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权位永续 问题永续

2018-03-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杜耀明评论】权位永续 问题永续 (粤语组制图)
【杜耀明评论】权位永续 问题永续 (粤语组制图)

北京划时代的倒退胜利完成,全国人大终于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中国要走回头路,一党专政将变本加厉,由集体领导走向个人独裁。

从策略角度看,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一面严打贪官移除政敌,一面鼓吹民族主义,大力向外扩展,同时快刀斩乱麻,在全国人大开会前八天才公开二十一项修宪建议,表明无庸讨论,结果迅速通过,可见其计算精准,分秒不差。

个人独裁看来势不可挡,但个人独裁无法克服的问题,不会因为修宪成功而消失。首先是接班人问题。毛泽东当年登峰造极,也不能摆脱挑选接班人的困扰。他吸收史太林的经验,为免重蹈覆辙,被继任者批判、否定,不惜发动「文化大革命」,把政敌拉下台,又以念念不忘表忠的林彪为接班人,并且扶植「四人帮」,以保江山万代红,却又搞得一塌糊涂,林彪身亡之后,「四人帮」也不能接班,结果第一把交椅只好让给各方反对最少的华国锋。

当宪政不成、人治当道,谁去继任最高领导人一职,就由掌握最大实权者话事。毛泽东和邓小平其实都一样,怎样继承、谁去继承,都由他们一锤定音,分别是后者挑了人选,还定出一套规则,讲明任期以十年为限,更尝试以集体领导保住党内团结。今次习近平一举推翻近三十年来的规矩,日后如何接班,当然由他决定。如果重覆毛泽东那样钦点接班人,后果如何可以预料,但复用邓小平的规矩,也难以令人信服可以长久保留下去。

其次,个人独裁诱发激烈的权力斗争。毛泽东年代以政治划界,党同伐异,全面打压党内外反对声音,阴谋诡计亦在所难免。究其原因,在于权力一人独揽,胜者全胜,败者全败,保不住自己的权位,可顿时贬成牛鬼蛇神,掉进万丈深渊。过去老革命变了「党内走资派」,以至邓小平的三上三落,不仅叫人吃惊,也反映最高领导人对眼中敌人宁枉毋纵,免留后患。

当政治竞争者清空之后,矛头便指向政权内部,甚至连第二把交椅的接班人物也不放过,彼此诸多猜忌,不断自制政治危机。其实「文革」殷鉴不远,统治阶层内部争权夺利的凶残暴戾,绝不下于对敌人的专政,反正谁叛逆领袖谁听命朝廷,都由一人定夺,宫廷政治不大行其道才怪。

其三,独裁领导讲求下属的效忠多于才干。不要说毛年代一切政治挂帅要红不要专,邓小平最后十年先弃胡耀邦再弃赵紫阳,宁愿由李鹏、江泽民执政,摆明也是政治忠诚比治国才能重要得多。一些体制内的历史学家曾经深入研究当年苏联分崩离析,发现一个重要原因是集权体制的负责人只会任用条件比自己差的下属,因为领导容易驾驭,下属也甘于服从。

不过如此类推下去,整体地看,就是政治人才一层比一层差劣,长远来说,更是一代不如一代,到了一个点,治理能力和权威就每况愈下,以至无法管治下去。放眼近年中国大陆,总书记提拔的亲信部属在不同层次迅速上位,他们才干如何出众,外人无从得知,究竟能否避免苏联崩溃的历史重演,只有寄望习近平可以摆脱独裁体制任用庸才的惯性。

随着习近平的权位走向终身,接班人制度消失,政治权斗暗涌处处,帮派政治堵塞人才等等问题亦接踵而来,甚至变本加厉。与毛年代不同的是,当今中国社会以实利挂帅,若就业机会缩减、个人入息下降,除了社会人心不稳,更直接削弱政权和领导人的认受性。

因此,总书记即使独领风骚,也跟过去三、四十年来的最高领导人不一样了。他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既然是为了中国走向小康社会再晋身强大国家,便不容有任何闪失,否则他便需要负上最大的责任,就如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大跃进彻底失败,毛泽东也要被迫退居二线一样。

但个人独裁体制本质所限,又如何可能善用人才,和平摆平政经矛盾和派系斗争,并处理权力过渡问题,从而全心致力发展经济,把中国推上一个又一个台阶,以保权威恒久不堕?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