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韬政论】警察治港下的类戒严

2022.05.1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文韬政论】警察治港下的类戒严
粤语组制图

前警察头子李家超在没有落选人的香港特首「选举」中以超过99%压倒性的1416票当选,整场「大龙凤」复制中国选举的模式及结果,国际社会对此选举结果表示关注。或许大家都不会想到,李家超甫当选便施展下马威,以触犯《国安法》为由,抓捕包括知名歌手何韵诗及前天主教枢机主教陈日君等多人,凸显「警察治港」的实力,顺便向习总书记展示当侍从的忠心,此举势必引来国际社会的挞伐。然而,既然北京能钦点受到国际社会制裁的李家超当特首,就表示习总的政权不会介意国际观感,西方国家不痛不痒的声明更是发挥不了甚么制衡的作用。

香港正式进入类戒严的时代,习总书记及其侍从李家超未来将会以恐惧治港。其实根据香港民意研究所的定期民意调查,「反送中」爆发后,李家超的民望净值长期处于负值;在2019年10月的民望净值为负63.4%。香港研究协会今年4月初的民调显示,其得分为2.25分(满分为5),处于不满意水平。近日政府公布中小学教师离职率高于百分之七,情况非常严重,可见作为最有见识的一群人已经用脚投票。不过,北京既然不介意起用民望如此低的人选当特首,就是代表不在意大家对他的期望。

2020年在中共使用「杀手鐧」《国安法》后,反对派原议员不单无法参选,更被港府以曾参与初选违反《国安法》为由将他们起诉,大部分人不获保释,而审讯过程一拖再拖,变相在未审先判下已经坐牢一段日子了。中共后来「全面完善选举」机制设下了种种参选限制,反对派政党明白中共的意图是赶尽杀绝,根本没有胜算,加上狱中战友被罗织莫须有罪名,故决定集体杯葛延后至2021年的立法会选举。

缺乏了反对派监督的立法会形同一言堂,任何恶法未来都可以按照北京的意愿通过,香港连仅有的一点点民主元素都没有了。政府缺乏监督,整个架构的螺丝就开始松脱,之前香港疫情超级大爆发的期间,就出现多宗政府领导层成员违规群聚,亲中政党民建联出身的民政事务局局长徐英伟及一名总惩教处主任被去职。虽然特首林郑主动处置,但是这些官员胆敢公然违规,跟缺乏监督不无关系。

《时代革命》中受访的著名香港资深媒体人李怡指出,没有民主就没有自由,的确如此,《国安法》在没有经过香港民主讨论就被强加在香港人的法律中,香港人当然就没有了自由。《国安法》通过后,《苹果日报》及《立场新闻》先后被「抄家」,相关媒体工作者及领导层被抓,主动停刊的网媒如《众新闻》比比皆是;另外包括民阵等几十个民间团体宣布解散,就连具有相当高国际声誉的国际特赦组织也撤离香港。

中共在反送中后这段三年多的期间内以防疫为名禁止所有社会活动,全港被失败主义笼罩。《时代革命》纪录了一段可歌可泣的失败历史,但以失败主义来面对这暂时的失败,最终不会迎来胜利。另一部刚结束在台湾上映的反送中电影《少年》带出一个核心思想:「纵使徒劳无功,绝不无疾而终。」然而,在类戒严的状况下,决定留港或流放他乡的大家能如何自处,能够如何继续抗争?

- 梁文韬 (台湾成功大学政治系教授)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