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会客室:朱凯迪--自驾游揭粤港政府黑箱作业

香港近日除了就现任特首及特首候选人的诚信及个人操守谈得火热外,下月起,香港政府便开展第一阶段的粤港自驾游,同样引起不少市民关注。

2012-02-23
Share

根据该计划,两地政府协议先容许香港私家车车主申请驾车到广东省,但时间顶多七天。不过,不少民众十分忧心,计划推行后会因为交通安全及空气污染等众多问题,个中理据少不免跟现时中港两地汽车驾驶軚盘明显不同之馀,香港道路窄小,经常出现人车争路的情况,忧虑中国境内的司机不熟悉而发生交通意外,当然,更有人因目睹不少中国境内司机驾驶态度的恶劣,而畏惧不已;另方面,也有人忧虑现已稍稍改善的空气质素会因计划转差,再成为严重问题。在刚过去的周日,多个民间团体更自行组织一个「反自驾游」的游行示威,大会称有1,500人参加,组织是次活动发起人朱凯迪指,游行有两个目的,除了是针对粤港驾驶计划推行下,明显带来交通与空气问题,这跟香港人现时希望有的城市生活与环境质素,背道而驰;此外,计划亦发映了两地政府的黑箱作业。

「一个政策的出现不是一朝一夕便出现,特别是一九九七年回归后,我们看到特区政府跟国内不同省市或北京,一步一步安排落实他们心目中香港要走的方向。自驾游其实已是相当后的阶段,回想当初,香港有数个较大型的基建都是在中港协定下做如港珠澳大桥、莲塘口岸及深港西部通道。

当初,香港人没什么条件可以反对,中港两地政府签约后,香港便拨款。当一个跨境兴建工程出现时,香港当初并没有清楚思考,它进一步一定会思考如何放松车辆驶进香港。我相信现时香港人对民生带来的压力,致不得不反省这经济的发展方向是不是我们想要,继而再牵动我们就自驾游提出异议。有市民好似醒悟了,发现我们过去好似不用担心的一些政策,透过电视机看到林瑞麟或唐英年代表我们签一些协议,原来对我们的日常生活会带来很大影响。」

市民忽略政府施政的方向,或者无力参与政策的讨论,后果自然要承受,但是,一个政策的好与坏实不容易一下子可以洞悉,但是,要阻止一个已如箭在弦的计划,肯定会招来众多猜疑。朱凯迪如何理解坊间一种说法指,反自驾游是近期中港两地市民文化冲突下,必然出现的结果?

「气氛一定有。但是,我作为组织反自驾游的负责人,我正好是想突破这一种想法。我们不觉得挑起这种中港族群的矛盾,或索造成族群的对立是对我们好,所以,我们想利用自驾游这议题。自驾游这议题本身可变成一个对立面很强的事,倘若我们强调大陆的司机俨如禽兽,来港后驾驶宁愿撞死人也不要撞伤人,好似广东省佛山市小悦悦事件中那名司机一样,这是可以发展的方向。可是,我们坚决地拒絶这方向发展。我们提出的是,每事出现的由来,这事首先你可以目睹是政策的问题,其次便是市民没机会参与政策的制定,不管是本地或是跨境所带来的后果,所以,我们希望将矛头指向此部份。」

朱凯迪谓,自驾游计划反映了两地政府自行制定政策,事前并没有谘询人民的意见,令市民蒙在鼓里之馀,有关计划亦漠视了香港多个民间团体不断提出,要求关注香港城市人生活质素的诉求,不少团体如支持踏单车替代汽车的团体他们要求香港是以单车及行人优先,并非是一个鼓励驾驶私家车的城市,所以,在是次游行中也有不少踏单车的团体参与,可是,这股声音在翌日的香港传媒道上,并不明显。朱凯迪却不同意。

「不同意,因为游行后的翌日,目睹不少香港传媒的报道,至低限度,影象上见到不少单车,不少团体发言乃是从本地道路或城市规划政策提出质疑。我觉得要慢慢透过实践,令到市民或舆论都觉得这是出路。我记得当年反高铁的时候,高铁是一个中港跨境融合的基建,但是,当时我觉得香港不少市民都关心此事,他们关心的理由并不是因为憎大陆人,所以,我的意思是,不是一定要挑起对他人的仇恨都能够动员市民参与一个社会行动。香港是可以做得到。」

纵使,朱凯迪及其他民间团体有不同的诉求,也有不少良好意愿,可是,香港政府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郑汝桦及其他官员更多次在立法会以致其他场合都坚称,下月推行的粤港过境私家车是第一阶段,只容许合资格的香港五座位或以下的私家车申请到广东省短暂逗留不超过一周,第二阶段的试验计划,仍未有订定具体推行时间,朱凯迪又相信吗?

