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由无警到武警,香港警队异化成血腥的维稳工具

2019-08-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本周日(11日)一个晚上,在社交媒体直播下,香港警方镇压示威者的暴戾手段和阴险圈套无所遁形,尽现政权维稳工具的武警本色,也全面摧毁自己多年的信誉。

三星期前,7月21日元朗黑社会无差别袭击市民,若说当时是警方疏忽职守、无故失踪或警黑合作,而导致治安沦陷、市民人身安全不保,周日的疯狂执法,则是警方亲自操刀,代替黑社会对市民肆意施暴,向葵芳地铁站内人群发放催泪弹,又向太古地铁站人群近距离扫射胡椒弹,以至在地铁行人电梯推倒及拘捕市民,完全罔顾公众安全。

两个月前,警方于6月12日以超强武力镇压金钟示威者,纵使凶残暴力也是明刀明枪,政府及警务处高层罪责难逃,但周日的警方执法,却不惜知法犯法,一面暗角射击在场的一名义务救护员,一面警员以黑衫蒙面加上头盔假扮示威者,挑起争端然后殴斗,再由附近埋伏的大批警员制服示威者。同时,警方又故技重施,纵容北角、荃湾两地黑帮殴打路过的年轻人。

换言之,眼下的警队已成不择手段、只求全面镇压上街群众的维稳机器,也就无可避免三方面出现变质。首先是警队变成敢于滥用暴力残害市民。在使用武器上,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指责警方做法不当,并严厉警告当局,把大量催泪弹射向人群,以及人头涌涌的密封地方,不啻是制造伤亡威胁,完全抵触国际规范和标准。其实滥暴的地方还多得很,如开枪前不作警告、用警棍攻击示威者头部、制服被捕者后仍然拳打脚踢、拘留期间以酷刑手段对待被捕者等等,充分显示警方是极其能事伤害示威者,完全超出适当武力的限度。

其次是散播社会恐慌。警暴横行除了是要参与者害怕,更要制造社会混乱,并趁势混淆是非黑白,把责任推到示威者身上,把收复局面寄望于警方,从而希望民意翻盘,林郑政府就有机可乘,可望重新站稳阵脚。

因此,即使示威者近期极少冲击警方防线,警队也会先发制人,动不动便发射数十枚催泪弹再加橡胶子弹,也即使警方与围观街坊起冲突,警方亦绝不手软,搞到满街烟雾弥漫,把混乱和不安都带到不同社区,遍地开花。再加上滥捕在场者,还要把他们运到边界附近的地方拘留四十八小时,不让律师接触被捕者,不幸的再被控以如暴动的重罪。凡此种种,不外想参与者恐慌,其他支持者割席,大众再不问是非,只求社会安定。

其三是以警力挂帅加深警民敌意。政府不与示威者沟通对话解决纷争,却一味以警力扫除反对声音,因此只视前线示威者是「极端激进份子」,港澳办公室发言人更上纲上线,指他们近似恐怖份子,也就必须无情镇压。因此面对群情汹涌,警方只有搬出武力,并且不断升级,但后果是挑起更激烈的反抗,而警方的反应是以更高武力伺候,加上警黑合作和滥捕滥控,维护有错不改、不问真相的政权到底,也就成为林郑政府的代罪羊。不过,绝大部分「和理非」(和平、理性_非暴力)的反「送中」运动参与者,极不耻林郑的傲慢表现和警方的粗暴镇压,依旧站在勇武抗争的一方,当局诡计落空,过去以除暴安良为使命的香港警队,走上与民为敌的不归路。

也许林郑和警方误以为可跟大陆看齐,单凭武力镇压和严刑峻法可以消除异见声音。他们从来看不到,民愤只能疏导不能堵塞,而年轻人的反抗声音更早已响彻云霄,根本不能听若罔闻。根据锺庭耀博士近期民意调查结果显示,约六成人不满警队表现,其中三十岁以下不满的比率更高达91%。换言之,面对政治问题,政府若还冥顽不灵,套用铁腕手段和流氓武力兼而有之的大陆模式加以镇压,不仅争议没完没了,更只会植下仇恨,激发更难测、更激烈的对抗。

因此,可预示未来起码半个世纪,警方将继续跟这大批年轻人以至他们的下一代对着干,到时不但警队要长期承受政治压力,警员也要恒常面对永无休止的执法困难和个人风险。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