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富评论:禁国企发新债的联想


2014.10.1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昨日,法改委提出新令,禁止国有企业发行新债。这个行政指令,时间来得甚为奇怪。最新的经济统计反映,消费物价正在五十六个月的低位,而生产物价指数更加是两年多以来持续下降。新令明显不是针对价格控制而提出,但究竟背后是甚么一回事呢?

事实上,80年代改革开放,最初中国经济的固定资产生成比率,约为国民生产总值的29%至31%。一直到92年邓小平南巡,之后两年的固定资产生成比率大幅提升至38%。不过,相关的投放很快便降回至33%至36%的水平。如是者,一直过了十年,到2003年换届,适逢经济增长放缓,政府又再次强推资本主导的增长策略,固定资本的生成比率,被提升至39%,并持续了五年至2009年的经济危机,扩大信贷及货币增长的结果,就是每年固定资本生成比率一直维持在46%至47%水平。

原则上,发展中国家在后来居上的过程中,固定资本生成比率总会相对地高。普遍亦认为,将资源投放在固定资本生成,长远对经济发展有利。可是,经济学的边际递减定理,却不会因为中国的经济规模庞大而格外开恩。简而言之,不断地做同一类投放,回报率必然会随之而下降;在正常理性的情况下,资源投放得到的回报要是不及资金的成本,就不会有人投资。可是,假如资金成本不反映市场状况,作出投资决定的人,本身的报酬又不是完全取决于投资的回报,结果很容易出现过度投资,也就是泡沫经济的现象。

资产价格泡沫对经济的危害,除了在于危及金融体系的稳健,最终导致更大规模的信贷及货币扩张,形成更多更频密的经济周期,此外,资产价格泡沫亦会破坏市场价格分配资源的指标功能,导致资本由真正有利发展的经济环节,转移到浪费和没有回报的投机行为。

很多人以为经济增长就是等于盲目追逐粗放的产价增长,事实上,量和质并非等同的概念。另外一个对宏观经济的错误理解,就是以为私营部门的增长和公共部门的增长没有分别,但是从历史的经验总结,私营部门的投资往往质量并重,反而由官僚主导的投放,重量不重质。很可惜,主流左派大政府对私营部门的不信任,颠倒是非,将重量不重质的罪名加诸私营部门,让公营部门的权力和影响不受控地扩大。

事实上,市场机制下,私营部门的错误投资,会透过优胜劣败被淘汰。相反,在公营部门,错误的投放,会被更多的投放去掩饰。官僚越花得钱多,就越有地位,越有建树,要是投放不见成果,就是人民和社会不愿意协调。这种政府主导的资源分配模式,本来已经是对社会的一种负累,要是加上信贷和货币扩张的恶性循环,浪费会被放大。

在泡沫经济的环境,实质增长其实被拖累,换来只有帐面的纸上富贵。过份投放的遗留下来的浪费资产,例如人迹罕见的鬼城,没有车辆使用的高速公路,未必可以被市场消化,转移成为真正有价有功能的基建,就算有那么的一天,短则要十年八载,长则要数十年时间,当中的耗损亦不计其数。我相信,北京是明白到中国当前的增长障碍正是出于这种错配,可是说要整顿,又不是短期内可以完成,毕竟既得利益者的影响力实在太大。我个人是真心希望,透过减少对公营部门的投放,让更多资源流入私营部门,可以长远逐步理顺扭曲的现象。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