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中國】公安這「產業」 從「嚴」可治警?

2019-05-1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5月7日至8日,全國公安工作會議相隔了16年再次召開。新華社報道,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出席並發表重要講話。這名三位一體的大陸政權第一號人物,在會上講到:「政治建警、改革強警、科技興警、從嚴治警」十六個字。習近平的「政治建警」就是要公安必須擁護、無條件地聽習近平的指揮。從字面上看,習近平對公安警察的要求,比起軍隊要求「政治建軍、改革強軍、科技興軍、依法治軍」只差一個字有所不同。習近平要「從嚴治警」就是要像軍隊一樣,拿下公安警界各類大老虎、小老虎。他不能夠容許警界的權力成為官員們看家護院的走狗和肥私的工具,他要把警察的權力也關進籠子裡。

很多評論說,這是習近平在「八九六四」30周年前和中美貿易戰的收官階段作出的防患於未然之舉。中共高層不斷地提醒自己,要防止「灰犀牛和黑天鵝」的出現。中共害怕在「八九六四」30年之際,人民借助道義的力量揭竿而起。中共更加懼怕中美貿易戰帶來經濟下滑,人民的不滿情緒會像火山爆發一樣不可阻擋。筆者看來,這些議論都有其道理。

坊間都說,習近平在十八大之後,就已經大權獨攬。16年前,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的胡錦濤在2003年的全國公安工作會議也發表過重要講話,那時的中共總書記權力可沒有今日習近平的集中。

其實,中共十八大至今,習近平每一天都要和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領導過的軍中各級領導,還有腐敗分子展開爭奪槍杆子的權力鬥爭。習近平利用反對腐敗完成了軍隊改革;要奪取刀把子,則是他掌握軍隊權力之後的第二個套路。

大陸曾有過警察改革,即將公安為核心的司法向法院審判轉移。警權在胡錦濤時代本來通過改革已經開始弱化,時任政法委書記的周永康則將警權回歸,各地政法委書記兼任公安廳長、局長。政治警察(簡稱國保)的權力擴大,則是由江澤民時代開始。

當下中國,國保有持無恐,各級國保在打擊法輪功的維穩任務中獲取了大量的活動經費。六四民主運動後,法輪功群體出現、基督教家庭教會出現、老兵維權群體出現、流失土地農民出現、城市被下崗工薪階層和畢業就失業的大學生群體出現,為國保這個產業提供了源源不絕的活動經費。

今天的中國,農民工群體也可以成為不穩定因素。國保就抓住高層怕失去政權和對權力的病態心理,使打擊法輪功成為了一種產業,可以攫取額外經費。有了經費,地方各級公安和政法部門就形成了分肥的格局。國保和不務正業的國安甚至互動,不斷地給中共製造假想敵人。結合官員怕丟官的心態,千萬訪民也打入了準敵對勢力。這就是中國維穩經費可以高於軍費的原因所在。

改革開放之初,律師是公安、法院、檢察院的對手,律師要求公安警察依法辦案。但是,公安警察不習慣律師出來挑刺他們辦案。胡錦濤時代開始,大陸的律師事務所要成立黨支部大行其道,律師要聽黨指揮也大行其道。只要敢與公安對著幹,一律打成破壞穩定元素。因此國內有了王全璋、周世鋒、屠夫等死磕律師。709冤案就是一個國家的律師,替百姓維權的法律代理人,竟被打成顛覆政權的活證。

這次全國公安工作會議,習近平講話的第二個重點是「要處理好維穩和維權的關系,要解決好合理合法的訴求」。中共啥時候大興政權維穩之態?毛澤東從1950年的鎮壓反革命開始,到文革結束,政權維穩沒有消停過一日,所以才有「階級鬥爭天天講」一說。到了胡錦濤,1989年公然製造出班禅大師和達賴要分裂中國的假情報。鄧小平、陳雲收了胡的假情報,抓住班禅大師想回西藏走走看看的思鄉之情,趁機捏造了所謂分裂國家的恐怖。那時,始作俑者還有習近平出席公安會議同一天被最高檢起訴的原國際刑警主席孟宏偉。孟宏偉當時是公安部首批派駐西藏、有北大法學文憑的公安第三梯隊重點培養對象。孟是個政治保衛警察,更是中央派給胡錦濤的情報和安全助手。

筆者在大陸當記者期間,揭露過胡錦濤、孟宏偉一手製造班禅和達賴要造反分裂的假情報。89年,胡錦濤帶著鋼盔、手提沖鋒槍在拉薩大開殺戒,因此胡錦濤被鄧小平誇獎:「遇到大事穩得住」,「敢於在關鍵時刻下黑手之人才必須重用」。從這以後,時任北京市長陳希同、北京市委書記李錫銘,都學會了向鄧小平打報告。89那一年,陳與李兩人說,北京和上海的學生市民,就是要打倒共産黨。到了江澤民時代,孟宏偉、馬健、傅政華等,就把前面提到過的群體通通打成敵對勢力,製造了敵人的人因此而被重用,這就是中共的「因果輪迴」。

- 趙岩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