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没有责任还是逃避责任?

2018-06-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多间大学学生会再一次声明要同「六四」切割,可说是送给北京的最佳夏日礼物。

他们说不参加「六四烛光晚会」的理由,是香港人没有责任推动中国民主,甚至香港与中国的民主进程也毫无关系。

但问题首先是,参加烛光晚会就等于推动中国的民主,又或者必定与此有关吗?再看支联会的纲领,包括「释放民运人士、平反八九民运、追究屠城责任、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等五方面。即使不赞成推动中国民主是香港人的责任,也有其他四方面可供选择,不需要认同五大纲领才可参加悼念。

说到底,只要你愿意站在被压迫者的一边,敢于拷问政权的不公义,也不用管支联会的主张,从人道立场向压迫者追讨责任,为死难者和家属讨个公道也好,或单单是同情受害者,或安慰他们的家属也好,亦可参与集会,根本不用计较什么责任不责任,更不要以责任之名放弃谴责屠城者的责任。假若认为集会无用,大也可以其他方式追讨屠城责任,而不是袖手旁观,或者洗刷一下「国殇之柱」了事。

不错,香港与中国民主运动无关的想法,社会上有不少支持。根据民意调查,31%受访者认为无责任推动中国民主,但不能抹杀有更多人(56%)依然肯定自己有责任,谁也不该以偏概全。当然更重要的不在数字,而在于八九民运打开香港政治的新一页。它是香港群众民主运动冒起的历史时机,是香港好几代人政治意向和身份认同的来源,也反映了中港政治可以密切相连。学生领袖既然标榜本土主义,理该好好了解这段集体回忆,却又竟然与「六四」切割,一句毫无感觉,就可与上一代割席,做历史的孤儿。

即使从实效看,香港民主与中国民主也是息息相关。当然,中国就算有民主,香港也不能坐享其成,只有不懈争取,才可得到民主。不过,一个民主的国家,容许辖下特别行政区复制民主制度,机会始终较高,香港如有助中国民主化,应尽力而为。相反,难道大家会相信一党专政的国家可以网开一面,赐给香港民主和自治?

或者香港学生领袖会认为只要不管中国内部发展,香港就可以走好自己的路,甚至有较大机会成功争取民主。不过,这个「不管」是指什么,甚至连论述也没有。究竟是指独立建国,以争取独立取代过去三十年来争取民主的议程,还是放下中国事,集中一切力量,植根于基层组织和不同生活领域,争取民心并集结力量,在社会生活每个方面都全力抗衡歪风,捍卫香港的核心价值?

如是后者,那倒还不错,但致力基层民主的发展,怎能避开北京对港政策和亲政权势力的左右,又怎可以完全「不管」中国发生什么?若是前者,目标便是港独,但他们连清楚说明自己目标的决心也没有,大家是不难明白的。但这种暧昧正好说明,独立建国比起争取普选只会更难,因为主张独立,只会予北京弹压异见的口实,因此他们甚至不便宣诸于口。但不敢公开主张,思想又如何传播,力量又如何扩大?

短短数年,过去鼓吹全民制宪否则政治革命在所难免的大旗手,已退至安全位置,那些主张勇武抗争建立城邦的,也变了永续《基本法》的支持者。在大学校园,不要说港独主张全无政治纲领和组织行动可言,甚至论述和研讨也不多见。那么单凭个别场合叫叫口号,但不能走出校园,不能化为行动,不与其他反对者结盟,甚至对民主运动都置身事外,独立运动变成孤立运动,可以走得多远,可想而知。

因此,若说不脱离中国可以争得普选是不切实际的话,脱离中国寻求独立不但面对铜墙铁璧,更是绝路一条。除非异想天开,北京只会反对真普选,不会反对独立,所以争民主困难但争独立就轻易,否则只是自我陶醉的天方夜谭, 以激进言辞,逃避大学生作为社会先知的政治责任。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