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荒诞管治 亚视乱码


2016-03-10
Share
com 杜耀明评论荒诞管治下的亚视乱码。(粤语部制图)

真奇怪,香港的亚洲电视台股东有钱打官司,要求撤走临时清盘人,却不履行承诺,注资电视台,给员工发欠薪,从而化解清盘的危机。同样不明白的是,电视台员工先解雇再聘用,但要约法三章,不能在电视停播前追讨过去两个月的欠薪。显然,这是把雇主支付薪金的责任,留给破产欠薪基金,用纳税人的金钱去找数。

当然,更不明白的是,香港政府对此完全束手无策。几年来,亚洲电视欠薪事件时有所闻,却迟迟不采取检控行动。去年劳工处检控了亚洲电视执行董事叶家宝拖欠员工薪金,结果11月判罪成。自己也遭亚视欠薪的叶家宝,最后也只有请辞。不过,亚视欠薪事件却依然停不了,甚至越演越烈。

负责监管广播电视的通讯事务管理局看来也一筹莫展。自从叶家宝辞职,亚视执行董事一职悬空,但通讯事务管理局似乎毫不介意亚视没有最高领导人,看来也不着意能否接触它的最高决策人。难道《广播条例》中所写的“主要人员”只是可有可无?果如是,通讯局如要追究电视机构的某些做法,又可以找谁负责呢?亚洲电视怎可以在“无人驾驶”之下运行呢?是否获得通讯事务管理局的授权?通讯局可以作如此授权吗?

通讯局的另一处疏漏,是未能确定亚视现时的股权谁属,也难言有效监管亚视。去年九月,大陆商人司荣彬主持的“中国文化传媒”收购了大股东黄炳均及王征所持有超过四成(41.67%)的亚视股份。但碍于亚视未有向通讯局申报股权转让的具体资料,有关交易未被官方确认。但这间“中国文化传媒”若非亚视股东,现在又凭什么资格以投资者身份去挽救亚视呢?对员工的法律责任又是什么呢?

通讯局如早知问题所在,何以没有行动向公众解释,向员工交代?若通讯局也毫不知情,是否说过去半年内,通讯局收不到股权转让的资料,亦无法或从来没有主动接触新买家,又或曾经接触却不获告知有关资料?从结果看,通讯局看来一直袖手旁观,任由闹剧继续上演。目前通讯局一共12名委员,除了两名高级公务员,其馀十名社会人士亦每月支取酬金,绝非省油的灯,但他们若跟主要投资者也失去联络,机构主要负责人也不知何人,甚至没有人选,所谓有效管治又从何说起呢?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眼前亚视的荒诞,是多年来一个又一个荒诞互相交织而成的恶果。其实从谁入股到谁经营,以致怎样经营电视台,通讯局都有话事权。九七之后,亚视大部份时间落入大陆投资者手上,不管是刘长乐还是王征,他们即使人在香港,始终心向北京,但通讯局胆敢说不吗?过去十年,亚视表现日趋不济,剧集停产,节目不断重播,而电视牌照中期检讨中,民意早已表达强烈不满,但通讯局可有当机立断,扭转局势呢?面对无线电视垄断巿场,而亚视却日弱一日,连员工薪金亦一拖再拖,通讯局又有何善法拨乱反正,贯彻开放天空的政策,让更多投资者参加公平的竞争呢?

庸碌管治固然无法驾驭局面,但特首梁振英以强权驾驭局面,否决“香港电视”王维基开办广播电视,结果只是另一场荒诞。特区政府的说法是勿让太多新竞争者进场,以免现行经营者无法生存。但结果是,新竞争者还未进场,亚视已被自己淘汰了,留下无线电视独揽巿场。同时,香港电台欠缺准备下便临危授命,接收亚视留下的电视频道,而信心满满的“香港电视”虽然制作了大量节目,却依然无法得到经营权,现时已转行去搞网上购物。

说到底,荒诞的亚视乱码不外是眼下特区政府荒诞管治的又一写照。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