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香港的衰败(七):政府逢迎歪理 警察肆无忌惮

2018-08-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发展局局长黄伟纶在书展分享读书心得的一席话,不外一般警世之言,竟然引起前线警务人员组成的警察员佐级协会的猛烈抨击。更料想不到,黄伟纶立即发声明表达歉意,指自己的说法有不足之处,试图尽快平息这批执法者的无明气焰。

其实黄局长的至理名言,大意是罪犯不一定是坏人,也不见得每个警察都是好人,又何错之有?不要说和平占中争取民主,更不要说甘地和马丁路德金以公民抗命寻求公义,就当前线警员都通通不懂这些政治理念,他们也该听闻有人为免至亲饱受无休止的病痛而结束其生命,结果承担刑责,也有人因公众利益而泄露内情,最后被控不诚实使用电脑,判处入狱。这些人虽然触犯刑律,但比起那些言不及义行尸走肉般的高官,起码有血有肉有情有义得多。

至于警队树大有枯枝,就更不用说了。雨伞运动期间,七名警员把一名手无寸铁的示威者抬到公园暗角殴打一番,恶行昭彰,根本罪无可恕,丢尽警队的脸。员佐级协会还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也可查问一下廉政公署九七后由该署检控和定罪的警员有多少,或者翻查监警处的纪录,看看每年被指滥权成立的案件数目。

若嫌麻烦的话,不妨问问警务处行动处处长邓炳强,他会告诉你,单是今年上半年,共有24名警务人员被捕,当中18人涉刑事。更简易的做法是从《香港网络大典》检阅「香港警察丑闻」一项,里面以年为序,列述历来警员犯案的报道纪录。员佐级协会负责人凭什么说里面没一个坏人,或者坏蛋已经一网打尽,从此消失于警队?

事实和道理都如此简单,奈何代表前线警员的组织不但吞不下,更反唇相向,指骂黄局长伤害警务人员信心,打击警队士气。首先,如此蛮不讲理的莽撞言论,反映他们没有自省的能力,也不尊重言论自由。他们心目中的警队洁白无瑕、神圣不可侵犯是一回事,却不能硬要他人相信,更不能罔顾事实,甚至把事实看作中伤诬捏,把指出事实者视为十恶不赦,伤害警队的敌人。

正如黄伟纶所指出,犯案者以身试法,往往是很多因素造成,因此警队出现「黑警」,大家也该反省一下,是否由于警权过大、管理不善,还是训练不足、护短文化所造成。员佐级协会理应「见贤思齐,见不贤而内省」,而不是迁怒他人,妄想恶形恶相大声疾呼,便可使人避而不谈,而警队便再没有「黑警」,其正面形象亦得以永垂不朽。

如此歪理,既欠常识也无实据,还敢公诸于世,本身已叫人啧啧称奇,但更令人讶异和担心的是,政府高层没有迎难而上煞住歪风,反而处处退让,屈服于噪音和骂声之下,又一次证明当局已难以驾驭警队。

去年二月,七警暗角打人被判罪成入狱,政府和警队高层理应带头向公众道歉,撇清与坏份子的关系,重建公众形象和警民关系。但他们不但没有从善如流,谴责罪行,更对两个警员组织发起支持七警的群众大会深表同情。高层只懂追随下属,不论是真心相信还是怯于群情汹涌,均反映政府只求内部的团结稳定,而不惜牺牲政治原则、警队信誉和公众信任。今次再在歪理前低头,不外再次显示政府对警队的领导无方,甚至被前线警员组织牵着鼻子走。

任由歪风发展下去,一支无视事实而自以为是、讨厌批评而不甘示弱、以我为主而民粹透顶、以下犯上而有恃无恐的警队将会逐步形成。特区政府看来有意无意也只能紧随其后,以换取其绝对忠诚,以维护政权的安稳。

不过,纵容歪理就是纵容邪恶的滋长,而纵容邪恶不单宠坏警队,更是祸延港人,因为当政权倒向武装力量,由警队到政府都只会变得更肆无忌惮,走向更反智更狂妄更野蛮的地步,再走入高压统治的不归路,把香港推向政治衰败。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