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富評論】香港人的無力感


2015-02-12
Share

中港矛盾,不是新聞。香港人反水貨客反自由行,也不是新聞,早一、兩年,已經有人在廣東道和旺角反自由行。

記得最初推出自由行的時候,香港人大多沒有甚麼感覺;不過,當時我已經有客戶認為,自由行是大大的商機,所以將策略調查,以捕捉這一浪的機會。十多年過去了,歷史證明我這些客戶的眼光,是正確的。不過,對其他香港人來說,自由行帶來,似乎是問題多於利益。

事實果真如此嗎?在社會上,看到走勢的人是少數,看到走勢又能捕捉機會就更少。所以,真正可以在轉變中得益的人,總是少數中的少數。不過,大多數人也不是沒有利益,只不過是利益往往來的被動而含蓄,甚至乎得益失去之後,也不知道箇中所以然。

有人說,倒不如暫時取消自由行,看看結果會是怎樣。我認為這種以社會作實驗室的方法不可取。要知道,社會結構和人的習慣,不似數學等式那樣,加了之後可以減回,變了可以還原。多數社會事件,只要向某種趨勢變遷,不但回頭太難,而且會越來越遠。

香港主權移交予北京,就是一種變遷。其實主權移交之前,由八十年代起,香港已經越來越受大陸的影響。事實上,一直以來,香港都受大陸影響,只不過是關係有來有往,並非單方面由大陸主宰香港的變化。

以故經濟學家佛利民曾經講過,假如中國越來越似香港,結果對全世界都有好處;但要是香港變得越來越似大陸,那將會是非常令人痛惜的一件事。

大陸絕對未有資格被稱為一個自由開放的經濟,香港卻在各方面越來越封閉,其中一個最令我擔憂的,就是今天的香港,無論市民抑或政府,眼中都見不到世界,卻只有大陸。在反水貨客和反自由行的同時,我們是否要反問,為甚麼香港不是世界各地旅客最想到的地方?其實,美國的紐約曼哈頓、英國的倫敦和法國的巴黎,都沒有刻意將自己形造成一個旅遊城市,但客觀數字上,它們是世界上接收最多到訪旅客的城市。當然,紐約曼哈頓、倫敦和巴黎,都各有特色,但香港何嘗不是在廿世紀的歷史洪流中,扮演過一個極為特殊的角色?

一個城市的氣質,來自這個城市的自我形象。曾幾何時,香港雖然是一個借來的時空,但香港人卻有一份志在四方的氣魄。主權移交北京之後,日日夜夜都有人以洗腦式的方法對香港人說,沒有中國,香港完了,香港沒有中國,也沒有未來。

北京是一個對自己的統治極度缺乏信心的政權。統治者沒有把握贏得香港的支持和信任,要確保這個城市留在共和國的控制內,就只有令這個城市變得依賴,但同時又要不斷強調,一切都是恩賜。所以難怪香港的新一代對中共覺得反感,也覺得自己被貶為二等公民。

香港要的,不是單純抗拒大陸化,因為各種反大陸化的政治手段,卻諷刺地令香港變得越來越似大陸。香港人要重建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和信心,否則,那種反中共的情意結只會更重,怨氣也更深。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