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中國官員豈止染指煤礦?--胡少江


2005-09-30
Share

其實,有些措施簡單得不能再簡單了,不花一分錢就能做到。例如,讓中央政治局的成員們公布他們的家庭的收入以及財產狀況等,並以此為榜樣,讓各地政府官員們效尤。

在全國礦難頻乃發生,中央政府官員救火不及、四處奔喪的情況下,國務院辦公廳於八月二十二日發出《關於堅決整頓關閉不具備安全生產條件和非法煤礦的緊急通知》,要求凡已經投資入股煤礦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國有企業負責人,在一個月內撤出投資。上個星期五(九月二十二日)是幹部從煤礦撤資的最後期限。根據國家安全監察總局的報告,截至本周一(九月二十五日),全國共有四百九十七人撤資,其中國家機關工作人員三百二十五人、國有企業負責人一百七十二人。

根據中國國家安全生產總局自己的標準,全國安全問題嚴重的煤礦至少有八千六百多處。而根據中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李鐵映的一個調查報告,每一個重大安全事故的背後,幾乎都有腐敗的國家官員的身影。雖然沒有一個全面的資料反映中國官員捲入煤礦投資的真正規模,但是從上述提到的官方報告的數字和描述中,幾乎沒有人相信只有四百九十七位國家官員染指煤礦投資。這些退出煤礦投資的人只不過是在煤礦中發財的一個巨大的腐敗官員群的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分數。

人們還可以從一些公開暴露的個案看出中國腐敗官員的捲入程度有多深、面有多廣。湖南省婁底市在本月公布了查處新華、支華等三家地方煤礦官員入股的內幕。僅這三家煤礦,入股的國家官員就達三十二人。其中包括副縣長、鄉鎮書記、鎮長、稅務部門幹部、煤炭局長、安監局長、礦管局長、公安民警等,差不多涵蓋了所有的徵管部門。這些官員一年分得的紅利,就相當於他們投資的百分之六十。

三家湖南地方煤礦,捲入的官員有三十二人。全國八千多家安全問題嚴重煤礦,撤資的官員才不到五百人。不言而喻,中國仍然有無數的官員們根本不去理會中央政府的那一紙空文。是什麼使得他們又如此巨大的膽量,與“無所不能”的中央政府抗衡呢?

毫無疑問,巨大的經濟利益是的這些官員當初“投資煤礦”和現在拒絕撤資的重要原因。當然,首先需要說明的是,他們在煤礦的所謂“投資”,說到底並不是什麼真正意義上的投資,而是一種憑藉手中掌握的公共權力尋求個人利益的行為。礦主們之所以接受官員們的所謂投資,只是為了他們在日後的徵管中對煤礦生產的安全問題視而不見而已。這樣,礦主可以獲得高額的利潤,官員們可以分享這些利潤。而這一切都是在“投資分紅”等市場經濟的名詞下冠冕堂皇的進行的。倒霉的只是那些在危險環境下以血汗和生命換取生存的礦工們。

投資煤礦的官員們,貪婪地攫取飽含礦工生命和鮮血的金錢,實在可惡之極。但是,可惡的官員豈止只是在煤礦。中國官員隊伍的腐敗現象比比皆是。所有官員們手中的權利都已經成為標有價格的商品。書記們和組織部長們可以賣官,市長們和建委主任們可以賣工程,國企經理們可以監守自盜國有資產,工會主席們可以賣勞動模範的頭銜,宣傳部長們和報紙主編們可以賣報道權,法官們可以賣刑期,醫生們可以賣假藥,甚至連為人師表的教育工作者都可以從望子成龍心切的家長們那裡索取賄賂。從中央到地方的高官們,哪一個的支出等與他們的薪金收入相符?在全國腐敗成風、貪官遍地的情況下,專揀在煤礦投資的小官們下手,這些小官們不服氣、有牴觸恐怕也在預料之中。

由此看來,治理煤礦安全問題,比北京的中央官員們想象的要複雜得多。說到這裡,不知道他們是想繼續清查下去呢,還是就此打住?如果他們心虛了,就此打住也罷,當官的將會個個太平無事,他們還會上下齊心協力地維護這個讓他們繼續安心發財的“安定團結”的大好局面。只不過礦工們的血還會流下去,寡婦孤女們的名單還會無止境的長下去。

如果要繼續清查下去,做到讓投資煤礦的官員們心服口服地撤資,讓全國的老百姓們看到一點希望,恐怕他們得拿出一點真東西來才行。其實,有些措施簡單得不能再簡單了,不花一分錢就能做到。例如,讓中央政治局的成員們公布他們的家庭的收入以及財產狀況等,並以此為榜樣,讓各地政府官員們效尤。又如,取消新聞檢查制度,讓記者們自由的揭露各級腐敗官員,以供老百姓們監督。只要做到了這些,遏制惡性煤礦事故就有了一個好的開頭,整個中國的事情也就有了一個好的開頭。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