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香港的民主倒向和文明跃退

2021-08-19
Share
【杜耀明评论】香港的民主倒向和文明跃退
粤语组制图

香港眼下的选举委员会选举,投票日未到,选举已经结束一大半,完美示范选举不等于民主,甚至可以是民主的反面教材。

过去,一些反对民主的论者抨击代议政制虚有其名,因为西方社会即使推行全民普选以产生政府,也摆脱不了政治势力支配和大财团操控,执政者取得人民的授权,却拿来孝敬财阀和政团,因此几年一度、一人一票的选举投票徒具民主的形式,绝不代表民主的实现。

眼下的选举委员会选举对香港政制举足轻重,既可选出行政长官,也负责挑选近四成半的立法会议员,但经过人大常委会「完善」后的选举方法,连民主的形式也不遵守,甚至反其道而行。一千五百个席位中,有五百三十三个是近乎官方委任成员(当然成员和指定团体提名出任),占整体三成半,比上届大增两成。

馀下六成五席位(967席)当中,过去民主派取得多数席位的多个专业界别,除了过半席位由当然成员占去,其他由所谓选举产生的席位,不再由各界专业人士选出,而改由官方指定团体投票决定。从今以后,不论医生、护士、老师、律师还是会计师、社工等等专业人士,都被剥夺投票权,同时在官方指定下,以法律界为例,律师会和大律师公会只能与一些不见经传的组织等量齐观,一会一票,两个律师会代表全港执业律师,但只占法律界三十名选举人之中的两票。

随住个人被剥夺参与权利,有代表性组织被矮化,选委会只沦为小圈子中的小圈子选举,选举由公开竞争变成围内组织协商的玩意。今次由三十六个组别组成的所谓选举中, 二十三个组别共六百一十一人自动当选,是名副其实的等额选举,其馀十三组别大约三百五十个席位(占整体23.3%)出现差额选举,但竞争也不激烈。到了提名截止那天,大约八成席位已笃定人选,剩下约四百位候选人竞争约三百五十个位置。换言之,八人报名有七人当选,中选机会高达87.5%,如此选举有何瞄头可言?

除了大幅度裁减香港人的参与程度,今次选举的另一特色是严密控制参选人的政治取向。当局成立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讲明是按照参选人的言行,判定是否「真诚爱国者」。该委员会主席、政务司长李家超更明言,会考虑参选人的政治立场,若政见被视为违反基本法、伤害香港利益或对政府批评没有建设性,都会被取消资格,而且不容许提出司法覆核。政治审查既然摆明车马,民主派人士一个也没有参与,实在毫不意外,而在一千零一十六份提名中,据报道只有三人跟亲政府阵营稍有差别。

已故美国政治学家达尔(Robert Dahl)认为,从一个社会的两个方面——反对势力和政治参与——的消长,足可断定其民主程度。由是观之,资格审查委员会把反对派排除于选举之外,选举制度亦大幅度收窄参与渠道,选委会即使增加三百席,竟容不下一个民主派代表。新政治体制内,反对势力再无角色可言,民众亦无从以任何形式参与特首选举,足证特区正朝反民主的方向大幅倒退,三十多年的民主政制发展正走向式微。

其实比民主倒退更可怕的是文明的倒退。例如资格审查委员会主要由特区班子的主要官员出任,他们由特首任命,却有权核准谁人有资格挑选特首,他们须向立法会负责,但可以通过哪些人可以当议员,彷佛可以撇清潜在的利益冲突。又例如新法例不容许对政治审查决定提出司法覆核,不仅有违普通法的法治观念,剥夺市民制衡政府权力的应有保障,也突显决策者深信自己永远正确、唯我独尊的超人心态。

廿一世纪已开始第三个十年,好一批特区官员,本该为民公仆,面对自己持续低迷的民望赤字,好好反省丶改进,如今居然可以高高在上,处事不避嫌疑,决策不容挑战,而且还得到制度的保障,上方的袒护,香港的衰败如何,不问可知。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