者有1451人报名,较上届1107人的参加为多。单凭数字而言,明显上升,但是,政务历练丰厚的李鹏飞却有另一番说法。

「上一届是八百人,今届是一千二百人,所以,现在不是超额,其实,以百分率计算,今届还不及上届的多,所以,我不觉得今届人数多过上届是一件奇事;再者,内里有三百多人是自动当选,没有竞争!」

刚刚完成的区议会选举,建制派大获胜利。根据香港媒体的报道,亲建制的人士由各出其谋进入选委会,如政协委员刘梦熊竟放弃从政协界别参选,改由他年初经朋友认识孔教学院院长汤恩佳后,称对孔教产生浓烈兴趣,认为孔教能带领国家以德治国,化解社会矛盾。于是,便以孔教学院的10个选委之一的身份,在无须竞争下自动成为选委之一,把票送给他已公开声明支持的梁振英的票箱里。

飞哥又是否相信,选委会同样又建制派垄断?

「这肯定的,所以,民主派争做候选人,其实,只得一个「争」字,他们其实知道要做特首,在现阶段是无得做!他们为何争,有其原因,因为要看2017时能否有足够的一百五十张提名票而已!我自己估计,倘若泛民连一百五十张提名票也取不足时,除非建制派一定要见到有两人去选其中一人是民主派,另一人是建制派的人,这其实是最符合北京所期望的情况。

我觉得市民是要留意,民主派是否取得一百五十张提名票,倘若取不足够,我可以给你担保,这一千二百名提名委员会的成员就是下一次的提名委员会了!若泛民的候选人取得一百五十张票,下次的提名委员会便有机会改变。所以,这种政治游戏,领导人玩残香港,加上,个人又没有决定能力要选特首的心态,人人在等,所以,什么疑似候选人,准备参选,这全是废话!对没有权投票的香港人而言,根本不只是一出滑稽的戏,而是是侮辱香港人的政治智慧。」

香港的政治发展到达如斯地步,中央政府的干扰是否最主要的原因?

「当然是最主要的原因。不管是否特区,总之,中国共产党就是中国的执政党,其他党派的人做了特首都要退党,否则谈的机会也没有。所以,这套选举机制,不只是一出滑稽剧,根本就是侮辱香港人的政治智慧。」

香港人在这阶段可以怎样?

「什么也做不来!倘若说民望是非常重要的,林瑞麟怎能做到政务司司长?论他的资历也不足以出任,从民望看,他是众司级中最低民望的一人,但仍然可以做,所以,中央政府理会民望吗?这不是我个人意见,是众人皆睹这现况,说滑稽戏已是十分客气,是马骝戏!」

哪中央是否要一名乖乖听话的人?

「最好就是又听话又有本事,但是,这类人,香港不存在!」

也许不少听众可能不太理解,究竟特首选举如何小圈子?根据香港的选举法,香港的特首要由一个选委会选出,能够成为选委会一员,前提也要经过选举,但是,一些界别如立法会议员、宗教界的选委就可以完全毋须经过竞逐,自动当选。至于特首候选人就一定要取得获选的选委会内一百五十张提名票方能入闸参选。换句话说,选委会内一千二百人就决定了香港逾七百万人口的命运,而这选委会的组成,往往又集中地落入一些大家族,大财团,且以上市公司长和系,香港首富李嘉诚为例,他个人便以地产界参选,儿子李泽钜就从政协界出线,但还有另一名儿子李泽楷。另一个大财团新地系更是积极,共十人出选,除了两名副主席郭炳江和郭炳联分别循地产及建造界和商界出选,郭炳湘则循政协出选,再者,九仓主席吴光正循政协界出选,儿子吴宗权就出选地产界。恒地系主席李兆基出选地产界,儿子李家杰出选政协界。

其他的财团,如新世界、信和、恒隆、嘉华、合和、鹰君、瑞安、太古等多家地产财团或银行界分别都由高层领军参选。总之,七百多万市民的命运,除了给一千二百人决定外,更是被一少撮财团操控。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