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电检新指引冲击电影行业秩序

2021-06-17
Share
【杜耀明评论】电检新指引冲击电影行业秩序
粤语组制图

特区当局修订电影检查员指引,加入国家安全准则,立即刊宪上马,刻不容缓。

过往政府都会先谘询业界才定案,确保新例可以畅顺运作,但今次修订电影界事前全不知情,立法会文化界代表也蒙在鼓里,电影界即使按下表达自由问题不谈,投资者和制作人也烦恼不堪。因为新审查指引涉及国家安全,观念欠缺说明,但抵触的话,又后果严重。

例如新指引规定,检查员应小心留意影片如何描绘「可能构成危害国家安全罪行」,又如何刻划「可能以其他方式损害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行为或活动」,然后再按电检条例,决定是否禁映。问题是,「危害国家安全罪行」的红线不明确,已令业界头痛,而「可能」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范围更加扩大,创作空间就更少。为免白费金钱和心血,他们得跟当局摸摸底,认清实际含义和规范,但政府立例快速却解释困难,电影要拍下去真是谈何容易。

今趟修例来如疾风,据说是有法可依,让特区政府尽显有权用尽的霸气。政府新闻处表示,当局按照《电影检查条例》第三十条的规定,即商务及经济局长可不时「拟备与本条例不相矛盾的检查员指引,就检查员根据电检条例行使职能时采取的方式提出建议,并将该指引在宪报公布」。言下之意,政府做足法律的要求,可以一步到位,而无须事前谘询,事后解释了。

不过,当局不可大安旨意,因为香港仍然有人对法治深信不疑,认真追究政府此举是否违法。不错,人权法容许政府在国家安全和表达自由之间寻求平衡,但必须以法律规定两者的界线,因此关键在于检查员指引涉及国安那部分,可否通过刊宪形式,一举成为香港法律,以规管电影内容。

仔细看,电检条例虽然授权商经局长拟备审查指引,但目的很清楚,只限于检查员执行电检条例时使用,而条例有关内容审查的标准只有两项(见该法例第十(二)条),一是涉及不雅或令人厌恶的语言、残暴、罪恶、恐怖、色情等等场面,二是涉及歧视,即对某类公众人士的肤色、种族、宗教信仰、民族来源、性别、国籍等,加以污蔑或侮辱。换言之,新指引所谓有助于审查员的电检工作,也该限于此两项,倘要加上国安考虑,当然可以,但需要修改电检条例,在第十条第二项加料。

当局不修改法律,加入定义清晰的国安内容,只单凭原有法例所载的内容审查标准,便可引申到涉及国安的影片,未免令人摸不着头脑。现行法律只规管猥亵不雅和歧视侮辱的内容,但新指引下,检查员可基于维护国家安全的考虑,认定整部电影有所抵触此两项准则,即可禁影。问题是,这两项准则早已成规,不必通过新指引也能应用于某些国安场面,反而以猥亵和歧视界定何谓国安,未免以偏概全。言下之意,影片只要不猥亵、不带歧视、不令人厌恶,也不鼓励暴力和犯罪,即可通过审查。

另一方面,新指引的规限又超过现行法例的权限。例如新指引包括规管纪录片的要求,检查员如认为影片有任何偏颇、未经核实或有误导的叙述或评论,都在规管之列,但究竟规管的法律源自电检条例哪个章节,又有否违反言论自由的原则,新指引都没有说明。

新指引又规定,检查员负有国家安全任务,他们须考虑影片公映会否削弱观众的国家安全意识,扭曲何谓合法的观念,或者变得不太遵守法纪,因而导致或鼓励观众干犯《国安法》。这一切看来都是政治正确,但是否符合电检条例的立法原意,并不包括国家安全,同时缺乏明确仔细的指引下,又是否适合由电检人员担任国安审查,都值得商榷。

眼下特区班子视国安为头等任务,因为他们相信解决国安隐患有助恢复社会秩序,但一步到位的审查新指引,行事仓卒,正反其道而行,压缩表达自由之馀,更急速损毁行之有效的行业秩序,令疫情下挣扎求存的香港电影业百上加斤。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