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評論】減壓卸責,林鄭供認自己是北京的傀儡

2019-09-05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路透社》兩段獨家報道的驚人揭露,在於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已失去處理眼下危機的話事權,同時香港的高度自治也脆弱不堪,完全在北京的掌控之中。

第一篇報道引述三位知情人士,指特區政府向中央提交報告,建議對民間的五項訴求作出讓步,卻遭北京全盤否決,並表明不能讓步,更指示特區政府主動還擊,意即嚴厲對付示威者。第二篇報道主要根據林鄭向商界講話錄音寫成,透露她自責闖下了不能原諒的大禍,若有選擇的話,她會首先辭職。林鄭又洩露北京不打算派解放軍鎮壓香港,以免損害中國得來不易的國際形象。

兩篇報道前後呼應,指出林鄭已經舉步維艱,只能跟緊北京的意思做。首先,她連自己的去留抉擇也不能自主,林鄭雖然其後澄清,辯說從沒向北京請辭,只是她不讓自己選擇辭職,但根本是前言不對後語,明明說第一件想做的事就是辭職,只是不能如願,如今給人揭穿,就改口說要繼續留低,做其他沒有那麼想做但又要做的事,劇情非常犯駁,演技亦十分馬虎。

林鄭的困境不僅是失去個人辭職的自由,更是大權旁落、處處制肘。她曾向北京提交報告和建議被駁回,民間的五項訴求全盤落空,之後如何應對危機,當然由北京發辦,也就是如港澳辦發言人所講的幾點,即全力支持警方「平亂」,並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以解決社會的深層次矛盾。換言之,由反「送中」運動引起的政治問題,偏偏選擇政治和解以外的其他辦法去處理,結果弄致今天如斯田地,她自己也因為無法對症下藥而感到委屈。

當然,更大的問題是香港的高度自治原來可以輕易摧毀。反「送中」運動由始至今,都是香港內部的政治問題,即使引起公共秩序以至警權濫用等問題,也該由特區當局一手處理。但林鄭的講話錄音透露,現時的危機已上升至國家安全和主權問題,特首可以做的事十分有限。言下之意,香港發生的問題一旦歸類為國家主權和安全問題,就超出了自治權力的範圍,也越過特首職權的限度,因此一切該由中央定奪何去何從,特首只能聽命,無權話事。

由此不難理解,特區當局提出回應五大訴求,北京全面駁回之餘,更越俎代庖,為當前危機斷症和下藥。港澳辦發言人不會見到今次危機的近由是「送中」修例和警暴橫行,遠因是香港的高度自治近年不斷受到侵蝕。相反,他們眼中看到極端份子暴行、恐怖主義苗頭、顏色革命、奪權陰謀等等,因此口中雖說全面支持特區政府施政,實際上已寫下處方,交由特區當局執行,就是認清敵人,不惜以警暴全面清除他們,才能止暴制亂,收拾局面。

北京一下便奪走香港內政的主宰權,比人大常委釋法更快捷俐落。由此例可見,中央只須界定眼前問題涉及國家安全和主權,便可全權接管,公然介入香港內政,特區當局根本無招架之力。不過,北京明一面暗一面,暗裡主宰一切,公開又一再支持特區施政,避免負起無法收拾時的政治責任。

這種垂簾聽政的模式,看來已經常規化。根據上述的《路透社》報道,6月9日百萬人上街以來,林鄭根本不敢自行處理,而是撰寫報告,請求中央批准她回應五大訴求,可惜遭到拒絕,而昨日(4日)宣布退讓一步,相信也是北京的主意。

可見林鄭治港的決策程序,是先稟報中央,聽候發落,而上方一錘定音之後,林鄭只有照單全收,切實執行政策,倚靠警方暴力平息紛爭,再作輕微讓步。更值得注意的是,北京決策丶林鄭執行的運作模式,揭示特區當局自甘墮落,放棄「港事港辦」的原則,由享有香港內政管治權的高度自治政府,淪落為仼由擺布的傀儡組織。

因此,倘若林鄭所言屬實,不僅僅讓人看到她的看風駛艃,只懂奉旨行事,卻不會據理力爭,同時更讓人知悉「一國兩制」的弱不禁風,現行政治體制根本軟弱無力,無從挽救高度自治的墮落,也因此,過去三個月來港人鍥而不捨、奮勇堅持的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才是對症下藥、光復香港的正道良方。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