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无心政府守财 地产霸权当道

2018-03-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一次过破了两项历史纪录。他上周发表财政预算案,录得去年财政盈馀接近1400亿元,是历史新高,但又竟然是近十一年来最不受欢迎的预算案。

预算案不受欢迎,不单单因为背逆民情没有派銭,更在于反映出政府不但迷失更且病入膏肓,香港在这批无心无力的高官带领下,即使资源丰厚,注定要原地踏步。

上年度财政盈馀虽然风光,但亦突显了两大问题。一是港人无法走出地产霸权的恶梦。上年度的盈馀,主要来自房地产收入远超预期,包括卖地收入比预期多出600多亿元,印花税亦多收近400亿元,政府收入更倚赖地产业,两者成为利益共同体亦不言而喻。

表面上,政府坐拥丰厚储备,大可全数动用上年盈馀全力解决房屋问题,例如大量兴建公屋及居屋,以每单位87万元的成本计,也可以为四十多万人提供11万5千个单位。再加上原定计划中公营房屋每年供应两万多个,若再放宽中产家庭申请居屋的入息限制,香港人的居住问题起码看到曙光。

政府的盈馀命脉依旧是房地产,大地产商更是长期拍挡,来年单是卖地收入亦以千亿元计,并预计地价将不断破顶,政府又怎会自断经脉,推出不利地产商的政策?更何况本地大地产商是北京上宾,又在特首选举团手执多票,而近年来不少国企亦踊跃投入香港地产市场,特区政府又岂敢造反,不照顾主子的利益行事?

今年手握大量盈馀却对港人居所问题毫无帮助,反而突出政府财政充裕有赖地产兴旺,是今次预算案一大败笔。但若能好好运用财政资源,也可稍为缓和社会矛盾。遗憾的是,特区政府既无长远规划,也不懂回应民情。

十五年来,不仅年年财政盈馀,实收盈馀更往往远高于预期,每年以百亿元计,其中几年更逾千亿之数。单以过去五年计,平均每年盈馀860亿元,也就是说,大量盈馀已是常态,早该纳入经常账目作经常开支用途。政府却一直低估收入,看来是扣起资源不用,也不愿用来改善医疗服务,提升教育质素,加强安老政策,以至设立退休保障制度等等。

执政者的不作为,表明无意改变开支远低于收入的情况,抵触了《基本法》规定,即政府财政必须符合量入为出、收支平衡的原则,也使香港公共服务的发展停滞不前。香港只求经济增长,纵有发达国家所羡慕的财政资源,却故意每年扣起860亿元,也不拨给经常开支,提高公共服务的级数,也不承诺社会改革和发展的目标,逐渐已难以应付一个已发展地方丶人口老化社会的各项需要。

结果是︰医院布满临时床位,公立医院医护人手短缺;以考试为本的填鸭式教育依然当道,高官子女大多上国际学校;还有楼价继续上升,劏房渐成常态,公屋轮候时间不断延长;三分之一老人家活在贫穷线下,私人老人院舍监管不足质素参差。今次预算案加强港人对政府的反感,正正在于经济连年增长,政府库房水浸,香港人生活质素却没有与时并进,经济数字令人眼前一亮,却只是莫大的讽刺…政府库房充盈,却穷得只有钱。

政府没长远打算,甚至连因势利导也不愿意。眼前房地产炒卖既然无法改变,政府大可运用由炒卖得到的收益,定期投放于社会各方面的发展。

不过,特区政府坐拥接近一万一千亿元储备,每年宁愿大量盈馀到手才临时决定如何运用,可见其既无意志收复地产霸权,也无决心纾解民困。因此不难理解,千多亿元盈馀,六成用作投资,只用四成来「派糖」,其中八成类似酬宾,以折扣回赠纳税人税款,其馀两成才分给最贫困的基层,而不会改动决定利益分配、制造贫富悬殊的现行体制。

更令人耻笑的是,陈茂波一面坚拒向市民派钱,另一方面却慷纳税人之慨,以不同藉口,向建制人物主持的机构大量献金,单是科学园的项目,口说投资却又不问回报,一挥笔便拨五百亿元。只求政府派一万几千的香港人,又怎会不看儍了眼?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