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評論:增值稅害人不淺--評廣東騙出口退稅大案


2001-05-20
Share

最近,大陸當局開始審判廣東潮陽、普宁地區利用虛開增值稅發票騙取中央巨額出口退稅的大案。据大陸官方媒体報道,在短短一年多的時間里,此案已經涉及的交易額超過三百億元人民幣,涉案地區從中央財政中騙得三十多億元的出口退稅。目前已經有十余人被判處死刑,相信還會有更多的人因此案而送命。 自1994年朱(金容)基實行以增值稅為主体的新稅制以來,大陸因虛開增值稅發票而被判死刑的人數如果沒有上万,也要以千來計算了。但是,正如此次廣東大案所揭示的,如此嚴刑并沒有能夠嚇阻更多的人以身試法,虛開增值稅發票在廣東的一些地區簡直成為一場"人民戰爭",卷入的人數之多,大有民不畏死的味道。 當你在電視机的屏幕前,目睹那些行將被押赴刑場的犯人的表情時,很難不被他們的從容所震撼。這是一些為自己的貪婪而付出代价的人,但是,人們也禁不住要問:虛開增值稅發票該當死罪嗎? 1994年,朱(金容)基和他的智囊們把增值稅當作最理想的稅种,引入中國大陸。其實,他們對于增值稅的知識十分有限,主要是受到西方教科書的影響。按照西方的教科書,增值稅僅僅對經濟活動過程中的增加的价值部分征稅,從而避免了對上游產業的重复征稅,因此,增值稅對各個不同的產業一視同仁,十分公平,有利于形成合理的經濟結构。朱(金容)基和當時新稅制的設計者們沒有想到的是,有關增值稅的這些說法僅僅是書上的理論。他們沒有問自己一個十分簡單的問題,既然增值稅如此优越,為什么世界上多數國家都沒有實行增值稅呢?一些國家和地區,甚至試行過增值稅,但不久就放棄了,他們更沒有去了解,是什么原因迫使這些地區從這個"先進和科學"的稅制退回到"落后"的稅制。 世界上沒有一种完美的稅,各种稅都會對經濟帶來一定的副作用。增值稅也不例外。因此,決策者必須根据一個地區和國家的具体情況,決定選擇那一种稅,作為政府收入的主要來源。實行增值稅有一個前提條件,那就是政府有足夠的能力來防止企業夸大支出,少報增加的產值,從而達到少納稅的目的。這意味著:企業必須達到非常高的簿記標准,同時,政府有非常高的審計能力。而這兩點,一般發展中國家都作不到。中國大陸,不僅是一個發展中的經濟,而且欺上瞞下的行為十分普遍。對大陸社會經濟情況略有常識的人都應該想象得到,一旦實行增值稅,虛報成本的問題會十分嚴重。 但是,在一個專制的政治体制下,決策失誤容易發生,而糾正錯誤的政策則十分困難。增值稅就是一個突出的例子。從宏觀經濟的角度,增值稅有一個特點,就是打擊投資。与所得稅不同,增值稅不管投資者是否贏利,只要一開工,就要納稅。這种稅,有利擴大政府收入,但是,從長遠來說,對經濟發展十分不利。目前大陸經濟私人投資乏力,原因之一就是投資人未獲利而先交稅,投資風險加大。盡管有許多人反對增值稅,但是朱(金容)基一意孤行。 增值稅最悲劇性的發展就是把許多人吸引到虛開增值稅發票的危險游戲中。因為大陸企業的簿計要求不嚴格,政府審計能力不足,增值稅的實行讓許多人覺得有空可鑽。起初,一些人私印假的增值稅發票,這無异于印假鈔票。后來,大陸當局一方面對私印增值稅發票的人實行重罰,一旦被抓獲,就判死刑,另一方面,提高了增值稅發票的印制質量,提高了假冒的難度。這樣一來,要虛開增值稅發票,就不得不買通大陸的稅務部門,得到真的增值稅發票。 朱(金容)基1994年的稅制改革,一個重要的目標就是提高中央財政收入的比重,這自然遭到地方利益的抵制。從此次潮陽、普宁的案情來看,地方政府用保護虛開增值稅發票來從中央財政中獲取利益成為大陸中央和地方利益沖突的一种形式。如果沒有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在財政上的利益沖突,廣東騙取出口退稅的問題不會發展到如此猖狂的程度。 從中央政府的角度來講,如果听任廣東大規模騙取出口退稅的行為發展,將會使經濟完全失去控制,因此不得不使用一些手段打擊廣東騙取出口退稅的行為。從他們的角度看問題,打擊虛開增值稅發票、打擊騙取出口退稅和打擊制造假鈔票一樣,都是為了維護基本的經濟秩序。但是,站在客觀的立場上來看,大陸當局使用包括死刑的极端手段來打擊虛開增值稅發票的違法行為,并沒有十分充分的理由。畢竟,一個國家不能沒有貨幣,但是可以沒有增值稅。如果用另外一种稅,比如所得稅來取代增值稅,對中國大陸的經濟可能更好。在這樣的情況下,大陸當局硬要用殺人來推行一种可能有更好選擇的政策,就很難為其合理性和公正性辯護了。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