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評論:從朱鎔基重慶講話看2001年的大陸經濟政策


2001-01-21
Share

最近,朱鎔基總理視察了重慶地區,并對2001年大陸的經濟政策作了一番宣示。讀罷朱的講話,總的感覺是,大陸經濟政策沒有新意也沒有信心。 朱鎔基以前不喜歡照讀秘書班子寫的講話搞,但是,朱在重慶的講話,通篇都是官方文件的套話和空話,极其令人乏味。這說明朱鎔并沒有什么新東西可說,只好照本宣科。 但是,朱鎔的講話确實反映了大陸當局所關切的經濟問題。2001年,大陸當局最感不安的經濟問題第一就是農民收入問題。朱鎔在講話中首先強調了江澤民最近作的指示:"進入新世紀,鞏固和加強農業基礎的工作仍要堅持不懈地抓下去,一刻都不能放松。"接著,朱鎔基就重复了他的一套老生常談:調整農業結构,用保護价敞開收購余糧減,輕農民負擔。這些政策,已經實行了几年,但顯然未見成效。因為,農民的收入還在下降,而且,已經到了相當嚴重的地步。這一點,在朱容基的講話中也反映出來了。朱在講話中說:要積极推進農村稅費制度改革,從根本上減輕農民負擔,讓農民休養生息。許多人都知道,"休養生息"四個字,在中國政治術語中的特殊含義,如果不是朱鎔基知道農民對收入非常不滿,是絕不會用這四個字的。 朱鎔基感到擔心的第二個問題是國有企業這個老問題。雖然大陸當局大肆宣傳國企改革達到了三年脫困的預定目標,但是朱鎔基不得不承認,"這只是階段性的成果,基礎還不穩固"。國有企業的老問題依舊:"一方面缺乏應有的激勵机制,存在一些企業領導人的收入報酬与其承擔的責任不相适應的問題;另一方面又缺乏有效的監督和約束机制,存在有些企業領導人收入過高的問題"。朱鎔基顯然對國有企業能否維持減虧的勢頭缺乏信心,他特別告誡各級政府,不要向企業伸手,"予取予求"。問題是,有什么机制可以阻止政府"予取予求"呢?朱鎔基承認"予取予求"問題存在的本身,就是一個証明,國有企業還在受到政府的隨意干預。而只要這种情況不能被制止,國企改革都是騙人的空話。 朱鎔基關切的第三個問題,是城市工人的收入問題。他說,"一定要确保國有企業下崗職工基本生活費和离退休職工養老金按時足額發放,當年決不能再發生拖欠。同時,要做好失業保險和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工作。要使"兩個确保"真正落實到每一個保障對象,使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落實到每一個困難家庭。" 大陸的財政收入連年高速增長,政府又大量舉債,但是對下崗職工和离退休職工養老金拖欠的問題缺越來越嚴重,以致朱鎔基不得不把這個問題放在2001年政策的优先地位。這一方面說明,大陸的城市失業相當嚴重,需要轉移支付的數額非常巨大,同時,也說明大陸的財政支出管理混亂。各級政府不顧政治后果,拖欠養老金和貧困補助。這個問題已經對大陸中央當局造成了非常大的政治壓力。2001年,朱鎔基將不惜一切代价,解決這個問題。 不難看出,進入二十一世紀,大陸的經濟決策者面臨著全面的壓力:農民收入下降,國企效率不高,城市失業嚴重。而大陸當局卻拿不出一套給人以信心的政策來,只是窮于應付。大陸經濟政策出現的這种沉悶保守的局面,并不奇怪,一方面這是因為當權者确實思想枯竭,拿不出新的思路來,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政治周期所至。2002年是大陸最高權力交接的一年。朱鎔基將下台,所以他無心制定長遠政策。對其他領導人來說,鹿死誰手還在未定之天,因此也就無心過問。不過,對中國的老百姓來說,這不是好事,大陸經濟的危机如果繼續發展并与政治危机相聯,就可能導致難以控制的局面。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