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評論:何以費時十五年?


2001-11-12
Share

中國大陸終于加入了世界貿易組織。大陸領導人在標榜自己的這一政績時,總是不忘強調十五年的"艱苦談判"(見石廣生在世貿部長會議發言),才達到了"入世"的目的。為什么大陸用了比別的國家多數倍的時間才加入了世界多邊貿易組織呢?大陸各种官方言論一直在暗示國人,談判之所以曲折漫長,主要是為了逼對方作最大的讓步,為中國爭取最大的利益。 其實,這种論調完全經不住事實和邏輯的檢驗。按照這种邏輯,大陸堅持的時間越長,達成的條件應該越有利。但事實是,大陸后來所做的讓步比開始的時候更多,而不是更少。大陸的"入世"談判之所以經歷了如此漫長的談判才告成功,其實有非常深刻的制度和文化的原因。 11月11日的北京晨報報道了對几任大陸首席談判代表的采訪,從這些過來人的談話中,我們可以透視出大陸多年未能"入世"的真實原因。最根本的問題之一,是大陸的經濟体制与真正的市場經濟規則差距太大。据第一任代表沈覺人的回顧,在談判的頭几年,大陸當局代表根本就不懂市場經濟的規則,以至于很難与對方對話。沈覺人說:當時各國代表提出來的很多是兩种不同的經濟体制的差別所帶來的問題。比如,你們的計划是怎么制訂的,你們的价格是怎么決定的。在那個時候,中國的价格大部分是國家定的,關稅也比較高,所以,答复的時候也比較難。可以想象,當時大陸与西方的談判,牛頭對不上馬嘴,与清朝廷最初与西方談判時的情景相差無多。 既然連游戲的規則都不懂,也就談不上有真正遵守規則的意愿。但是,大陸總是表白自己對"入世"的真誠,而指責西方缺乏接納大陸的政治意愿。這种態度反映了東西方之間巨大的文化差异。在中國文化中,政治意愿是第一位的,而規則是次要的。但是,在西方人的文化中,如果你不能令人信服你能夠遵守游戲規則,僅有意愿是沒有意義的。只是時至今日,大陸還有許多人不能理解這一點。大陸第三任談判代表谷永江,仍然認為1994年談判的失敗,完全是美國存心不良。 大陸領導人開始領教西方人對規則的重視,還是在自己的政治意愿問題确實得到解決之后的事。1997年,也就是在大陸開始"入世"談判已經超過十年之后,大陸領導人出于政治利益的需要,決心通過迅速"入世",吸引外資,支持經濟增長。朱熔基以為,只要對美國在開放市場問題上作重大讓步,大陸"入世"指日可待。但是,即使在大陸和美國的領導人下了政治決心之后,大陸想搭快車"入世"的計划還是屢屢落空,因為落實規則的過程比大陸領導人理解得要困難許多。 在最近兩年落實加入WTO細則的過程中,大陸的談判代表和領導層才開始對"入世"的真正挑戰有了新的認識。大陸當局過去一直以為,主要的挑戰是來自外國的競爭,但現在他們認識到,更大的挑戰是接受別人的規則。而對此,多年來,大陸中國從上到下,并沒有准備。 大陸文人用"入世變法"這一句新的時髦政治術語,來概括大陸對"入世"的新理解。所謂"入世變法",就是把這次大陸加入WTO的歷史意義,与百年前滿清朝廷修律相比。一百年前,搖搖欲墜的滿清朝廷在西方的巨大壓力下,系統修訂祖宗留下的一切律例,開了中國法律以西方為典范的先河。 什窶{代法律得益于清末修律甚多,但是,這并沒有阻止清朝廷的滅亡。"入世變法"一說,雖然褒揚了大陸當局加入WTO的歷史決策,但同時,也可以看出大陸當局在不得已和無知之中作出這一選擇,与一百年前清末統治者的作為十分相似。 雖然經過了前后十五年的談判,大陸得以"入世",但當局多年來并沒有真正明白"入世"的真正含義,因此,不能期望大陸經濟已經准備好与國際通行的規則全面接軌。"入世"后大陸的前途很可能象修律后的清廷的命運一樣的坎坷和變幻莫測。為什么大陸的統治者敢于冒如此巨大的政治風險,在沒有准備好的情況下,決然"入世"呢?對此,除了事前的無知可以解釋之外,恐怕還可以從大陸的政治制度得到解釋。大陸的領導人做決策,象專制王朝一樣,不受民意代表的制約。而專制王朝還必須考慮子孫的利益,在這一點上,大陸領導人則連帝王的這點約束也談不上了。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