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富评论】历史是如何写成的


2015.06.0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junefour620-student20050603.jpg 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期间在广场上绝食的北京大学学生。(法新社)

洋人有句谚语:「谁控制了过去,就控制了现在。」这句话的意思,并非指权力由过去伸延至现在。事实刚好相反。统治者为了巩固权力,往往会将历史改写,将权力由现在扩张到过去。熟悉中国历史传统,就更加知道统治者向来最紧张,不单是历史如何写自己,而是在任内去编修前朝的历史。

头巾气重得过份的中国知识份子,总是捉错用神,将帝王修史,当作成尊重文人的传统。对不起,正是最极致的极权统治,才会如此著紧知识份子如何评断对过去的人和事。中国的廿四史,全部都是政治的工具。

共产党统治中国后,虽然没有修清史、国民党史。不过,党指挥的媒体喉舌,制作了大量抗日及国共内战的电影剧,原因是甚么,你懂的。

通常统治者都不会过份抹黑之前的统治者。毕竟做统治权术得失,来来去去都是差不多的货色,反正自己都已经大权在握,只要将现政权的统治合理化就是。所以,在抗日剧、国共剧当中,日本人是外敌,是仇人,都一定是反派。国民党则是有心无力,剧中对共产党同情的国民党员,大多是半带正派意味但悲剧收场人物。至于共产党员,就肯定对革命有热诚,在迫害下并发出顽强斗志的英雄。

这种故事框架,无非是要肯定共产党的统治,就是对抗外来的威胁。从心理分析,外敌至今仍是中共深层次的恐惧和动力。所以,任何事只要牵涉到国际关系,中共的文宣立场,总是以一种战斗格局来回应;口里虽然说和平堀起,但东亚诸国总是感到中共所到之处,带一股杀气。

我形容中共是一个有被害人妄想症的巨人,去那甚么地方,都觉得别人不怀好意,处处防备。殊不知正是这种态度,令周遭的人都感到窒息。

另外,自九十年代起,民间也有不少关于满清的流行文化产物,在有意无意间,好像要唤醒某种集体下意识。事实上,由于中共不断向民众灌输被迫害的意识,令民众盲目迷信西方列强亡我中华之心不死,也渴望以强权重振国威,中共亦因此可以继续统治下去。

久不久中共统治的信徒,会提及甚么八国联军。他们好像完全不知道,若非义和团作乱,杀害外交使节和基督徒,就连清皇室也要避走到热河,就不会有八国联军。说得白一点,晚清的义和团,就像今天的极端穆斯林组织,除了杀外国人,也对自己同种同文的同胞谋财害命,外国军力介入,有点像今天的联合国维和部队。所谓的赔款,不少都用来做奖学金和兴建大学,清华大学便是一例。

反而当时对清皇朝领土最虎视眈眈的,就是俄国。今天的中共,不就是以苏维埃为师吗?

最后,今天六四,我想分享一个近来观察到的现象。在网上,我看见了不少为镇压作辩解的短片。有人说,当年中共其实没有用过份的暴力,是被跨大了;又有人说,假如当年不镇压,就会国家分裂、就会让外国势力得逞。

无错,历史不是在一天改写的,而是经过长年累月,一笔一划地被扭曲而成为统治者的工具。所以,像英国名相邱吉尔所讲,历史总是由胜利者所写的。(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