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評論】要保持獨立關稅區,也要一口吃掉香港

2019-02-2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粤港澳大灣區計劃大綱出籠,香港獲委以重任,擔起龍頭大旗,主力推展創新科技發展及企業融資,期望可帶領區域經濟升級,為下一輪中國經濟增長注入新動力。

無疑,中國粗放式經濟發展到了瓶頸階段,香港地產一枝獨秀卻握殺企業生機同樣是不爭的事實,而創新科技也是公認的共同出路,但眼下大灣區的規劃不外是北京重操故業,以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的慣常手法,從上而下,框定區域內各個城市的發展角色。跟過去不同的只是,今趟連香港也包括在內。

大灣區規劃問題的根本是源自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的老毛病。計劃經濟一向以政治掛帥,計劃的目標清晰,願景漂亮,前途壯觀,但以領導人意志馬首是瞻,製訂過程大多由上而下,欠缺投資者、企業家、管理人員、各界專業人士參與決策,因此只能畫餅充饑,卻苦無方法實現理想藍圖。

今次大灣區計劃亦不例外,中央為區內每個城市分派角色,然後各就各位,相信大家通力合作便水到渠成。其實各地各有優勢的話,在資訊流通的今天,基於市場需要和利益,自然會互惠互補,合作無間又各自發揮所長,無須多此一舉,由中央替大家選定角色,更何況長官意志不時脫離現實,例如深圳創科研究在區內領先,若因勢利導,該以深圳為龍頭才是。

又如整個構思,是通過科技不斷創新推動經濟向前,但尋根究底的話,科技創新取決於科研成績,而科研成績則取決於人才培養。北京要推動科研發展,重點該是搞好教育,鼓勵批判思維,吸納海外人才,保障資訊自由,並提供誘因使科研人員全心投身創科企業的研發工作,而不是劃出一個地區去開發新科技而已。

中央當然也有可為之處,例如厲行法治,確保司法和審訊公平以排難解紛,促進公平競爭和合作,也可以考慮如何加強各地優勢,卻無須拔苗助長。例如香港的法治底子較厚,在金融、商貿和航運得到國際認可,商務紛爭可通過法律和調解去解決,因此保護香港司法獨立,維持法治精神,至為重要,而不是精神分裂,一面高呼香港要發展成為亞太區國際法律及爭議解決服務中心,一面不時人大常委隨意釋法,又立法授權特首決定把疑犯移交大陸,不斷踐踏香港的法治。

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的另一弊端是為求目的,不擇手段。大灣區以至中國全力發展創新科技,理所當然,但須尊重現行兩地體制差異,切勿混水摸魚,陷香港於不義。不過,根據發展大綱,香港將融入國家創新體制。中央將修訂政策,以便人才、資本、信息、技術等要素,可以跨境流動,提高區域融合程度,也就是盡量去除阻隔大陸與香港融合的關卡,而長遠目標甚至是兩地走向一體化。

換言之,香港與大陸的邊界,對可以自由流通兩地的科研人員快告消失。一直以來,香港可從美國輸入一些不容轉運到極權國家(包括中國)的高科技產品,而香港的「非禁運區」地位,是假定中港兩地邊界分明,人貨均不能自由通關,而海關及出入境事務全由特區政府獨立管理。但隨住大灣區時代來臨,邊界漸漸消失,人流物流往還加倍,轉運限制如何執行,又如何保持獨立關税區地位,將是香港需要說服美國的難題。

同時,即使不把敏感科技產品偷運到大陸,亦大可透過本地機構買入這些科技禁運品,再供大批在大灣區一小時生活圈居住,可以每天來港工作的大陸科研人員使用,也就變相繞過了美國禁運限制。計劃中設於邊境河套區的香港科學園,正是要打破兩地界限,讓深圳科研人員自由入境,共享先進科技設施,而大灣區相信只會變本加厲,進一步挑戰美國的禁運底綫。

可見,香港將面臨史無前例的挑戰。一面任由北京拆牆鬆綁,磨滅兩地界線,卻又要保持獨立關税區地位,繼續輸入敏感高科技。對北京唯命是從的特首林鄭月娥,正面對不可能的任務。她除了心存僥倖,但求蒙混過關,還可以期望她有何作為呢?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