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評論:新市民的挑戰--二評大陸戶口制度改革


2001-09-23
Share

大陸當局正在對戶口制度進行改革,改革的主要內容是在多數城市對農村居民逐漸開放戶口。對于這一改革,有人認為意義重大,而有些人則不以為然。後者的主要依据是,大陸遷徙自由早已是既成事實。十几年來,千千万万的農民雖然沒有城市戶口,但已經生活在城市打工經商,甚至購房置業,生儿育女。獲得城市戶口并不能給進城的農民帶來多少實質性的好處。這种看法大大低估了"城市戶口"這個名分的作用。 中國有句古話,名不正則言不順。任何名分總是與一定的權利和義務相聯系的。要給進城農民城市居民的名分,立即產生一個問題,就是要不要讓這些新市民享受與老市民同等的權利?目前,還沒有看到大陸當局對這個問題的具体規定。不過,可以想象,這個問題會令制定新政策的人大傷腦筋。 從原則上講,既然都是城市戶口,新市民與老市民不應有兩樣待遇。但是,如果對新老市民一視同仁,大陸當局將面臨許多難以解決的具体問題。比如子女受教育的權利,目前的政策允許新市民享受老市民同等的權利。進城農民一旦轉為城市戶口,子女上學就無需象以前那樣,支付一筆數目可觀的所謂"就讀費"。如果新市民所在城市的教育資源比較充裕,則新老市民的利益不至于發生沖突,但是,大陸有報道說,一些地方的老市民已經開始感到新市民的威脅,與他們爭奪有限的城市教育資源。 最要害的一個實際問題,是新市民能否享受對城市貧困居民的補貼。目前,大陸當局為了穩定社會,在大中城市實行所謂"最低生活保障"的政策,也就是劃定了城市貧困線。對于收入水平低于貧困線的城市居民,給予補貼。麻煩在于,大陸的城市貧困線遠遠高于多數農村地區的一般收入水平。比如已經開放戶口的石家庄市,其貧困線在每月150元-200之間。相當于每個人年收入兩千元,超過大陸一半以上農民的正常年收入。而上海、北京等大城市的貧困線,更高達年收入3000元以上。因此,如果對新老市民一視同仁,城市將會被來自農村的貧民大潮所淹沒。顯然,大陸當局將 ㄠo不采取所謂"新人新辦法,老人老辦法"的歧視政策,從而在新市民和老市民中間再次正式劃出一條身份的界線。 有人會反問,如果大陸只允許那些比較富裕的,或有納稅能力的農民進城,而繼續把貧困農民拒之城外,豈不是沒有區分新老市民的必要了嗎?目前許多城市當局正是這樣做的。但是,"嫌貧愛富"的新城市戶口政策,會遇到兩個問題。第一,人生無定,今天的富人可能是明天的窮人,而政府不可能因為一個人由富變窮而取消其城市戶口。第二,從戶籍管理的角度來看,嫌貧愛富的城市戶口政策將會繼續把大批人口置于既沒有農村戶口,也沒有城市戶口的無戶籍狀態,對社會治安造成嚴重的威脅。此次大陸當局下決心改革戶籍管理制度,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去年的人口普查發現了數量极其巨大的無戶籍人口。因此,僅僅是為了治安的原因,大陸當局就必須建立新的、以實際常居地為依据的戶籍管理制度。 可是我們看到,這樣一來,將發生一個如何在新老市民之間分配城市福利資源的問題。面對老城市居民的特權和農村人口城市化的雙重壓力,大陸當局顯然別無選擇,只有對新市民實行歧視,甚至不得不在新市民中間實行歧視,實行不同等級的城市戶口。比較富裕的新市民,可以獲得正式的城市戶口,而比較貧窮的新市民則只能獲得"准城市戶口"。所謂"暫住証",就是一种"准城市戶口"。 大陸當局開放城市戶口是一個具有歷史意義的改革,但是,它同時又不得不實行等級化的新城市戶口制度。這樣就把原來對農村居民的歧視轉變為對新市民的歧視,把大陸原來以城鄉為界的等級身份制度,轉變為城市內部的等級身份制度。這個新制度明顯地繼承了舊制度的不公平。在舊的制度下,同為大陸公民,卻有兩樣身份,在新的制度下,同為一個城市的市民,卻又是兩种待遇。 對于舊的不公平,大陸農民雖然极為不滿,但城鄉的空間距离使他們無可奈何。現在不同了,由于城市戶口的開放,大陸的不公平將更加集中到城市這個現代社會的中心舞台。城市將成為爭取平等權利的主要戰場。大陸現存的許多制度,都將面臨新市民的挑戰。這個大趨勢,隨著新市民人數的增加,隨著他們納稅比重的增長,特別是隨著他們權利意識的成長將會越來越清楚地展現出來。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