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評論﹕血汗工廠遍地是,拖欠工薪何時了?--胡少江


2005-09-23
Share

不難預言,只要一天沒有工人們自己的工會組織,只要一天沒有獨立的司法制度,中國“血汗工廠遍地是、拖欠工薪日日有”的現象就還會繼續存在下去。

星期四,廣東省勞動和社會保障廳通過媒體公布了省內二十家“血汗工廠”的資料。這些受到公開譴責的“血汗工廠”大都位於珠三角地區,主要分布在勞動密集型產業發達的廣州、深圳、東莞、中山、惠州等地,產業主要集中在建築建材、紡織制鞋、電子產品和服務業上。

在這些“血汗工廠”裡,工人勞動時間長,勞動條件惡劣,大量使用童工,工資低而且常常被老闆拖欠。根據報章揭發的材料,深圳萬恆電子技術有限公司在在今年三月,迫使一百一十六名工人人均超時工作近一百二十四個小時;也就是說,如果按照一周五個小時的工作日計算,工人每天超時工作的時間,超過法定工作時間的一半以上。

血汗工廠本來是近兩個世紀前工業革命後工廠制度初期的產物。血汗二字形象地說明了工人們的悲慘處境。現代的民主國家,已經逐步形成了一套嚴密的法律制度和工會組織等政治體系來保障工人的權益,這種現象越來越少。

不幸的是,在國際貿易和投資界,血汗工廠已經成了中國工業的代名詞。不可否認,有一些西方國家的貿易保護主義者試圖利用中國血汗工廠的存在反對從中國進口勞動密集型產品,從而達到保護本國工業的目的。但是,血汗工廠的遍地皆是,在中國卻是一個不爭的事實。此次廣東省勞動和社會保障廳所披露的資料,只不過是全中國血汗工廠現狀的冰山之一角而已。

老闆拖欠工人的薪水,是絕大多數血汗工廠的一個共同特點。二零零三年底,新上任的中國總理溫家寶為重慶農婦熊德明討薪的電視新聞畫面,曾經令無數中國人、尤其是生活在絕望之中的農民工們動容。中國的各級政府也信誓旦旦地保證要儘快消除這一不合理現象。但是,幾乎兩年過去了,拖欠農民工薪水的現象卻一如既往。不少關於絕望的農民工通過自殘、自殺或者暴力討要欠薪的報道已是屢見不鮮。

中國並非沒有制止血汗工廠和拖欠工資的法律,在參照先進國家勞動保護法律體系的基礎上,中國已經制定了一套相對完整的勞動保障法規。但是,為什麼中國血汗工廠仍舊遍地皆是呢?為什麼一個簡單的拖欠農民工的薪水的現象卻長期不得杜絕呢?

從表面上看起來,血汗工廠大量滋生是由於勞動力市場供大於求。因為血汗工廠的工人們的勞動條件雖然艱苦和危險,但是如果失去了工作,這些工人們的生存狀況甚至可能更為悲慘。其實,這種解釋並沒有說服力。放眼當今世界,勞動力市場供大於求的現象十分普遍,但是血汗工廠在中國卻最為突出。如果說,勞動力市場的供大於求是產生血汗工廠的一個必要條件,但是它絕不是充要條件。顯然,這裡一定有不少勞動力市場供求關係以外的因素使然。

中國沒有真正保障工人和其他弱勢群體的政治和社會組織制度是血汗工廠和拖欠工資長期得以存在的根本原因。現代企業制度中,雇主也雇員肯定存在著利益衝突。在這個衝突中,無論是對企業經營信息的了解,還是在權利的分配上,工人們都處於弱勢地位。

以拖欠農民工資為例,最近公布的一份資料表明,為了索要不足一千元的工資,農民工維權需要直接支付至少九百二十元的各種花費;花費時間至少為兩到三周,折合誤工損失五百至一千元。在成本為收益近兩倍的情況下,不少農民工只好選擇放棄討要被拖欠的薪水。

因此,處在弱勢的工人們需要一個有組織的力量來保護自己的利益。通常,一個真正代表工人利益的、真正由工人們自己推選出領導人的工會組織可以在與資方的談判中起到制衡權力的作用。

但是,在中國現行的政治制度下,官辦工會組織只不過是執政黨和政府的一個工具而已。中國工會的負責人由黨和政府指定,他們與工人的切身利益沒有關係。而黨和政府的官員們在追求自身利益的過程中發現,與企業主結盟可以使他們的利益最大化。這是因為,一方面企業主可以為他們提供金錢,他們可以通過同企業主結盟得到實惠;另一方面由於黨和政府不是有民眾選舉產生的,中國也沒有自由的新聞媒體,所以於企業主結盟的真相不會為大眾察覺,也不至於為此付出什麼成本。有這種無本萬利的事,哪有不去追求的道理?

不僅如此,中國也沒有獨立的司法制度,檢察院、法院等司法部門,與工會組織一樣都是黨的工具。在這種制度下,即使有再好的法條文,也只會淪為畫餅充饑中的畫餅,望梅止渴中的酸梅。

不難預言,只要一天沒有工人們自己的工會組織,只要一天沒有獨立的司法制度,中國“血汗工廠遍地是、拖欠工薪日日有”的現象就還會繼續存在下去。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