「他们讲大话,第一,香港及广东省政府在二0一0年签署合作协议的时候,述明是一项跨境的自驾游计划,因此,签约的基础不只是车往大陆,大陆车也会来香港。所以,阶段分一、二,只是在执行方面的步骤;另方面,我们目睹香港特区政府在数年前在立法会上讨论港珠澳大桥兴建时,他已就跨境汽车的问题已有一段文字说明,就是说尽快在深港西部通道落实自驾游的计划,使我们在港珠澳大桥落成后都可以实行这计划,故此,并不是摸著石头过河,而是一个思考良久兼盼望在各个跨境新起基建落实的事情。」

粤港政府良久步置下,现时,要求停止自驾游计划,会否俨如把斥巨资兴建基建的钱抛到大海?

「我觉得并不是需要那么悲观。我觉得现时的香港人十分需要透过过这些事,那管是一桩少事,可以慢慢看清楚中港政治的格局,就是这些咵境的基建上,我们一直没有发言权。我视今次的运动是争取发言权的过程,虽然,跨境的基建已建了,是次要求停止自驾游的行动看似有点怪,但是,争取发言权有其一定性的作用及对香港的重要性,我相信有很多经济或民生的事务,会随著政治而变,届时便会知道。因此,倘若我们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反对自驾游的运动,香港人要在整件事上参与,由构思以致落实,这样我们便会问两地政府是否有胆量把权给香港人?他若把权给我们,我们便在香港商讨,倘若商讨后仍有声音说不要浪费基建,那就不浪费。所以,关键是我们要透过这些运动修正九七回归后,架空香港人参与权中港融合各样的政策。当然,香港整个宪政都需要检讨,有声音要求修改《基本法》时,原来香港并未有建立修改的基制,又当我们要求修改时,才发现原来是不容许我们修改的,所以,你会质疑这是什么样的法例?这些都是我们回归后经过十多年的经历,能够慢慢目睹的事情,且也是慢慢透过抗争及发声而要取回自己的主导权。」

香港立法会较早时在亲建制的议员护航下,引致议员未能就有关计划公布后引起社会关注而动议搁置的诉求,香港人往后又如何可取回自己的参与权?

「我不懂如何回答。我们都要反问自己,我目睹多个不同性质的节目都有就自驾游进行民调,结果是超过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反对,这情况下,我想问香港人「政府在这么清楚的民调下仍旧漠视,我们该怎么办?」这类情况其实不独在自驾游计划中出现,在特首选举候选人唐英年身上也同样出现,在这已预先扼杀你的制度上,你如何突破?做民调可能容易,但是,如何突破呢?这很困难!自驾游是一件很小的事,但是,你要突破至其停止,是需要很大的力气参与。我希望香港人有这样的身心的准备参与这斗争。」

事件上,民建联、工联会及工商界的立法会议员认为自驾游需继续推行,以代表中小企为名号的自由党都认为计划要推行,不过,就认为只容许香港的汽车北上,不准大陆汽车南来,「反自驾游」的发起人之一的朱凯迪又是否接受?

「我觉得这很刻突。香港人若仍抱著这样的心态是十分要不得。他们都能够讲出很多理由如大陆的路宽阔一点,不要浪费已购买的车辆等。我从环境的角度出发看这事,是反对我们仍在增加香港私家车的数目,倘若仍有人制造诱因使香港的人因可以北上自驾游而增多购买车辆,我是非常反对的。这协议既然是双向,从策略上而言,有人现在若因自身的利益而自投罗网申请北上,他是置香港人于一个很不利的位置,因为我们届时实在很难反对南下,整个计划是北上南下,故若要推翻整件事,我们便需要从它的源头开始予以否定。」

那么,怎样唤醒那群图申请北上的香港车主停止申请?

「我觉得都需要一些行动。我相信届时有很多媒体会关注,他们会到申请的地方,我希望有些行动可以进行,至低限度可以呼吁他们停止申请,倘若能够透过媒体让这呼吁清楚地传递,我们便有机会可以看到申请可能不太踊跃,某程度上便可反映运动是否成功。」

有否估量计划落实后,对香港造成的损害会是怎样?朱凯迪现时政府公布的数目只不过是数十至数百部,但是,他估计两地政府原有的想法应该是五个位的数据,他相信,真正的大影响可能会是五、十年后,所有大型的基建落成后,就会有很大的诱因大幅加速两地车辆的流动,届时可能是数千至万部的车辆每天往来,问题届时便会较现在所想象的会更突出。

本港注册车辆约有62万架,每日约30万架在路上行驶。环保人士、创建香港行政总裁司马文较早时向香港媒体表示,按政府的计划计算,倘大陆的私家车同样可来港停留七天时,香港会增多56万辆车行驶。健康空气行动项目主任王灿妮则表示,内地汽油含硫量与香港差约十倍,故担心香港汽车北上后会注入大陆境内价格相对廉宜的汽油回港,届时定必令本港空气污染恶化。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