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中国经济难以持续发展的制度原因


2001-01-11
Share

中国经济在自一九七八年以来的二十多年间取得了令人瞩目的发展。国民生产总值的年均增长速度达到了近百分之九;以商品短缺为特征的卖方市场已经变成消费者有较大选择余地的买方市场;外国投资从无到有,中国已经成为外国投资最多的发展中国家;对外贸易与国民生产总值之比也由二十多年前百分之十五增加到百分之四十多,中国已成为世界上第九大贸易国。 但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速度在过去几年里明显放缓。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速度在自一九九四年到一九九九年的六年间不断降低,失业人口明显增多,外国实际投资额在过去的三年里也逐年减少,对外贸易的起伏也十分大。中国政府在过去的几年里四管齐下,采取了前所未有的扩张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收入政策和贸易政策,终于在去年挡住了经济增长速度的不断下滑。但是,人们对中国能否在今后几年里实现持续的经济增长仍然持怀疑态度。在我看来,这种怀疑是有道理的。 根据这几年经济增长的趋势看,中国经济增长的颓势并未改变。经过中国政府多年的努力,虽然去年全年的经济增长速度要高于前些年,但是到了第四季度,经济增长速度已经放缓。其力不从心可见一斑。中国经济的颓势难以改变,一是因为中国政府规模空前的刺激经济的财政货币政策已经实行到了第四个年头了,其积极作用恐已到尽头,而消极作用,诸如通货膨胀、结构扭曲等将日渐显现;二是这一政策本身也难以为继,因为发行国债也好、扩大银行贷款也好,都需要有经济效益来支撑,无法无限制的扩张,而几年来,中国的总体经济效益并未见好转,而且近年来对国有企业的支持使得社会的投资结构进一步恶化,效益更低;三是这几年来中央政府忙于追速度以求的其统治的合法性,对那些妨碍经济发展的深层次的问题一律采取回避态度,这些不仅没有为中国经济从根本上走出困境作出贡献,反而为长远的经济增长的进一步设置了障碍。 更为重要的是,从中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来看,中国经济改革和发展已经经过了成本最低的阶段,任何进一步的改革和发展都将比过去困难得多。 有学者称中国经济改革的第一阶段为"帕累托改进”,就是说通过政策的改变,社会上一部分人的利益得到了改进,同时没有人的利益受到损害。因此,经济能以成本较小的方式发展。中国改革初期在农村实行农业生产责任制、在城市改变过去那种重工业发展优先的战略,实行轻纺工业优先的发展战略等等,即是如此。在这一时期,发展的主要障碍来自于意识形态,如果集权政府的最高领导人有改革意愿,这一意愿与基层老百姓的愿望符合,意识形态的障碍是能够突破的。 中国经济改革的第二阶段为"卡尔多改进”,在这一阶段,政策的改变在使得一部分人获益的同时也将使另一部分人的利益受损,但是总的说来社会的总收益大于社会的总损失,只要政府有足够的权威和手段补偿那些受到损害的人们,经济的平稳发展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中国自八十年代末期到九十年代中期处于这一阶段。无论是"帕累托改进”还是"卡尔多改进”,经济增长的基本动力都不会失去。 现在中国的情况是,一方面,中国经济发展到了需要付出较高成本的阶段,经济的发展需要进一步调整现有利益格局;另一方面,中国政府的官员甚至政府机构或是自身被既得利益所束缚,或是为制度性的腐败所累,丧失了进行社会调节的信用和能力。因此制度变革和经济发展不可避免地被卡在瓶颈。这是中国经济难以持续发展的根本原因。 当然,这仅仅是从制度变革的层面分析中国经济问题的根源,中国经济的技术结构的变化,国际环境的变化,也都对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有所影响,那是另一个的话题。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