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旺角骚动,政府可以逃避真相?


2016-02-11
Share
620 2016年2月9日,南华早报记者在旺角骚乱现场摄得有人以石块投向警察。(法新社)

年初一深夜,旺角街头爆发半世纪以来香港最大规模的警民冲突,导致一百二十多人受伤。但特区政府未经独立调查,翌日立即宣布事件是一场“暴乱”,参与者是“暴徒”,不计前因,不问后果,只借住社会大众对暴力的憎恶,以洗脱政府对酿成今次事件以至警民关系恶化的责任。

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认为,不论是说事件由小贩管理问题引起,还是因为政府管治威信破产,又或者是雨伞运动后民众反省改革手段的结果,都只是藉口。她的意思也许是,我们必须集中声讨暴民的暴行,又或者说,这些说法都不是“暴民"的真正动机。

不过,大家可以不同意旺角骚动参与者的行为,但若说上述种种都不是原因,那么林郑月娥心目中这些人的行为动机,只能是不能解释的不理性盲动,甚至是一种歇斯底里的暴力冲动。她凭什么得到这种结论?怎么2016年的香港会出现一批过千人的暴徒呢?他们何以会在同一时空在旺角聚合?又何以会迁怒于执法的警务人员?

林郑月娥看来不愿意冷静面对今次骚动的分析结果,只希望打好舆论战,把武力抗警的巿民标签为“暴民”,把他们的行为标签为“暴乱”。她不考虑事件的来龙去脉,涉及新春假期通融小贩摆卖的惯常做法和当局强力清场的异常铁腕手段,也不考虑警民由对峙到冲突的局面,类似占领期间龙和道冲突的翻版。当然,林郑月娥也不会考虑在上任警务处长曾伟雄治下警方强悍手段打压示威行动早已种下仇恨,前线警务人员能否公正执法备受质疑,有些更不幸成为民众宣泄不满的对象。她的驼鸟政策,其实只是藉口,以免面对真相的尴尬,也回避了政府不能逃避的责任。

面对半世纪以来最大规模的骚动,特区政府理应慎重应对,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研究远因近由,避免同类事情再次发生。但特首梁振英的谋算,只在于以最严苛的规管暴乱的法律控告参与者,甚至不惜以滥捕手法,抹黑如学民思潮的青年人组织,而不是实事求是,厘清事实,分摊责任,从而避免事件重演。

这种有权用尽的斗争逻辑,目的是以国家机器打压反对声音,强行自己的政策,而不是赢取他们的信任和认同,以共识建立互信。如此发展下去,梁振英政府只会小事化大,由熟食小贩管理问题变成社会骚动,已是事实,再由社会骚动恶化下去,难保不会有天弄假成真,演变成旷日持久的社会暴乱。

特别当不少人发觉和平改革已经前无去路,由北京钦点的执政者却不懂谦卑,施行少数人暴政的话,相信有部分人将不惜牺牲自己,走出非暴力抗争的限制,改为以暴力对付暴政,抵抗少数人政权对多数人的专政。目前建制派只有四成许的民意支持,却主宰了八成以上特首选举团的票数,六成以上的立法会议席,以至立法会内各个委员会近九成的正副主席职位。如此强弱颠倒的权力制度,注定会产生不公不义的政策和制度。当社会上的主流民意在政府决策和立法机关中沦为弱势声音,而执政者不懂自重而视作必然,监人乃后,但香港人不接受政治宿命的话,必定把政治建制内的冲突,移师到街头对阵。

到那时,害怕也没有用,香港已走上南韩或台湾数十年前的旧路,在道理说尽之馀,民间只能以有限的武力去伸张民权,争取民主,以制衡执政者的专政。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