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无耻地铁玩忽职守 庸懒政府姑息养奸

2019-02-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沙中线丑闻不绝,并且越演越烈,不单单是工程错漏处处,兼且监察系统离奇失效,是时候在搞清楚错误责任谁属之馀,全面检讨及改正防范公共工程舞弊的监督方法。

丑闻开端是沙中线红磡站月台工程发现有问题。由于接驳钢筋的螺丝帽不能扭上,承建商没有更正,反而发现有工人剪短钢筋,以假装钢筋已经接上,然后如常灌注水泥。工程错误在承建商、地铁、政府的掩饰下继续进行,直至报章一再揭露真相,当局招架无从,特首林郑月娥才宣布成立调查委员会调查今次事件。

岂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调查聆讯刚完结,政府又自爆红磡工程施工纪录残缺不全,并表示已向执法部门报案,而林郑亦宣布扩大上述委员会的调查范围,加入探讨纪录不全的问题和责任。接着,报章又爆出沙中线会展站出现同样问题,已令人对沙中线整项工程产生疑虑。

工程有误、手续不清,承建商当然责无旁贷,必须追究到底,但地铁公司负责监管工作质素和进程,有任何差池,同样要承担责任。更何况地铁不是做义工,他收取的监工费用高达八十亿元,当然期望他监督得有序有效,如今却得出如斯乱象,地面沉降、工程延误到钢筋剪短、擅自更改图则、施工纪录不全等等,根本无法保障公众安全,通车日期亦一延再延。

其实没有地铁的配合甚或包容,不可能出现接二连三的工程失误。调查聆讯期间,政府、地铁、承建商三方对接驳螺丝位该多长、该扭入多少才安全、螺丝拉力测试的标准等等,争议不休,起码反映地铁对工程的具体要求,没有用白纸黑字订好,而验收钢筋工程却不察觉螺丝帽问题,也不发觉有人剪钢筋,地铁的懵然不知,实在匪疑所思。至于施工纪录不全就更离奇,部分工程缺失的纪录高达七成,而更离奇的是,工程可以长期在七成无纪录状态下执行。

换言之,工程若分十个部分,其中有七个部分并无完工及验收纪录。怎么可能?一部分工程未验证完成之前,下一部便可以抢先动工,究竟是地铁毫不知情,承建商未经核准便摸黑进行,还是地铁明知故犯,容忍这种畸形状况持续发生?据报载,地铁亦设有内部审核制度,定期一年数次检查工程进度,但工程纪录七零八落,长期缺失三至七成,竟然一直视而不见,地铁仍欠公众一个合理交代。

这样的地铁公司,高层高薪厚禄,只懂年年加票价剥削市民,办事却敷衍失责,玩忽职守,导致错漏百出,虚报情况,计划失算,完全不把政府也不把公众利益放在眼内,特区政府又怎能姑息养奸?

不过特区政府看来也是如梦初觉。现行工程监督系统中,地铁前线监工是工程质素检定的第一度防线,其定期内部审核是第二度防线,政府定期审议或覆核地铁负责监督的工程进度,则属于第三度防线。奇怪的是,除了前两度防线不堪一击,政府亦如坠五里雾中,不但后知后觉,如去年四月才首次发现纪录不全,而且行动缓慢,蹉跎岁月,三个月后才要求地铁跟进,然后守株待兔,再等五个月,终于得到地铁回应,表示承建商及监工同时遗失纪录,然后再等一个月,上月底才决定报案。

政府连必须呈报的施工纪录也不认真点算和检视,追究缺失的纪录亦慢条斯理,其他需要现场视察的审核工作,又怎能奢望政府认真执行?面对这样庸懒无能的政府监督,不出现这样处事马虎但求蒙混过关的营办商,和不负责任轻举妄动的承建商才怪呢?

过去十多年来,随住政府财政储备丰厚,基础建设开支亦大幅增长,由过去每年二、三百亿元上升至近年八、九百亿元,每年投入工程项目多不胜数,早已超出政府可以有效保证工程质素的极限。不过,政府穷得只有钱,宁愿花费天文数字的金钱,外判监督责任,委托地铁把守大关,却不敢减慢基建步伐,也无能力驾驭地铁,终于弄成今天一发不可收拾的烂局。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