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评论﹕体改委岂可恢复?


2013-03-14
Share

 

还是在春节期间,2月17日,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3年年会上,吴敬琏、张维迎、曹远征、郑新立等人提出建立改革委员会。这个声音经过媒体放大,成为向三月份召开的“两会”、政府换届、机构改革喊话的强音。微博上,甚至有支持者开出一批体改委骨干名单,推举主任人选。

恰恰是在十年前,2003年,胡温当政之初那轮政府机构改革中,与计划经济同在的国家计划委员会被抛弃,成立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经体改委简政的体改办被并入其中,成为一个局。从中央到地方,发改委都设立了综合改革司(处),通常只扮演调研角色。事关改革的部门统筹协调,由各式各样的领导小组完成,比如,2008年成立的“国务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由副总理李克强任组长,成员来自卫生部、财政部、中宣部、保监会等约20个部门;再比如2010年成立的“国家教育体制改革领导小组”,组长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刘延东,成员单位有20个部门。

十年之后,发改委成为比国家计委还要强大的机构,拥有庞大的审批项目权力,以至于有小国务院之称,而改革,则是有名无实。撤销发改委、取缔发改委、恢复体改委的呼声此起彼伏。

即使在经济学家中也有不同意见。华生说这种“想法虽好但太天真了。新成立个大衙门,招呼安排的,论资排辈的,钻营谋位的,官坑全占了,有真想改革又真有思路人的空位吗?今天连搞改革机构都没改革创意,搞不搞也就无所谓了。改革已不在口号而在内容。古今真改革从不在新设衙门,而在当政者警世奋发打破常规直面民间智慧”。

然而,在中国,不同意见的经济学家没有坐下来讨论的习惯和机会。他们通常以接近权势、媒体扩大自己的圈子、名声、话语权和影响力。

通过游说“两会”代表、委员,建立改革委员会或恢复体改委,在“两会”之上也成为一个话题。3月11日,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王峰回答中外记者,谈及此,说了三个“拿不准”:一是,现在和改革初期不一样,要不要再搞一个实体机构,拿不准;二是,在范围如此广泛、改革任务如此繁重的情况下,要搞一个这样的机构,把所有的改革内容都统筹起来,干得了干不了,没把握,拿不准;三是,现在已经有了一个体系,就是那些专门负责改革的高层协调机制,比如医改、教育改革、科技改革、文化体制改革等,把它们搁置不用,重新再搞一个机构来推进方方面面的改革,行吗?拿不准。对于这样的回答,那些一心希望恢复体改委,在其中“有所作为”的人自然失望透顶。

1982年成立的国家体改委主任是由国务院总理亲自兼任。其任务是:理论创新,设计总体方案,协调各方利益,组织试点。当时,各部委的所有改革方案都要送到体改委征求意见,经过体改委协调后才能上报。5位副主任中还有时任副总理的薄一波。体改委最大的特点是,它是在旧体制外建立起来的新部门,没有旧体制中的既得利益,并且大量启用新人,是一个崭新的锐意改革,既重理论也重实践的部门。

时过境迁,当年推动改革的由下而上,由上而下,上下结合的社会力量早已不复存在。目前争论各方的焦点已不是意识形态,而是过去二十多年形成的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博弈。那种寄希望于顶层设计,恢复体改委的经济学家,在一些人眼中,不过是与虎谋皮,“名为改革派实际上是保皇党人,忠诚的专政主义者。”(陈永苗语)因为改革早已是权贵们的巧取豪夺;中国变成国家垄断资本主义。

要知道,不是有了体改委就有改革;而是有了改革才有体改委。体改委只能是应运而生,而不是哭著喊著乞求人家成立。因此,无论从哪个意义上来说,体改委都没有恢复的道理。(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